印度人生一場空:不要再跟我玩「大概」的遊戲!

文 / 印度尤

星期六晚上,我和太太 L 在家裡,殷殷期盼著已經延遲了兩周,終於要送到的桌椅;在手工家具市集裡,我們一眼就看上了這兩個寶貝。縱切原木有著最天然的色澤與最樸實的觸感,完全可以想像,依照我們設計訂製出來的家具,放在客廳會有多麼迷人⋯⋯這一剎那的美好當然是個泡影,這是印度一直在提醒我的一件事:人生萬不可有不現實的期待,不然就是一場空,就算只是想買套桌椅,亦然。

我像個催狂魔似的,連續兩個禮拜不斷地打電話給訂製家具店的老闆 B,但他每次接起來都有不同的推託之詞。這是多數印度人的天性,做不到也會說好,反正先說好再說,好了之後可以不好,不好之後或許能好,就跟他賭那麼一把,反正大多數人都是健忘的,笑一笑就過去了。

偏偏我事情記得特別清楚,說是兩天後要送貨來,我就兩天後打電話去確認,就算他們把數字當成語助詞,我也要讓他們知道,這世界上是有人認真在對待時間的!秉持著教育精神的我,當然是被摧殘得面目全非,不是技工不在家,就是送貨的人生病,再來就是還沒完工,再一下子就好。在印度沒有什麼理由不是理由,端看你說不說得出口,反正你又能奈我何?果然是個固執的國度,沒有人改變得了印度,只有印度改變得了你。

除了改變我對時間的觀念,對於人類承諾的信任,最終還改變了我的心意——我決定不要那個美麗的縱切原木桌椅,決定直接毀滅那個美好的居家設計想像,為什麼?因為過了兩周,B 終於送來了桌子,卻不見椅子的蹤影。這也就算了,桌子的長度要比原本談的少了三十公分。

「我當初跟妳說的是一個大概。」B 理直氣壯地說。

這感覺就像是我之前有次在街頭買芭樂,木板車上有個切對半的紅心芭樂,我開心地立刻買了一袋,沒想到現場切開卻是白色的。面對我的質疑,印度攤販小哥只說:「那就只是個樣品啊!」請問樣品跟商品不一樣,樣品還是樣品嗎?B 的邏輯也是一樣,大概的尺寸跟實品大小本來就不一樣,差個三十公分有什麼好大發雷霆?搞得好像我沒出過社會,很不近人情似的。

我就是出過社會,而且還是出過印度的社會,才這麼不近人情!這人情給了不僅沒有人會感激,還會讓自己暗夜咬被子恨自己心腸太軟。我決定當場退貨,不只桌子不要了,那個被遺忘的椅子也不用再送來了。擺脫這種無止境的糾纏與拖延的方式,就是不要,只要想要,就會汲汲營營,只要想要,就會心中忐忑,只要想要,就會情緒波動,於是我又再次回到心如止水無欲無求皈依佛門(?)的狀態。

B 有點無法接受這個「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的結局,於是又更進一步地說:「妳看妳的訂單,上面我只有寫高度,沒有寫長度。」現在是流行沒有白紙黑字就不算承諾嗎?政治如此商場更是如此,我居然來這裡七年多還栽在這件事情上!「你如果不讓我退貨,不還我訂金,我就請我公司律師打給你。」B 閉嘴了,我知道他會閉嘴,我也知道我公司裡沒有律師。

印度人生就是高潮迭起之後一場空,再度回到原點。我看著客廳裡原有的那張桌子,突然覺得它真的好美,真是一張很棒的桌子,至少它不會背叛你,眼見為憑,觸手可及,就是長這個樣子,沒有在跟我玩「大概」的遊戲。



更多 YaoIndia就是要印度 的文章:
新德里購物哪裡去?百貨公司、市集、商圈全在這
可別以為印度只有熱!千變萬化的印度氣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