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是「罷韓」還是要「滅韓」?

鄭文嵐(退休校長)

讀者投書:鄭文嵐(退休校長)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儘管蔡英文要求大家:選後要「擁抱韓國瑜支持者」,但這終究只是「文青式」的惺惺作態罷了,跟「謙卑謙卑再謙卑」沒什麼兩樣,而且從她的「論文門」事件以降,她哪一句話能讓人分得清「真假」?想想當年毛澤東利用「紅衛兵」發動文化大革命,造成中國數十年的浩劫,如今台灣的「綠衛兵」,相較之下實在不遑多讓,在主政者的「授意」或「默許」下,雖然沒有「實質的」打鬥燒殺,但在「網路及媒體」上的攻擊與批鬥,已達是非不分、泯滅人性的地步,今年總統大選挑起的「世代對立」,對「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話,恐怕已造成最可彌補的摧殘與傷害。

即便對「自己人」賴清德,這些「英粉」的出征也毫不手軟,對韓國瑜這個「最強敵人」,那當然更是無所不用其極,選前由國家機器「主導」,選後則「縱容」綠衛兵繼續「亂」下去,所以她的「呼籲」哪能「當真」?試想:所謂發起「罷韓」的民間團體,哪個不是民進黨的「側翼」或「附隨」組織,其「領導者」哪個不是跟民進黨「關係匪淺」?

本以為「罷韓」只是總統大選的選戰策略,以拖住韓國瑜「前進總統府」的步子,哪曉得在「大勝」之後,這些人非但沒有「見好就收」,反而「變本加厲」,在尹立因「十九標」而失去正當性之後,又推出「氣爆自救會會長」陳冠榮領軍,(但他對自救會的「貢獻」卻是「有目共睹」,令人懷疑他是替災民爭權益,還根本只是市府派的一個「暗樁」),他以「醫生」身分,搭上武漢肺炎的熱潮,竟然直指韓國瑜是「病毒」,非得去之而後快不可,試想如此的明目張膽,我們真想問蔡總統:對此妳會都「不知道」嗎?當這些人「公然」違背妳的呼籲,你卻「無知無覺」,更「不聞不問」,妳的話還有任何「威」或「信」可言?

民主選舉的理想本來是「選賢與能」,也透過「票票等值」用「數人頭」來代替「打破人頭」,之所以會有「罷免」的機制,是考慮到萬一「所選非人」,還有一個「補救」的機會,因為選舉時對候選人我們只能「聽其言」,當選之後則可以「觀其行」,而任何「行」的結果都有待時間來驗證,所以才會有「就職一年後」才能罷免的規定,但檢視「罷韓」的行動,卻是去年二月就已開始,離韓國瑜就職還三個月不到,以這短短的期間就要斷定這個人「毫無能力」,甚至「罪大惡極」,這說的過去嗎?所以說這背後沒有政治勢力介入,誰會信?我們都清楚:人只有在「對現況不滿」時才會想要「改變」,九合一選舉,韓國瑜因為這樣才得以勝出,但綠營的人卻「願賭不服輸」,於是硬搞出個「罷韓」的「民主鬧劇」出來,而所持「理由」,不是「莫須有」的指控,就是「硬栽贓」的扭曲,並沒有舉出「背離」市民期待的「具體事證」可言,(至少這舉動就違背選罷法的規定,一個「知法玩法」的活動,「打著民主旗號反民主」,這難道不是一場鬧劇?難道不是民主之恥?)如今挾著總統大勝的餘威,更是趾高氣揚地大張「罷韓」的旗幟,甚至連「病毒說」都拿出來,依我看只能說這些人:其行可議、其心可誅。

我們回到「罷免」的立法精神來看,韓國瑜在高雄市的施政難道真的「一無是處」嗎?要把政績「自吹自擂」,哪個政治人物都可辦到,要用「意識形態」來批評,總也可以找到「吹毛求疵」的破口,所以做的「好不好」,絕不是「哪一方」說了算,所謂「事實勝於雄辯」,唯有從「市政基本面」來檢視才是王道,而這個「事實」基本來自二個面向,一是各項的客觀評比數據,ㄧ是高雄市民的實際感受;當「罷韓」一方以某雜誌引「前朝」資料所作評比,得到「最後一名市長」的「結論」,但對照內政部於1月17日選後才公佈的資料,高雄市在六都的整體排名卻是「第一名」,而日前勞動部公佈的失業率,高雄也創了縣市合併以來的最低,所以現在是要拿「某雜誌」的調查為標準,還是要以中央的評比做依據?而「路平燈亮水溝通」恐是「最基本」的小事,卻也是和每個市民「切身相關」的大事,而這幾項「成績」,相信連主張「罷韓」的人也無法「否認」,因為「水溝通」,連帶的清除病媒蚊的滋生環境,使得去年預期的「登革熱高峰年」平安度過,「雙語教育」、「雙機教室」這對學生家長絕對是舉雙手贊成,偏鄉的「小黃公車」,解決許多人「行」的困擾,也讓許多老者拍手叫好。

弱勢孩童安心餐券的發放,更是市民「最有感」的措施,再聽深綠石頭里長的現身說法,光內門動物園的起死回生,以及偏鄉道路的整修,就讓他死心塌地支持韓市長,而去年高雄農產品成倍的成長,對農民來說應該感同身受,大的政見:愛情摩天輪由交通部卡關,設置自經區由經濟部反對,但日商投資數十億蓋飯店卻是不爭的事實,所以說韓國瑜「不做事」、「不會做事」,這對高雄市民來說,豈不是「睜眼說瞎話」?而「一年舉債四百億」,這根本是「惡意扭曲」,把「借新還舊」的環節略而不論,這該是標準的假新聞,當全民陷入武漢肺炎的焦慮中,把韓國瑜比喻為「病毒」,這已是「無恥下流」的行徑,而「連署罷韓送口罩」,這種作法簡直是「狠狠打臉」中央「全面管控口罩」的措施,然而中央卻「視若無睹」,相較高雄有議員落選者「免費發送」口罩,結果卻遭「調查站約談」,雙重標準到這種地步,實在令人「無話可說」。

資深媒體人黃暐瀚針對「反罷韓」提出「四不」的作法:「不理會、不動員、不反駁、不上街」,所持的基本論點是以「冷處理」來拉低「投票率」,讓罷韓「過不了關」,對這種作法當然見仁見智,不過韓國瑜本人相較於支持者,表現的還真是「相對的」淡定,一切「正常」運作,做他能做也做他該做,這不禁讓我想起孔子周遊列國時,在匡地被圍困斷糧,他的反應竟然是:「文王既沒,文不在茲乎?天之將喪斯文也,後死者不得與於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或許韓國瑜正是以此自詡,為高雄市民盡心盡力,「人在做,天在看」,如果老天還要再用「更多負債」、「更多弊案」來折磨高雄人,他做再多的努力也「無濟於事」,如果老天要「借用他」好好為高雄做事,那罷韓的一干跳樑小丑又能奈他何?是耶,非耶,該只有韓市長才「心知肚明」吧!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