誇你是亞洲美女還發脾氣?她在法國遇到職場性騷擾

換日線
換日線
換日線

作者:喬安 Joanne/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如果我更誇張一點、更小題大作一點,我可以把整件事情上綱成「職場言語性騷擾」,或許它真真確確是性騷擾,只是最後我們選擇以「不適當言行」作結,留給犯錯者一點餘地。

那一天,我被無預警地騷擾了

事情回溯到前兩週的某一天。

剛休完兩天的我回遊客中心上班,收發郵件、諮詢客人、接預定售票⋯⋯一切都如往常,除了那個消毒清潔工人,是個沒見過的新人。

問了一下同事,確實是新人,總部前兩天剛聘進來的年輕小伙,眉角都還不懂,正在學習中。

他看起搞不太清楚怎麼開感應門,於是我隔著櫃台詢問他需不需要幫忙、感應卡有沒有問題,並告知如果卡片有問題,可以找辦公室的哪一位負責人。

他盯著我看了好幾秒,沒有吱聲便開門溜進門後了。起先我並不以為意,隔著口罩和壓克力板有時確實溝通困難,聽不懂或是沒聽見都是常有的事。

直到我在休息室裝水時又遇到了他,我們相互自我介紹,他說他來自厄瓜多,「剛剛妳跟我說話時我其實有聽到,只是我看到妳太害羞了所以沒回答。」

我一時沒轉過思緒聽出他話裡的含意,仍以職場同事的口吻鼓勵他,「不用害羞,你在這裡如果有什麼問題、有什麼想法都儘管說,我們大家都很樂意幫忙的。」

「因為我看到妳的眼睛。」他以上提的角度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意指我擁有「亞洲人的眼睛」;但當下我沒立刻聽明白,反而問他我眼睛怎麼了?是不是沾到了什麼?

「妳的眼睛好特別,別人都沒有這樣的眼睛,我們拉美人,或是白人、黑人、阿拉伯人⋯⋯我們的眼睛都和妳的不一樣。」

他愈講愈明白,我卻愈聽愈尷尬,試圖在口罩下擠出一絲乾笑,略帶反諷地回答,「呃⋯⋯你真是好眼力!看得出我們亞洲人的眼睛長得不一樣。」說完便留下他離開休息室回櫃台,希望他能聽懂我的軟釘子。

只可惜,他並沒有聽懂。

下午第二次清潔消毒時,小伙子又回來了,趁著人少時在我的櫃台前擦拭,順便繼續找我搭訕攀談,這次他問我的中文名字、為什麼要叫我「喬安」而不叫中文名,還要我重覆教他幾次怎麼準確發音。我開始失去耐性,於是婉轉地告訴他:「發音不對沒關係,我的名字用法文發音確實不好唸,很多法國人也都唸不出來,你叫我喬安就好了。」

沒想到他竟然回我:「喬安不好聽,太普通了,妳就『應該』叫妳的亞洲名字⋯⋯」並開始細數他來自寮國和泰國的朋友,分別叫什麼名字、他的亞裔朋友曾經教過他一句話,問我聽不聽得懂,彷彿全亞洲國家的語言都互通似的⋯⋯

看他愈扯愈遠,我出聲準備結束這話題:「和拉美不太一樣,在亞洲我們並沒有一種大家都會說的共通語言,每個語言也都截然不同且相當複雜,如果你的朋友是寮國人或是泰國人,你說出一句寮語或泰語,我是不可能聽得懂的,因為我是台灣人,我講的是中文。」

只是這位厄瓜多小伙子似乎還是沒聽出我語言裡的不悅,在客人進遊客中心前把握最後時間接著問,「那妳告訴我『妳很美麗』的中文要怎麼說?」

夠了,真是夠了。

替客人完成諮詢之後,我便直接去向副主管反應此事。

在多元組成的職場,我選擇反映不姑息 

雖然名義上是新同事,但是實際上我們只是剛認識不過幾小時的陌生人,尤其又是在工作場合,我對於對方逕自評價我亞洲族裔的外表和名字感到非常不舒服。

我跟他毫無私交,若沒有工作上的溝通,其實只需要互道「日安、謝謝、再見」就好了;來日若我們相互熟悉,確實可以成為朋友多聊一些,但眼下我不想要有這種無意義且讓我不自在的「尬聊」。

同為女性的副主管很認真地聽著,並在紙上記下一些要點。

我向副主管強調,從這些交流之中,我相信他人不壞,且出發點沒有惡意,可能就只是年輕好奇加上剛進職場不懂眉角,但是這些基於刻板印象而衍生的話題,在這個場合尤其不適當──遊客中心不僅只是接待各國遊客而已,這裡本身就集結了來自不同國家、族群和文化的員工,我們對於彼此之間的差異,自然要比其他地方更加敏感小心。

副主管也同意小伙的言語確實不恰當,並答應我隔天會找他談話。

也許是亞洲文化性格使然,我在捍衛自我的同時,卻仍想著做人做事都不要太絕,總要給對方一個台階下;於是我再次向副主管強調,我相信他沒有惡意,或許是我們雙方文化、教育及生長環境的差異造成的誤會,我們只需要解開彼此的誤會就好。

即使毫無惡意,仍可能構成「騷擾」

隔天副主管便找了小伙去談話,她事後也向我轉述談話的內容。

談話並未指控他「性騷擾」或是「種族刻板印象」,而是委婉但清楚地表達他的言行不妥。如同我們所預料的,小伙並沒有惡意,他大驚失色且相當內疚不安,他向副主管表示自己也已經有老婆孩子,對我並沒有份外的心思,只是他來自厄瓜多,一來沒見過多少亞洲女孩,二來在他們的文化裡對異性熱情且親暱的互動實屬正常。 

副主管則告訴他,「我們明白你沒有惡意,但是『有沒有感覺到被騷擾』不是由你界定,而是喬安;如果喬安感覺到不舒服,就算這套言行在另外一個女孩子身上完全沒有問題,也應該立即停止,因為你無法去爭論和辯證對方的感受,或是要求對方應該如何感受自己的言行。」

「我們理解形塑你的拉美文化熱情奔放,可能又挾帶一些不具惡意的挑逗,但同樣地,你也得尊重型塑喬安的亞洲文化──這套文化比歐美文化更加拘謹、低調,甚至講求男女距離。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相互碰撞,勢必會有差異;更何況你們來自不同的社會、教育背景與家庭,你認為理所當然的言行互動,在喬安的眼裡卻是相當『不適當』。

這場談話可說是小伙初入職場的震撼教育,心無惡意的他歉疚難安,下午便私下找了我和我道歉,我們便把話都說開,讓這件事過去。

事件之後的頭兩天見面確實尷尬,但隨著時間,我們又重新發展簡短對話,相互問好、談論天氣或是工作等等。雖然目前我們的對話不多,也都還需要更多時間認識對方,但至少這一次我們都能確定彼此在對話中感到舒服自在。

「人家誇你美,你還不領情」?

而這件事後續還有另一個小插曲:

事後得知此事的櫃台老前輩,在閒聊中談及此事,覺得我大驚小怪。她覺得我的眼睛的確長得細長,小伙既沒說錯、也沒對我毛手毛腳,充其量就是他被我「異域風情」的長相和魅力給吸引了,算不上什麼性騷擾或是不當言行。

「稱讚妳是個亞洲美人,結果妳還大發脾氣。」老前輩訕笑。

其實我也不怪她,我們之間確實有世代差異、觀念也有所不同,如今職場上所重視的「性騷擾」、「不當言行」、「多元文化尊重」這些詞彙,對上一代的中老年人來說,是相當晚近才出現的新穎概念。他們那一代對於「種族差異」的平權和尊重,或許還侷限在針對非裔黑人,而今日對於亞州人和其他族群刻板印象和「日常微歧視」的敏感度,卻還沒有足夠時間浸潤在他們生活裡。 

於是我問她,「如果妳看到一個黑人女性,妳也完全不認識她,妳會直接跑上去跟她說『哇,妳的皮膚好黑,黑得發亮,非洲黑美人』,或是跟她說『妳為什麼取歐洲名字?妳就應該叫妳非洲名字』嗎?儘管妳沒有任何惡意,但妳會這樣說嗎?」

老前輩立刻搖頭搖手,「當然不會!我們不可以針對別人的膚色或種族做評論,可是小伙也沒針對妳的膚色或種族⋯⋯」

「那是一樣的事情──如果我們不會去評價黑人的膚色,那為什麼評論亞洲人的眼睛就可以被等閒視之?如果那些言論對黑人而言非常不恰當,為什麼對亞洲人時大家卻又覺得沒關係呢?」

老前輩不說話了,但是看得出來她從來沒有從我切入的角度來思考這個問題。對我來說,這場談話若能讓老前輩開始從另外一個視角思考,也算值得了。

在法國生活面對針對亞洲人的騷擾和刻板印象不計其數,我不想要一輩子都這麼熬著,更不想要未來我心愛的孩子也得經歷同樣遭遇,我決定自己開始行動,影響這個社會;雖然我人小力微,但是我相信若我願意「反抗」,我終將能推倒種族歧視的第一片骨牌。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誇你是亞洲美女,你還大發脾氣?!」──我在法國遇到職場性騷擾》,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七個讓你出國不受歧視,順利交朋友的小秘訣
只要不是種族主義者,有點刻板印象沒關係?──我的法國職場真實遭遇

作者簡介:

喬安 Joanne,台中出生長大,輔仁大學法文系畢業, 雖然到現在還沒什麼機會周遊列國,卻在南法普羅旺斯紮紮實實住了五年,最近從南法的薰衣草田搬進了北法油菜花田,從法國旅遊心臟地帶搬進法國穀倉開始田園鄉村生活。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