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對入境者祭隔離令,引發瘋狂「返英潮」

換日線
換日線
換日線

作者:陳怡潔/在倫敦醒來

今年夏天例行去法國的行程,是去年年底就訂好的。在倫敦家裡關了 4 個月,終於等到逐步解封,交通恢復運作,我和先生討論後,決定還是照原定計畫出發──畢竟我們是自己開車,從家裡一路開到法國南邊的樸茨茅斯(Portsmouth)上渡輪,渡輪有配套的防疫措施,可以全程待在艙房裡與人群分開,到了法國就是繼續開到目的地,交通風險不大。此外,公婆度假屋所在的小島疫情不嚴重,在沒有院子的家悶了很久的大人小孩實在很需要寬闊的空間、清新的空氣、陽光和海景轉換心情,不然就算沒得肺炎,也會得憂鬱症。

法國比英國早封城,實施上也比英國嚴格得多(要有確實需要才能出門,如購買食物、就醫和工作等,被臨檢拿不出證明會被罰;英國則採取自由心證、無為而治式的封城,所以還是很多人在外趴趴走),因此疫情逐漸控制下來,也在 5 月中開始分段解封。解封後沒多久,很多旅居鄰近國家的法國人紛紛「海(陸)歸」──反正可以在家遠距工作,當然要回國享受美食好酒和自由。

生活習慣改變,確診人數卻悄悄上升

雖然解封,進入法國公眾場所,如餐廳,商店,診所,美髮店等,一律規定要戴口罩(11 歲以下兒童可免)。民眾就算對此持有不同意見,為了能夠正常過日子,大多數人都願意配合。在法國幾週以來,我觀察到口罩已經成為法國人生活的一部分,在露天市場裡,七成以上的人會配戴,餐廳咖啡館門口一律貼標語:「戴口罩是必要的」,如果有人沒戴,服務人員會提醒,不然也會受到其他人的「注目禮」。 除此之外,所有公眾場所門口均配置乾洗手,方便進出時清潔,大部分人都會習慣性的使用,感覺整體的防疫意識有和疫情之初相比,有很大的提升。

這場疫情,也讓一向喜歡親臉頰打招呼的法國人不再見人就湊上臉,甚至保持距離,苦笑著揮手致意。突然不能親臉,反倒有些不知所措,幸好大家都一樣尷尬,見了面只能看情況變通──有人改用手肘碰手肘的方式破冰,有人簡單揮揮手表示友善,有人乾脆直接聊起來,好像這麼長時間沒見都不曾生疏。然而不能親臉頰打招呼,對法國人來說怎麼樣都少了一份親切感。

這場疫情在短短幾個月內改變了法國人的生活習慣,也讓他們從無所畏懼到小心謹慎,雖然有些防疫措施實行上感覺只是虛應故事,防疫成效只能打上問號。比如進餐廳咖啡廳要戴口罩(坐戶外不用),到了座位後口罩即可拿下,但是一旦上廁所或是其他原因離開座位,口罩一定要戴上。於是就看見很多人在餐廳門口掏出口罩戴上,入座後立刻拿掉,或是起身後發現忘記口罩,急忙回座戴好再走。許多餐廳不再使用印製菜單,只把當天菜色寫在黑板上避免共用傳染,但是這桌客人在板子前口沫橫飛的討論點什麼菜,下桌客人繼續對著它指指點點,似乎和紙本菜單沒有太大差別。

如果不是公眾場所到處有乾洗手液,大部分人戴著口罩(但是許多人的戴法是不遮鼻子的「包口」式,也有人是只包下巴,看起來像下顎脫臼)。我們開車經過的地區和渡假的小島上,絕大多數的生活機能都正常運作,幾乎感覺不出疫情的存在。然而法國確診人數就在看似平和的日常裡,卻悄悄的上升了。

隔離令一出,立馬湧現的「返英潮」

這是我們第三年開車回法國。 往年都是搭渡輪到法國北部,往西開到小島,離開公婆家後再往南一路開到西班牙,最後從畢爾包(Bilbao)搭渡輪回英國,今年原本的行程也是這樣,只是到了法國沒幾天,英國就因為西班牙確診人數屢達高標,而將西班牙從「Travel corridor(旅行通道)名單中移除,意即 7 月 25 日起,所有從西班牙進入英國的人都必須自我隔離 14 天。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了不少身在西班牙的英國居民驚慌,急著在期限前返國,以免必須影響工作或子女就學。

眼看西班牙疫情再起,從西班牙回英國又要隔離兩週,我們只好把回程路線大轉彎,改由法國北部回英國。我比較所有可能的渡輪路線和聯通英法的海底隧道火車(Eurotunnel),最後選擇價錢最低、時間最短的後者,又因為想避免週末車潮,而挑了 8 月 14 日週五上午的回程。

8 月初起,法國確診人數驟增讓英國開始緊張,傳出法國也可能被除名的消息。我們每天關注新聞,只見確診數上升,卻不見英國政府有明確的表示。 在這樣忐忑的心情下,我們離開小島往海底隧道所在的法國北部卡萊(Calais)出發。

8 月 13 日週四,我們為了搭隔天早上的火車,在附近的城市過夜。 睡前滑著手機,我突然看到那則「等待已久」的新聞:8 月 15 日上午 4 點後,所有自法國返/赴英的旅客都要自我隔離 14 天。 雖然我們的回程是在「安全期」內不會受到影響,但是可以預期隔天會有大量人潮「勇渡」英法海峽,我和先生非常擔心會大排長龍,有票也擠不上火車。

第二天上午,往卡萊的高速公路上,前後左右都是英國車牌,疾速超車的不在少數,大家似乎都急著趕回英國。我們在海底隧道的第一關 Check-in 排了近 20 分鐘,但是之後的法國和英國海關都算快,也準時搭上預訂的班次,半小時內就回到了英國,平順得出乎意料──但那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英國政府在 13 日晚上 11 點(法國快一小時,所以是午夜)發佈「法國隔離令」,很多人可能已經就寢沒有看到新聞,隔天一早才驚慌的改行程,但是距離隔離令生效不到 24 小時,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新聞發佈後,Eurotunnel 網站湧入一萬兩千人,不但票一搶而空,網站也掛了。往英國的機票和歐洲之星車票一票難求(儘管票價漲了好幾成),渡輪公司加派航班,但仍有很多人趕不回來。

14 日下午,許多不計代價在隔離令生效前返國的故事陸續傳出 :15 日的 BBC 新聞裡,甚至有個樂團雇英國漁船去法國接他們──法國午夜上船,徹夜航行後勉強在「大限」前 10 分鐘回到英國,逃過 14 天的隔離,免於失去已經接下的演出工作。經過了幾個月的封城,大家好不容易再次出國,沒想到竟然變成逃難之旅,狼狽至此。

英國繼脫歐後,再次得罪鄰國

英國政府此舉是沒有對策的下策,當然招致許多批評與抱怨。法國當局氣得揚言對英國入境者比照隔離 14 天,不得不提前趕回國的民眾和兩國旅遊業者也是罵聲連連,這樣是要逼死誰?這場疫情還沒有過去,英國政府早已灰頭土臉,不但國內經濟大衰退,還把脫歐後已經淡薄的情分糟蹋殆盡,再次得罪了許多歐洲鄰國。

我可以了解英國政府不得不下隔離令的原因,西、法和其他國家暴增的病例的確很令人擔憂,只有這樣才能減低人民在國與國之間的流動。然而英國政府所謂的自我隔離和台灣的 14 天閉關有很大的差異:前者完全是自由心證,政府官網明定自我隔離的要求,但是頂多只有電話隨機查訪,完全不像台灣有里長或管區「時時關心」,因此成效多少也不得而知。

有些人覺得這些出國者是咎由自取,在期限前趕回國只是不想隔離很自私,我卻覺得並不盡然:歐洲雖然分成許多國,但是過去數十年人口流動的結果,造成很多家庭分居不同國家,要與家人見面就只能「出國」,尤其在被疫情分別了數月後,誰不想一家團聚? 這樣的「出國」,對他們來說,其實就是較大規模/遠距離的「台北去台南探親」那樣,並不是大部分台灣人認知的「出國」=「玩樂」=「奢侈」的觀念。 當然光是出國渡假的也有,但是沒有他們,已經快撐不住的旅遊業大概沒有翻身的可能。

至於逃「隔離令」,其實表示他們對疫情是在乎的,知道無論是得病或居家檢疫 14 天,都會嚴重影響到工作與生活,所以才會這麼不計一切代價返國。(不然也可以繼續玩然後回來不隔離,這樣沒有比較好。)讓這些人背第二波疫情的黑鍋,或是責怪他們,其實都無濟於事──每個人都在有限的資源裡,努力重建病毒之前的「正常」,只是選擇的方式不同。要求所有人原地立正不動,或是用道德倫理規範,在哪裡都不可能達到想要的結果,更何況在講求自由思想和個人意志的歐洲。

封城與隔離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唯一的解套之道,就只有期盼疫苗早日問世了。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現場直擊】雇漁船也要回國?英國對西、法入境者祭隔離令,引發瘋狂「返英潮」》,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定居英國 10 年,新型冠狀病毒讓我感受到意想不到的「文化衝擊」
究竟是他國「佛系防疫」還是我們不懂差異?談「台灣成功」為何難以複製

作者簡介:

陳怡潔,台北市出生長大,16 歲看了 Before Sunrise(愛在黎明破曉時)從此愛上歐洲,日夜夢想搭火車環遊歐洲各國。中央大學法文系畢業,倫敦大學學院歐洲文化碩士。移居倫敦十五年,對這個城市仍然充滿熱情與好奇。現職一個法國人的太太,兩個跨文化小孩的媽媽,兼職小學導護老師,和不定期夜班部落客。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光復高雄.柯P夢碎
TikTok事件,是資安保護?還是政治打劫!
假牙政治學之外,銀髮族真正的需求?
民眾黨該如何避免泡沫化?
「大砲打小鳥」的高雄補選是民進黨的政治警訊?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