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書城「退出天龍國」後路更廣,老闆如何辦到的?

換日線
換日線
換日線

作者:田育瑄/踹妞 Try New!

許多人說,如今線上購物已經大幅取代實體通路,實體書店除非資本雄厚、抑或經營複合式商場,否則難以為繼。

許多人說,電影影集、網路平台、電競遊戲⋯⋯紛紛用聲光刺激爭奪我們的注意力,用免費或吃到飽的價格優勢、新潮的科技效果勾住我們的心,造成人們也越來越懶得閱讀書本。

事實上它或許真的反映了部分實情,近年台灣許多實體書店不是關閉分店、結束營業,就是走向數位轉型。

然而這當中卻有一個異數:就在去年 5 月,政大書城耗資千萬展店,進軍高雄夢時代百貨,打造 200 坪的閱讀空間。

而且他不賣別的,就只賣書。

在此之前,政大書城自 2010 年前後「完全離開天龍國」,先後結束政大、師大、南西、台大四家書店後,更轉而到花蓮和台南等地擴大展店,同時業務持續增長至今。

處在 21 世紀「虛擬商城取代實體店面」、「線上閱讀取代紙本書籍」的數位時代,為什麼政大書城的創辦人李銘輝卻反而逆勢操作,大手筆至南部和東部投資;遠離台北後,路甚至變得更寬廣?

時至今日,「開書店」到底能賺什麼錢?以下是筆者分析歸納後,得出政大書城的三大獲利模式:

第一:以現金換折扣,「薄利多銷」

比較起一般書店打出的 79 折,政大書城除了會員購書上能打到 77 折以外,更可根據不同的出版社,讓折扣降到更低。政大書城之所以能夠拿到這樣的折扣,除了他們「資格老、關係好」,更重要的是有別於一般經銷商的付款(給出版社)模式。

政大書城老闆李銘輝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就跟出版業解下不解之緣:當年他國中畢業後,就自花蓮北上到黎銘圖書發行公司,從捆書、包裝的基層工作做起,一路學習出版業的眉眉角角;直到 38 歲那一年,他以黎銘圖書副理的身分,頂下政大校園裡的圖書消費合作社,本以為是苦拼多年後終有了事業開端,卻又遭人設限跳票,背上了千萬債務。

但正所謂「塞翁失馬」:當時由於債台高築,李銘輝不得已之下只能以現金和出版社、顧客交易,而非一般圖書通路常用的支票來付款。但這反而因此確立了政大書城「現金交易、薄利多銷」的商業模式──對出版社來說,需要等待書款「真正入帳」的時間較短;而李銘輝則多爭取到約 5% 到 10% 的進書折扣,讓他可以把書賣得更便宜。

此後,政大書店「折扣書店」的名號,更在當年許多學校師生的口耳相傳下不脛而走,銷售業績因此一路長紅,不但幫助李銘輝走出了債務低谷,和老牌出版社們的關係也因此倍加穩固。可說精準詮釋了「薄利多銷、累積口碑」的經營手法。

第二:「用買代租」,時代紅利再投資

就實際面來看,書店經營的主要成本除了書籍進價以外,就是房租與人事,打從第一間政大書店開張以來,李銘輝的守則就是──看準地點,以買代租。

90 年代台灣出版業景氣大好時,他陸續在師大商圈等處購地開店,在裝潢上他不走高端、不求流行,依然主打「新書最便宜」;一直到 90 年代末期最高峰的時候,光是政大、師大、南西這 3 家店的年營業額,就高達新台幣 1.4 億元。

不過在接下來的 20 多年,台北市一方面土地、營運成本節節上升;二方面書店業也進入百家爭鳴的戰國時代,更有像誠品等複合型的精品通路來勢洶洶;隨著北部各類書店越開越多,加上網路購書風潮興起,遂讓李銘輝興起「轉戰南部」的念頭:他之後陸續決定收掉台北的 4 家店,完全撤離「天龍國戰區」,並把重心轉往台南、花蓮與高雄,要在南部與東部打造「文化生活圈」。

而當初北部這些熄燈的店面,李銘輝不是轉租給其他商家經營賺取租金,就是直接出售:像是當初師大店 91 坪的店面空間,就以新台幣 1.5 億元到 1.7 億元的天價售出。據當時報導指出,這筆金額刷新了師大夜市店面成交的歷史新高。

雖然買房後「賣在高點」的獲利能力,似乎比慢慢經營一門生意來得更有效率,但李銘輝可不是所謂「純靠養地套利」之輩──這點從他賣出師大店後,仍將所得盡數投入中南部各書店的營運可見。

同時,「買店」背後每月的貸款與現金流壓力之大,要是背後沒有強大的控管能力,一不小心就會發生周轉不靈的狀況,因此也相當考驗經營者的能耐。

第三:用書店活化商圈,創造天龍國外的藍海

收掉師大店以後,政大書城老闆李銘輝將重心轉至投資花蓮:他買下當地一棟 5 層樓的建築,立志在當地開創如台北一樣的「複合式文化商圈」。

這棟樓位在花蓮市中心的十字路口,離花蓮火車站不到一公里,佔有地利之便。他把一樓租給全家便利超商,二樓租給九乘九文具店,三樓才是他自己的政大書城: 200 多坪的空間內,藏有多達 7 、 8 萬冊的書籍。而四、五樓則規劃成民宿,並打出「只要購買 2 千元書籍,就送住宿 75 折」等優惠,讓來花蓮觀光的旅客們不只看山、看海,也可以多看點書。

雖然以人口和消費均額來說,花蓮自然遠遠不及台北,但李銘輝在眾人不看好中大舉投資花蓮後,生意卻在當地口碑下出奇的好:經報導指出,原來是因為當地軍公教人員的佔比頗高,對於教育以及知識學習高度重視,尤其童書類在當地特別暢銷。

而在台南的政大書城也是由李銘輝出資,頂下廢棄多年的延平大戲院舊址。他買下地下室與一樓的空間,在地下室的部分規畫成政大書城,其中的 350 坪是一般圖書,另外的 150 坪則規劃為童書專區,提供當地小朋友寬敞的閱讀空間,並不時舉辦與作者面對面的藝文活動。

至於台南店的一樓,則租給星巴克與九乘九文具店,用以賺取業外收入、維持書店的營運;二樓雖然不是李銘輝的,但卻因書香同好的聚集,吸引到真善美劇院的進駐,現在每到假日與下班時間,這裡經常高朋滿座──很難想像,光是一間書店的進駐,就讓原本廢棄多年的舊戲院重生,活化了一整個商圈。

近年來,知識產業、尤其是紙本出版品與書籍,一直被人認為是所謂的「夕陽產業」,但透過對政大書城的觀察,我們可以發現,其實「理想」與「營利」之間未必存在衝突,紙本與科技的使用也未必相互牴觸。許多人們對於知識仍有深切渴望;對於一個舒適的閱讀空間,更是有所需求的──重點在於,有沒有人願意「以身試法」開拓藍海,走出熟悉的市場,當一個先行者。

就像李銘輝所相信的:「書店,就是一個城市的人文風景。當你為讀者開了一扇閱讀的窗,世界也會因你而變。」

而這一扇窗,當然不會只是台北人的專利。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政大書城「全面退出天龍國」之後路更廣,老闆李銘輝是如何辦到的?》,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中國又一「財團書店」宣布停業:開幕時手筆大、情懷高,為何短短兩年面目全非?
97 歲的全德國「最資深女老闆」,半世紀來一直守著這家 179 歲的書店

作者簡介:

田育瑄,英國雪菲爾大學華語教學碩士。現於新加坡擔任教育管理與培訓主管、親子天下特約研究員,前任教英國大學與語言研究工作。分享跨國教育、職場、時事筆記與反思。人生哲學:「自信,有時候需要弄假成真」。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絕對權力 絕對腐化?!
台灣、香港民眾多半心無中國
怎麼看兩岸關係?一位80後的觀點
演講上,這位 25 歲年輕人問「我月薪 3 萬適合買車嗎?」
世俗化不是問題,忘記民主初衷才可怕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