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少甫】當代中國能是台灣兩千三百萬人的祖國嗎?

陳少甫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生於台灣嫁給美國外交官的莊祖宜,在遭遇美中互關領事館的風波後,被中國大陸網民霸凌並指為漢奸、賣國賊、香蕉人、婊子、街頭賣唱、民族敗類。莊祖宜是美國總領事(Jim Mullinax)林傑偉的夫人,夫妻擁有兩個漂亮的孩子,為此,莊祖宜又被「祖國同胞」用各種性歧視的語言攻擊,成千上萬個網路地痞就像從垃圾廚餘桶爬出來般,利用白種男性和華人女性的婚姻來大作文章

話說回來,莊祖宜是道道地地的台灣人,但她能不能被中國大陸的人當成漢奸、賣國賊或民族敗類呢即使是中國共產黨,也無法強迫莊祖宜當一個中國人;因此,姑且不論是或者不是,莊祖宜的條件符不符合漢奸、賣國賊、民族敗類的標準,還得看莊祖宜願不願意認同這些罵她的網路地痞,他們噴口水在炫耀的那個「中國」。至於,中國人潛意識無比自卑地認為華人女性和白人男性結婚,就一定是女性自我作賤,是賣身或不夠愛國,則是廚餘桶本身的問題

如果說在台灣,某個人的外公是國民黨的將軍,父母親都是清一色的外省籍,父親會懷念台灣蔣經國時代時,社會和人心的純樸良善,母親更是在近乎四十年間,為了兩岸文化藝術的交流而往返奔波,將中國視為心中無庸置疑的祖國。那麼,他們家的孩子政治認同會是什麼?孩子們的國家認同會是什麼?

如果不假思索的隨便找個人問上述問題,出於刻板印象,答案很可能會是:孩子因為受到家庭背景的影響,因此這一代人雖然在台灣長大,多少難免還是會將中國大陸當成自己的祖國;身分認同上會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政治屬性一定是藍營或統派;選舉投票時,肯定都是不假思索地把票投給國民黨的候選人。

范宇文是莊祖宜和姊姊莊祖欣的母親,她們一家人的遭遇,就像許許多多在台灣落地生根的外省人家庭的縮影。而今天外省和本省,都是百分百的台灣人

在中國大陸,范宇文曾經無所保留的對心目中的祖國傾盡心血,往返兩岸從事文化交流,認為中國會越變越好,會變得更加繁榮與文明。回到中國大陸,對她們來說是回到父母親的家鄉,所有說四川話的人,她們都覺得像是自己的爸爸媽媽阿公阿媽一般溫暖親切。結果最後,情感嚮往的祖國重傷了她們的心

而在台灣,她們經歷了兩蔣時代的威權統治和台灣創造經濟奇蹟的點點滴滴,經歷台灣民主化一次又一次的政黨輪替。但是,台灣藍綠之間的政黨惡鬥,讓她們在台灣本土認同和中國情懷之間感到困惑與糾結在中國大陸,她們被當成外人,在台灣,她們有時甚至還會被當成外人祖國是什麼?祖國在哪裡?

美中互關總領事館是去年七月的事,但對莊祖宜和莊祖欣姊妹倆而言,身分認同和國家認同,肯定不是去年七月才開始,這些認同形成的過程,往往是她們一輩子的摸索、探索、思索,甚至有時是一種會感到痛苦和尷尬的自我追尋

2020年1月13日,莊祖欣說「文人士大夫都有認祖歸宗的雄心壯志,只是…過了這麼多年,這份對中華民族、祖宗八代的任重而道遠應該可以放下了,認真耕耘腳下的這塊土地才是。」1月13日,台灣總統大選才剛結束不久,世人多半還不知道這時候在武漢,新冠病毒已經在政府的隱瞞下無情地肆虐和傳播:1月13日,莊祖欣還不知道,再過半年,她的妹妹莊祖宜將被捲進政治風暴

在今天2021年的1月,莊祖欣目睹那個曾經被她視為祖國的中國大陸,從政府、半官方到難以計數她曾經視為同胞的大陸網民,對她親愛的妹妹莊祖宜窮追猛打、無恥謾罵、人格侮辱,現在的社會主義中國,還能是她的祖國嗎?莊祖宜那句被中共揪住小辮子的「我曾經一閃念,試想二戰前猶太人為了躲避納粹離開家是否就像這樣?」莊祖欣曾經為妹妹辯護道,她指得納粹不是指中國,而是在比喻新冠病毒。今天社會主義的中國,在莊祖欣眼裡像不像納粹?

共產黨和統派習慣的論述是,台灣人拋棄中國認同,是因為受到李登輝和民進黨的台獨教育洗腦,而今天有無數的台灣年輕人受到民進黨更全面的洗腦,因此台灣才會變得滿街盡是台獨和天然獨。然而,莊祖欣和莊祖宜是外省家庭,自小在家裡受到的是最正統和最古典的中國傳統文化教育,在學校學得是國民黨政府的以中國為中心的教科書,莊祖欣卻認為對中華民族的執著可以放下了,莊祖宜則被點名批判是台獨分子,聲稱她支持藏獨、疆獨、港獨、蒙獨

莊祖欣嫁到德國,莊祖宜嫁到美國。抹黑她們的大陸人,可以輕而易舉的粗暴指控她們的不認同,是受到西方價值觀的影響,是被歐美主流媒體所洗腦。然而,腦或者說思想有這麼好洗嗎?莊祖欣從小就陪同作為聲樂家的媽媽范宇文在中國大陸表演和旅行,她比台灣絕大多數的人更加熟悉和了解大陸的社會和各個階層的人民,為什麼她毅然決然地認為,對中華民族的認同可以放下了?

莊祖宜說「文化界和政治界是兩回事,我在種族,文化和語言上都是中國人,自豪地是台灣的公民。

莊祖欣說「國家和政治認同上,我是100%台灣人。

范宇文問「中國人所謂的溫柔、敦厚、親切、有禮,都到那裡去了?

21世紀的中國固然崛起了,經濟更加富裕,軍事更加強大,但從外界的角度看,中國給世界的形象卻是粗暴、蠻橫、霸道,動輒點名和霸凌個人、團體、企業、國家。社會的言論受到更多政府的箝制,不同的意見受到壓制和迫害

新冠病毒的吹哨人李文亮說「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李文亮受到病毒感染而不幸病逝,遺憾地是現在和未來的中國,顯然只會有一種聲音。曾受困武漢的方方,因為寫日記而被批評為民族罪人、漢奸、賣國賊,在北京的縱容下,方方受到相當程度的打擊;然而,方方卻被中國大陸以外的人視為是中國社會的良心,去年一月進入武漢報導疫情的陳秋實,至今未獲得自由

陳秋實和方方都不曾在任何方面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兩人謹小慎微,更不曾試圖顛覆政權,但是,不同於當道的聲音就只能遭到各種打擊和壓迫

莊祖欣說「我是中國人,我以做Chinese為榮,以能讀能寫漢字為傲!但是,中國人不需要等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人。」而同樣認同自己在種族、文化、語言上是中國人的莊祖宜,遭到北京官方默許和縱容下的所謂祖國同胞的霸凌

現在的中國,讓人覺得傲慢自大,社會民情浮躁、沒自信、易怒。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是社會主義中國唯一的主旋律和最能鼓動人心的意識形態,官媒動輒對個人和團體進行批鬥和定性,滿世界在找所謂的辱華社會的方方面面只能以共產黨為中心。雖然崛起成為第二強國,但中國沒有媒體,只剩宣傳機器

大陸有中學老師說「要有品格風骨,不要像莊祖宜那樣為家國帶來恥辱」,而熱愛中國的莊祖宜,卻受到成千上萬所謂大陸同胞的謾罵羞辱。這樣的中國,能是莊祖宜和莊祖欣的祖國嗎?這樣的中國,能是兩千三百萬台灣人的祖國嗎?

莊祖宜說「面對如此以國家力量主導的謠言散播和人身攻擊,我還是崩潰了,那些曾經讀過的文革故事和歐威爾預言都成了真實肉身的恐懼。

莊祖宜會感到沮喪消沉和傷心難過,是因為她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不同於多數台灣人,至少在某些程度上,莊祖欣和莊祖宜姊妹都能接受自己是中國人。然而,莊祖宜的中國認同,卻遭到所謂祖國以國家力量縱容某些人煽動廣大群眾對其進行造謠和攻擊,對莊祖宜上綱上線的指控為台獨分子。這像不像文革?

莊祖宜過去不是台獨,因為沒有一個台獨會願意接受自己是中國人,也沒有任何一個台獨,會因為受到大陸網民的侮辱和謾罵而感到消沉和痛苦。真正台獨信仰者,會將共產黨的拉清單和被中國網民的羞辱,當成人生最閃耀的勳章。

當代社會主義的中國,已經沒有能力在網路輿論和其他層面上攻擊甚至恫嚇台獨,因此只能回過頭來,去傷害和羞辱對中國尚且存有濃厚感情的台灣人。中國,還能是莊祖宜姊妹心中的祖國嗎?那些地痞流氓,能當台灣人的同胞嗎?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