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余睿明】「挺韓」直球對決「罷韓」

政治觀察者
余睿明
韓國瑜出席暖心相守挺青年記者會(1) (圖)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者為政治觀察者

隨著6月6日「罷韓」投票日逐漸逼近,國民黨內「挺韓」路線之爭逐漸浮上檯面;前國民黨主席洪秀柱開出第一槍,力挺韓國瑜,訴求正面迎戰,呼籲支持者「出門投反對票」。惟包括杏仁哥、村長等挺韓直播主,則呼籲支持者在投票日「不投票,只監票」,避免拉高對立氛圍,反提升罷韓者的投票意願。面對「罷韓」來勢洶洶,挺韓者要如何應對,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不可不慎。

一、 罷免投票通過與否的二項條件

面對「罷韓」投票,挺韓者到底要採取「出門投反對票」的作法,還是「不出門投票」的低調策略,得先回歸到「罷免投票通過條件」的本質而論。這次的罷免投票通過的條件有二:第一,有超過57萬423位「贊成罷免」的高雄市民前往投下同意票;第二,贊成罷免的「同意票數」,超過反對罷免的「不同意票數」。相反地,若要使罷免案不通過,第一,同意票數必須小於57萬423票;第二,反對罷免的「不同意票數」大於贊成罷免的「同意票數」;簡單地說,就是「壓低同意票數」及「反對票數大於同意票數」兩大方向。

二、 從「壓低同意票數」的方向思考

主張「不出門投票」策略的一方,主要是站在「壓低同意票數」的方向思考。以2017年黃國昌罷免投票為例,罷免案未通過的關鍵,係「同意票未達選舉人數四分之一以上」。當年黃國昌罷免案的投票結果,選舉人數共有25萬5551人,罷免通過門檻為6萬3888票,實際出門投下同意票數為4萬8693票,尚差1萬5195票。仔細探究當年罷免未通過的原因,「同意罷免者投票率偏低」是關鍵。

「罷韓團體」發起人尹立也表示,雖然多份民調顯示有過半數的高雄人表態會投下反對票,但罷韓投票成功與否的關鍵就是「投票率」。如何讓「贊成罷韓」的支持者們,出門或不出門投票,便成為雙方角力的決勝關鍵。「罷韓團體」當然會不斷向支持者訴求「堅定出門投票」,藉以提昇「同意罷免者的投票率」;相反地,韓陣營一定是想方設法削弱「罷韓」的正當性與必要性,降低罷韓者的投票率。

三、 從「反對票大於同意票」的方向思考

從一月下旬以來,「罷韓」的連署作業,幾乎是伴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同步發展;許多挺韓支持者,在疫情發展及罷韓連署等雙重影響下,確實是悶壞了。也因為如此,國民黨內一直有論者建議,黨中央應該出面力挺韓國瑜,並呼籲支持者「出門投反對票」;甚至有論者認為「不投票,就是中了綠營的計!」。因此,包括前主席洪秀柱及深藍族群的意見領袖們,近期紛紛出面,呼籲支持者在6月6日出門投反對票。

倘若投票結果,反對票數能夠壓過同意票數,「出門投反對票」的策略當然無誤。只是,以高雄市傳統基本盤而論,係屬於「綠大於藍」的地區;加上今年總統選舉,高雄市在投票率達77.44%的情況下,民進黨「蔡賴配」獲得109萬7621票(62.23%),國民黨「韓張配」僅獲得61萬0896票(34.63%)。換言之,在單一選舉投票率偏低的態勢下,就算全部挺韓者出面投反對票,要贏過罷韓者投下的同意票數,機率並不高。更麻煩的是,當「直球對決」氛圍形成後,亦會拉升罷韓者出門投票的意願,形同抵觸「壓低同意票數」策略。

四、市政優先、冷處理罷韓,並採開放投票,方為上策

因此,從實務面分析而論,韓陣營為避免罷免案通過,「壓低同意票數」策略,明顯優於操作「反對票大於同意票」策略。要如何「壓低同意票數」,韓市府團隊所採取的「市政優先,防疫第一」立場顯然無誤;但為了讓死忠韓粉一吐悶氣,或許可搭配「開放投票」立場,讓支持者自行決定是否出門投反對票,降低死忠支持者訴諸「直球對決」的壓力。

倘若接近投票前夕,韓陣營評估罷免案投票結果,「罷韓」通過幾成定局,或許韓陣營會改採「直球對決」策略,為日後韓國瑜再起累積能量。只是,距離罷免投票日尚有約三個多禮拜時間,深藍族群意見領袖出面訴求正面迎戰、直球對決,呼籲支持者「出門投反對票」,看在韓市府團隊眼裡,恐怕是五味雜陳吧!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南韓社會階級:不只「金銀湯匙」還有最悲慘的「屎湯匙」陷入抗中困境,川普難讓美國再次偉大
紓困不應該排除賓士車主
持有人民幣資產的,該逃了!
侯友宜市長請問你的厚友誼呢?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