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專欄:狂人主導下的台灣外交災難(一)

林濁水

2020年是台灣驚喜連連,直到令人昏頭轉向的一年。2017民粹狂人開始橫掃全球,但是止步於2020年的台灣;2018中美經濟大戰滔天巨浪衝擊世界,但是這巨浪卻在2020不只造就台灣擺脫了10年來被踢出四小龍的命運,GDP更逆全球負成長之勢,正成長率創6年來最高;2020一整年武漢瘟疫四處肆虐,舉世哀鴻遍野,台灣成為長期零本土感染的淨土;不只是這樣,造就台灣經濟逆勢成長的中美經濟大戰,捨川普沒有人想像會這樣猛烈爆發,然而,川普狂人繼續當總統勢必是世界的大災難,結果,川普2000年底就功成身退,只留下把台灣在2020年推上經濟成長的大貢獻。

大氣氛居然這樣,國際上便時時傳回來外交佳音,於是年初,總統選後第二天,蔡英文對來祝賀的美國佳賓強調:「過去的三年,在台美共同的努力之下,兩國的關係達到歷來最好的狀態。」她這一段話令國民黨火大得不得了,耿耿於懷了一整年。針對民進黨敲鑼打鼓宣傳美國衛生部長來訪其層級之高40年來僅見,國民黨副秘書長黃奎博很忿忿不平地抬出蔣介石時代的台美關係說,難道美國艾森豪總統 1960 年來台灣,1953尼克森副總統來台灣,不才是台美關係最好的時候?他又說,所謂台灣外交情況好轉,只是民進黨大外宣轉內銷而己。

被北京關在外交鳥籠中規訓的台灣

台灣不是什麼小國家,邦交斷光光後,輪流執政的兩大黨只能拿在過去70幾年或40幾年中誰執政時,曾那麼一次有過那麼一位美國總統、又那麼一次有過那樣一位美國副總統,或那麼一次有過美國這樣一位衛生部長來訪而驕傲得不得了,彼此比來劃去,對照起瘟疫橫行前,日本、韓國等國一年動輒川普有兩次以上造訪,實在叫人氣短到不行。這種較勁和陳、馬、蔡把迷你國外交當天大地大的頭等外交在辦,認真比誰擁有更多次到迷你小國造訪的成績一樣,呈現的都是因為長期被北京關在外交鳥籠中規訓,而馴化出來的自我卑微化心態。

無論如何,當今外交處境實在太困難了,所以像美國部長來訪等當然應該努力促成並珍惜,但是一旦那麼稀罕地有了人來,就敲鑼打鼓,像是得到無比恩寵,怎麼說也令人非常非常難過不自在。

美國艾森豪總統 1960 年來訪台受到熱烈歡迎。(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國民黨搬出了艾森豪和尼克森來台做例子,強調那時國民黨政府外交做得風光,遠超過今天的民進黨政府,講的不只是事實,甚至蔣中正來台到1970年間約20年,台美外交關係的好,根本好到超乎常態。艾森豪和尼克森的來訪還只是小CASE而巳。可是蔣中正時代的外交好景畢竟已經是一甲子前的歷史了,在蔣介石之後,不管是蔣經國、李登輝、馬英九等國民黨總統執政的近30年漫長歲月中,台美關係遠不如當今卻也是不必爭議的事實。何況如今回想,恐怕正是1970年以前國民黨當政時,台美關係好到太不正常了,反而樂極生悲,成為1971年以後台灣外交苦不堪言的根源。為什麼這麼講,且看本文說分明。

回顧過去,台美關係從1950以來的70年,可以劃分成非常不同的四個階段,前三個階段,每個階段首尾大約20年:

第一階段:1950~1971,美對中華民國既超級好又超級壞。

第二階段:1972~1989,台美關係每下愈況。

第三階段:1990~2009.台美關係緩慢而穩定回升。

第四階段:2010~至今,台美關係升溫加速。

如今且先回到「美對中華民國既超級好又超級壞」的第一階段中,舉蒙古兩次加入聯合國的故事談談蔣介石到底怎樣搞垮台灣的外交。

1950~1971,美對中華民國既超級好又超級壞

這個階段始於1950韓戰,美國協防台灣,止於1971年中華民國政府被逼退出聯合國。這也正是冷戰的整個前半個階段。

在這個階段,在國共仍然處於內戰狀態的認知下,中華民國統治的領域雖然只有台澎金馬,但是美國在聯合國的場合卻力挺中華民國政府當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這簡直是對台灣好得太不像話了;但是另一方面美國宣布台灣地位未定論,在軍事防務上把中華民國和台灣及中國大陸主權一併脫鈎,讓中華民國法理主權懸虛,這又是對中華民國夠壞了。

最早,美國在聯合國承認中華民國政是全中國唯一合法政府,最重要的因為美國厲行對共産政權的圍堵政策,要把一面倒向蘇聯的中共政府圍堵在聯合國門外以免進了聯合國後繼承了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配合蘇聯頻頻使用否决權,興風作浪,後患無窮。

蔣介石的慕容世家之夢

在美國這樣的策略下,中華民國政府實際只統治了3.6萬平方公里土地,755萬人口,居然可以被聯合國承認是比台灣大260倍面積的兩岸963.3萬平方公里土地,以及上面比台灣多73倍的兩岸5.5億人口的合法統治者。無論如何,這已經是太誇張了,但是蔣介石並不滿足,他認為中華民國代表的還不只是這樣,土地方面是面積310倍於台灣的兩岸加上蒙古國的1,119.1萬平方公里,這已經不是誇張而簡直瘋狂了。

在這裏先要注意,他那時所謂漢賊不兩立,並不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兩立而已,也和蒙古共和國不兩立!

在這個階段,多數國家很自然,也很快地形成這樣的主流意見:台灣仍舊應該留在聯合國中繼續當會員國,但是不應該把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蒙古國排除在聯合國之外-這主流意見越來趨勢性越強,從直到1971年,歷次聯合國對中國代表權歸屬和蒙古國入聯的投票變化中,可以看到清晰的軌跡。

趨勢是這樣淸楚,但是為了反共,美國還是得硬挺蔣介石,只是畢竟挺得太違背常理了,所以挺得非常辛苦。更慘的是蔣介石恃寵而驕,硬是非擺出大國架勢不可。最經典的演出是1955和1961年兩度否決蒙古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的戲碼。

當時蔣介石封殺蒙古加入聯合國,非常政治不正確,犯了好幾重嚴重的眾怒:

1、違背聯合國成立的會員普遍化宗旨。

2、違逆二次大戰結束後,全球各地掀起被壓迫民族追求獨立的反帝反殖民狂潮。

3、在當時,蔣介石統治實際的人口才剛剛達到9百萬,居然自以為還是大清帝國的統治者,可以透過行使否決權,滿足擁有蒙古主權的帝國主義威風。

當時蔣介石的心態好有一比,就像金庸天龍八部中不願困居姑蘇的慕容世家一樣,永遠不肯忘懷昔日大燕國在中國中原稱帝的意氣風發,一心一意瘋狂於重建王朝的大夢。他堅信承認蒙古和兩個中國政策都是對他的大夢的邪惡挑戰。

1955年東西方陣營雙方同意,讓包括蒙古和日本的18個國家一齊進入聯合國。這很逆蔣意,於是嗆聲非運用常任理事國的特權否決蒙古不可,蔣的堅持搞得美國非常緊張。當時的美國總統就正是黃奎博提到的艾森豪,艾森豪知道蔣介石要否決蒙古入聯,接連致信勸說。先是建議:「可以不投贊成票,棄權即可……這對我們雙方都十分重要。」蔣介石不聽,逼得艾森豪又寫了一封信直白警告:「濫用否决權,將是對安理會大多數成員的對抗」。但是蔣硬是像被上帝讓他的心變硬的古法老王,絕對不放以色列人出埃及一樣,大展大中國大總統的威風,正式下達否決令。接下來,不意外的,為了報復,蘇聯也對西方陣營日本的入聯投了否决票。中華民國否決大票一投下,就這樣令舉世震驚,而蔣不必懷疑,風光簡直就像接受「群臣」叩拜的「大燕皇帝」慕榮復一個樣子。

1955年12月13日,蔣廷黻針對蒙古入會案投出反對票。(圖片摘自網路)

風光之中,蔣介石極右不可理喻的國際形象益發鞏固。

到了1961年4月,蒙古再度申請入聯,當時中蘇關係急速惡化,讓美國找到了機會,正試圖利用共產陣營出現的裂縫拉攏蒙古以便在北京附近設立情報站,便告知蔣介石美國將歡迎蒙古入聯,並準和蒙古建交,勸蔣介石不要否決,蔣介石一得到通知,怒氣沖天,痛駡美國沒有道義,誓言絕不忍讓,必定否決。

就在1961年蒙古申請入聯的同時,1960年才和中華民國建交的非洲國家茅尼塔尼亞也申請入聯。於是蘇聯揚言若蒙古被否決,蘇聯一定否決茅尼塔尼亞入聯以示報復,這令非洲12法語國家非常緊張,決議若茅尼塔尼亞因蔣否決蒙古而不能入會,將和中華民國絕交,但是蔣介石現在居然鐵了心硬是不予理會,這使美國大為震驚。

蔣介石將中華民國國際人格推向自殺之路

當時台美外交官員既為1961年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席位面臨的危機而手忙腳亂,不幸又遇到蔣介石居然要演出比1955更大的國威否決蒙古都十分驚嚇。幾番和蔣介石交鋒後,西方世界霸主國的總統甘迺迪為了換取蔣介石不行使否決權,便向蔣在兩個議題上一齊退讓:

一、決定延緩和蒙古國建交;二、放棄美國長期推動的兩個中國政策,而公開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進入聯合國。

在交涉過程中被蔣介石搞得太焦頭爛額了,美國國務卿魯斯克氣到向他的部屬說你去告訴蔣介石在搞「自殺」。魯斯克駡得一點都不過分,因為前一年,1960年,在聯合國的「排我納匪」提案的表決中,中華民國只贏了8票,而今年如果因為逞否決的快意而跑12票的話,的確完完全全達到了中華民國被蔣自殺的效果。

最後由於美國犧牲了拉攏蒙古分化中蘇策略,蔣介石也放棄了行使否決權,1961年聯合國中國席位投票時非洲的那12票也就守住了。但是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地位就逃過了被蔣介石自殺的命運了嗎?並沒有。因為中華民國逃過了蒙古關卻被蔣介石推向另一個自殺之路。

美國從1950年一直試探或執行的兩個中國政策,是當時國際社會的普遍認為結束聯合國中持續未能結案的中國代表權之爭而永保中華民國席位的唯一途徑,現在美國宣布放棄了,於是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就這樣被蔣介石推向逃不掉的自殺之路了。

從1950到1971前後21年的時間中,蔣介石堅持漢賊不兩立,堅持非圓大中國統治者的大夢不可而發動的瘋狂外交自殺行動。(圖片摘自網路)

兩次蒙古入聯風暴中,他所謂的什麼漢賊不兩立等等,就當時世界的潮流看來,不過是他懷抱瘋狂的大漢帝國主義容不得弱小民族脫離自己魔掌宰制而自決獨立而已。對照他痛斥的「萬惡共匪」都不敢妄言要統一的蒙古國,不容許蒙古獨立入聯來看,他的狂妄程度真是可驚。

從1950到1971前後21年的時間中,蔣介石堅持漢賊不兩立,堅持非圓大中國統治者的大夢不可而發動的瘋狂外交自殺行動,1955和1961兩次的否決蒙古入聯鬧劇只是其中一部份而已。蔣介石前後用了21年漫長歲月拚命地,層出不窮地演出許多多的鬧劇,而其意義其實是在認真為中華民國的外交挖墳墓;相對的,美國也用了同樣長的時間辛苦萬分地阻擋他繼續為自己挖墓,然而到了1971年,墳墓終於挖好了,這時蔣介石突然不想跳進去了,但是累壞了的美國和反感透了的西方世界終於放手讓尼克森和季辛吉不費吹灰之力地就把他推進他自己挖好的墳墓中了。

如今國民黨人士居然搬出蔣介石時代有艾森豪、尼克森訪台要把今天民進黨的外交比下去。真是怎麼那麼敢?真相豈不是由於蔣的瘋狂,不斷任意揮霍台灣的外交資源,不斷地對抗國際潮流、不斷拒絕國際友邦的苦心安排,不斷地拒絕被世界推到台灣前面的機會,中華民國的外交才在1971年一夕崩盤?才會到蔣經國時代,中華民國邦交國只剩20幾個,而且大部分都是迷你小國?才會如今台美關係雖然持續上升,但距離正常國家間的關係仍然還有非常遙遠的距離?

無論如何,必須提醒的是,如今任何台美關係的改善,其實都只是在逐漸修補兩蔣時代被摧殘到不忍卒睹的敗破局面而已!

※作者為前民進黨立委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