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是土耳其的私產,而是全世界的遺產」!聖索菲亞博物館變回清真寺 基督徒與史學家擔憂千年馬賽克壁畫去留

王穎芝

土耳其最高行政法院10日宣布,該國千年建築「聖索菲亞博物館」將改回清真寺用途,總統艾爾多安迫不及待下令將開放穆斯林參拜。聖索菲亞博物館為全球最負盛名的世界文化遺產之一,見證一千多年來的基督教與伊斯蘭文明交匯,土耳其此舉也讓鄰近歐洲國家、全球宗教界與歷史學界大表擔憂,唯恐博物館牆上的大批馬賽克藝術人像遭破壞。

從博物館改回清真寺

聖索菲亞博物館(Hagia Sophia/Ayasofya)曾是東正教(Orthodox)最高殿堂,西元6世紀由拜占庭帝國(Byzantine)查士丁尼一世(Justinian I)下令建造於首都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1453年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攻陷君士坦丁堡,蘇丹穆罕默德二世(Fatih Sultan Mehmet II)將地名改為伊斯坦堡(Istanbul),又把聖索菲亞大教堂改建為清真寺。直到1930年代土耳其共和國成立,追求政教分離的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urk)才將它改為博物館,此後聖索菲亞一直肩負兩大宗教和平共處的象徵,亦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UNESCO)世界文化遺產。

早在2005年,土耳其宗教團體就向最高行政法院「國務委員會」(Council of State)提出請願,主張聖索菲亞屬於蘇丹穆罕默德二世所興建,原本就是當作清真寺用途,而凱末爾的命令無效,國務委員會也在10日正式裁決將博物館改回清真寺。

2020年7月10日,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下令將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改回清真寺用途。(AP)
2020年7月10日,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下令將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改回清真寺用途。(AP)

2020年7月10日,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下令將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改回清真寺用途。(AP)

法院判決出爐沒過幾分鐘,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立刻下令,將聖索菲亞的管轄權從文化部移給總統府宗教事務總署(Presidency of Religious Affairs),並宣布將在7月24日開放穆斯林信眾進入參拜。但艾爾多安的發言人卡林(Ibrahim Kalin )表示,聖索菲亞不會禁止遊客,更不會影響到非穆斯林參觀者的權益。

他告訴土國官方媒體安納杜魯新聞社(Anadolu Agency):「開放聖索菲亞讓人禮拜,不代表拒國內外遊客於門外。」

矗立於伊斯坦堡逾1500年的聖索菲亞博物館是土國不可錯過的景點,不僅因為其結合拜占庭與伊斯蘭式工法、影響世界藝術演進的宏偉風貌,也因為它象徵東西文明碰撞的歷史。每年至少有數百萬遊客造訪聖索菲亞,也為國家帶來可觀收入,但改為清真寺後,遊客就不須支付門票費用。艾爾多安下令後不久,已有大批民眾聚集在館外禮拜。

2020年7月10日,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下令將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改回清真寺用途,圖為在館外禮拜的穆斯林信眾。(AP)
2020年7月10日,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下令將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改回清真寺用途,圖為在館外禮拜的穆斯林信眾。(AP)

2020年7月10日,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下令將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改回清真寺用途,圖為在館外禮拜的穆斯林信眾。(AP)

宗教與文化界譴責

UNESCO表示,對土國的決定感到「非常遺憾」,並呼籲安卡拉當局暫停動作「開放對話」。UNESCO文化事務副秘書長歐同─拉米雷斯(Ernesto Ottone-Ramirez)曾表示,改動博物館需要更廣泛的認同,聯合國已經去信土耳其詢問,但未收到任何回覆。

希臘正教會也譴責此舉,希臘的正教徒人口超過9百萬,並視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Ecumenical Patriarch)為精神領袖。希臘文化體育部長曼多尼(Lina Mendoni)批評土耳其「公然挑釁世界文明」,也批評土國司法判決完全沒有獨立性可言。

她直言:「艾爾多安總統展現的民族主義,已讓他的國家倒退至西元6世紀。」

土耳其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2020年7月10日,總統艾爾多安下令將博物館改回清真寺用途。(AP)
土耳其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2020年7月10日,總統艾爾多安下令將博物館改回清真寺用途。(AP)

土耳其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2020年7月10日,總統艾爾多安下令將博物館改回清真寺用途。(AP)

「現代征服者」重掌聖索菲亞?

BBC報導,艾爾多安近年不斷強化伊斯蘭主義與民族主義論述,將自己塑造成「現代征服者」,能帶領土耳其民族回到光榮時代。他也將聖索菲亞的地位轉換視為純粹「內政」,批評所有評論此事的外國政府或學者是在「侵害土耳其主權」。

許多土耳其人都認為,改變地位與否完全是國內事務,就連反對改建的老牌世俗派政黨「共和人民黨」(CHP)都認為國際勢力不該涉入。今年5月,艾爾多安還公開在電視上批評希臘:「膽敢叫我們不要改建聖索菲亞,是你們在統治土耳其,還是我們?」

亦有觀點認為,由於土耳其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防疫表現不佳,經濟又遭到嚴重損衝擊,獨攬大權的艾爾多安為了轉移輿論壓力,才會選擇大眾心中的神聖象徵聖索菲亞來大做文章。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聖索菲亞未來的使用方式目前還未確定,艾爾多安可能只想在裡面主持重大節日的禮拜,例如每年5月29日的「伊斯坦堡征服日」(İstanbul'un Fethi)。但他的伊斯蘭主義支持者可能希望常態性開放該館。

2020年7月10日,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下令將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改回清真寺用途,外面守候的穆斯林信眾歡呼。(AP)
2020年7月10日,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下令將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改回清真寺用途,外面守候的穆斯林信眾歡呼。(AP)

2020年7月10日,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下令將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改回清真寺用途,外面守候的穆斯林信眾歡呼。(AP)

千年人像壁畫處境堪憂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許多歷史學家與藝術專家都表明,擔心聖索菲亞建物上的大批馬賽克聖像遭遇不測。

倫敦格林威治大學(University of Greenwich)歷史系講師塔博特(Michael Talbot)表示:「他們要不要拿來當成清真寺,老實說我都不在乎,令人擔憂的是裡面的藝術史蹟,那不是土耳其的私產,而是全世界的遺產。」

在拜占庭帝國時期,聖索菲亞教堂是君王加冕儀式所在地,層層挑高的穹頂、迴廊、牆壁與窗戶拱口上,繪滿了與基督宗教故事或拜占庭帝國有關的人像壁畫,其中不少以馬賽克磚拼貼構成,在宗教與藝術史上都是不可多得的珍貴紀錄。聖索菲亞落成後命運頗為多舛,除了多次歷經地震、火災等意外,13世紀初十字軍(crusaders)東征君士坦丁堡時也被大肆劫掠、破壞。

土耳其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西南大門馬賽克壁畫中,查士丁尼一世和君士坦丁一世伴在聖母和聖嬰兩側。(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土耳其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西南大門馬賽克壁畫中,查士丁尼一世和君士坦丁一世伴在聖母和聖嬰兩側。(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土耳其聖索菲亞教堂博物館,西南大門馬賽克壁畫中,查士丁尼一世和君士坦丁一世伴在聖母和聖嬰兩側。(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453年,蘇丹穆罕默德二世攻陷君士坦丁堡,立刻將聖索菲亞改為清真寺,他動用大量工人與資金,把殘破不堪的教堂一一修補,並陸續增添喚拜樓等伊斯蘭式裝飾,但他並未大幅破壞教堂原有壁畫,而是以石膏塗抹掩蓋起來,因為伊斯蘭教不允許崇拜人像。直到凱末爾下令改為博物館,工匠與文史學家才陸續讓這些壁畫重見天日。

君士坦丁堡與聖索菲亞落入異教徒手中,標誌拜占庭帝國的覆滅與東正教衰微開端,堪稱東正教徒心中永遠的歷史傷痛之一,稱之為「帝國最後的陷落」(The Last Great Siege)。塔博特指出,這種傷動至今從未真正撫平,因此希臘、俄羅斯等正教徒國家才會對土耳其大加批評。

「這就像梵蒂岡的聖伯多祿大殿(St. Peter's Basilica)被改成清真寺一樣,重點是教堂已經不是教堂,而且掌握在另一個競爭宗教的手上,」塔博特說:「這關乎的是東歐人離散史論述的一部份。」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見證東西文明衝突交會!聖索菲亞博物館變回「清真寺」?土耳其最高行政法院將做出關鍵裁決
相關報導》 不滿美國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主權,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大動作:我要把聖索菲亞博物館改為清真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