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看護在台逃跑4094天!資深導演跟拍她6年真實生活,驚見最強大人性:覺得我們都輸了

謝孟穎

「我22歲開始一個人照顧我兒子,不知道逃跑幾天,但移民署算4094天,嚇死人……每天在外面會緊張啊、擔心啊、去哪裡怕被警察抓到,怕生病還是有什麼事情,但現在我感覺,真的,我是成功的。」

為賺錢給家人更好的生活,她隻身在台灣漂泊4094天、父親過世也不敢回家,但當她睽違14年終於回到越南,下飛機第一件事卻是直奔已過世的同鄉家裡,把在台灣募得的捐款交出去──她是范草雲,在台灣曾被以「逃跑外勞」(失聯移工)稱呼的存在,卻在時時刻刻擔憂被警察逮捕的日子裡替同鄉辦過128場告別式、親自送過30個骨灰罈到機場,成為越南移工的「地下社會局」。

許多台灣人看所謂「逃跑外勞」是「非法」、一有相關新聞就極力咒罵,然而資深導演曾文珍長達6年跟拍范草雲真實生活的過程裡,她忍不住嘆:「我覺得我們都輸了,都輸給他們生命力之強韌。」這6年,曾文珍看盡越南移工的辛酸、也看見人性的強大與溫暖,她拍下紀錄片《逃跑的人》,就是盼望提醒台灣人:我們一樣,都是「人」。

「選這路,沒什麼好處…」22歲成單親媽媽、為養家選擇逃跑 她被雇主欠薪、被阿公性騷擾又恐嚇「叫警察來抓妳」

「我逃跑的時候有寫一個信給他們,我說,我真的對不起,我不想逃跑,我不知道去哪裡……但我如果沒有逃跑,我回去沒有錢,來這邊3年賺的錢剛好給仲介公司跟弟弟生病,如果回越南,3年來1塊錢都沒有。

過去對「逃跑外勞」了解多少,《逃跑的人》導演曾文珍坦言,真的是一無所知,頂多在新聞看到會困惑:為什麼要逃?但2011年曾文珍在昔日《四方報》認識當時兼職文字記者的范草雲、畫畫投稿的陳維興,一個是因為雇主不續聘而逃跑、一個是因為工作斷指被老闆拋棄而逃跑,曾文珍開始知道移工之所以逃跑的原因很多,也開始拍攝《逃跑的人》,記錄這一切。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范草雲在22歲那年成為單親媽媽,2004年付了8000元美金的仲介費到台灣家庭做看護、照顧一名80歲阿嬤,未料3年後雇主決定不續聘,那時范草雲還沒開始賺到錢,為了養家只能選擇逃跑(曜演影視提供)

范草雲曾在18歲赴俄羅斯工作、22歲生下孩子,沒想到孩子的父親不跟她回越南、在當地與另一名女子結婚,范草雲在22歲那年成為單親媽媽。2004年,范草雲付了8000元美金的仲介費到台灣家庭做看護、照顧一名80歲阿嬤,未料3年後雇主決定不續聘,那時范草雲還沒開始賺到錢,為了養家只能選擇逃跑、滯留台灣四處找工作,就成了所謂「逃跑外勞」。

「如果他們再請我回來,我不會跑,我不會變這樣。」曾文珍請范草雲帶路去前雇主家附近看看時,范草雲在計程車上哽咽說著。

儘管雇主對范草雲不好、生病會被強迫工作,曾文珍說,范草雲很喜歡阿嬤,對選擇逃跑這事還是充滿愧疚──那一天范草雲跟阿嬤說「要出去玩」,阿嬤還塞錢給她、要她玩開心一點,卻沒想到她要逃跑;在那之後,范草雲還是時時刻刻掛心阿嬤的狀況,跟曾文珍回雇主家附近時也設法跟鄰居打聽,結果得知阿嬤過世了:「她很難過,一直哭、一直哭……」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如果不是因為賺不到錢、工作條件不佳、或他真的沒有工作機會,他不會選到這路──選這路沒什麼好處,沒健保、沒有住的地方,憑你能力真的可以在台灣繼續工作嗎?有些人真的可以,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的。」(曜演影視提供)

選擇逃跑不只要面對愧疚感,更迫切的是現實生存問題,曾文珍說:「如果不是因為賺不到錢、工作條件不佳、或他真的沒有工作機會,他不會選到這路──選這路沒什麼好處,沒健保、沒有住的地方,憑你能力真的可以在台灣繼續工作嗎?有些人真的可以,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的。」

逃跑後的范草雲做過粗工、小吃店、大樓清潔,只要能賺錢她什麼都願意做、當時瘦小身材也要扛一包50公斤的水泥,但最辛苦的還是:「睡覺一直夢到警察抓我。」曾文珍沒拍到的是,逃跑前期范草雲曾在工地遭遇警察臨檢、鑽進大塑膠桶裡才躲過,也曾被雇主惡意欠薪,去討薪水時遭反嗆:「如果要,我叫警察來抓妳!」甚至曾有一位雇主阿公深夜強行抱住范草雲,問「要不要做我女朋友,一個月給妳3000」,范草雲不從,阿公又放話:「妳不做我女朋友,我打電話叫警察來抓妳!」

被警察抓到就會被送回越南,就等於一切辛苦都白費、等於無法再賺錢照顧家人,當逃跑的身份被雇主吃定,他們無力反抗、只能一逃再逃,范草雲也是逃過好幾次才學會反擊:「要告我就去告,你雇用我,你也是犯法!」

飄泊8年終於遇到溫暖雇主、伴她走癌末最後一程:沒有感覺到大姐是外人,都想到她是自己的家人

從逃跑的那天開始,范草雲就註定無法回家、一回去就無法再來台灣賺錢,曾文珍開始拍攝那時,她已長達8年沒有回越南。「想家嗎?」「很想,可是沒辦法。」2012年的范草雲在片中淡淡說。或許算幸運的是,當時范草雲雖然無法回家,卻在台灣碰到一位真心相待的雇主,癌末的王秀雲大姐。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我真的,現在沒有感覺到大姐是外人,都想到她是自己的家人。」「對,就她那句話,增強我很大的動力,她說會負責我到底,這句話真的給我非常大的力量……」(曜演影視提供)

曾文珍拍攝時,范草雲與王秀雲正在前往高雄的火車上,王秀雲知道范草雲要被拍紀錄片,不只同意曾文珍跟拍,還笑著對鏡頭說:「你要照她照漂亮一點喔,我是附件而已!」談起彼此的相處,她們更說不完──

「我常說,我們相依為命啊!」「我真的,現在沒有感覺到大姐是外人,都想到她是自己的家人。」「對,就她那句話,增強我很大的動力,她說會負責我到底,這句話真的給我非常大的力量……」

「等大姐好起來,我們坐高鐵去,早上去,晚上回來。」在《逃跑的人》裡,范草雲與王秀雲在旗津沙灘笑得燦爛,約定好下次要一起去高雄,無奈王秀雲很快就病情惡化、過世,沒能再去一次高雄,由范草雲協助處理後事。曾文珍說,從王秀雲同意拍攝到病逝只有1個半月的時間,「我很感謝她願意在最後留下這樣的身影,這雇主就是這樣,跟她相依為命。」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范草雲與王秀雲在旗津沙灘笑得燦爛,約定好下次要一起去高雄,無奈王秀雲很快就病情惡化、過世,沒能再去一次高雄,由范草雲協助處理後事(曜演影視提供)

王秀雲是真正跟范草雲「相依為命」,雖然她不知道范草雲的逃跑身份,當她意識到范草雲身體狀況不太好,就溫柔說:「想睡覺就去睡覺、想休息就休息,在我這裡,妳就把這裡當成修生養息的時間。」不只如此,2013年曾文珍要去越南拍攝范草雲家,王秀雲還親自採買各種高級食品,要曾文珍幫忙帶去越南:「大姐是生病狀態,她還要走出去買東西,她沒要草雲買,她私下買!」王秀雲也深知在越南的家人是范草雲最大牽掛,她在醫院甚至說:「如果我真的走掉,我會保祐妳中大樂透。」

同樣類似家人的相處,曾文珍也在另一名越南移工陳維興與他的房東身上看到,那年邁房東收留了斷指後逃離工廠、無處可去的陳維興,陳維興也待房東像自己長輩,知道他有糖尿病生活不方便,打胰島素時也會幫忙。「其實人跟人相處,不就該回到這種相互的扶持嗎?」這是曾文珍6年看盡各種勞工悲歌、「逃跑外勞」各種辛酸外,也見到的人性光明面。

「她終於回到家了,怎麼都還是在做這些事呢?」在台為無數死傷移工募款成「地下社會局」 睽違14年回越南也直奔探視死者家屬

在王秀雲家工作的期間,也讓范草雲開始有時間關心其他越南人在台灣的處境,碰上斷手的、被燒傷的、甚至過世的,范草雲起先是協助轉貼求救訊息、2013年中越發生大水災時在桃園車站幫忙募款,之後更進一步到現場幫忙職災勞工就醫復健、幫忙處理喪事。

「看到我們同鄉弟弟這樣,我沒有做,我的心不安,後來一直做一直做,做到…….唉,不知道怎麼辦……」在台灣這些年,范草雲處理過128場越南人喪禮、親自送30個骨灰罈到機場,幫助的職災勞工更是不計其數,同是逃跑身份的移工阮廷山碰上火燒車意外、全身肌膚燒得面目全非時,范草雲也陪伴著。

2017年12月,蘆竹矽卡工廠宿舍大火釀成移工6死5傷悲劇,移工團體揭露當時有11名越勞住在工廠2樓鐵皮加蓋、發生火警根本無處可逃,曾文珍去過當時6名死者的靈堂,那靈堂就是由范草雲協助搭設,甚至協助家屬與仲介協調賠償金額。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看到我們同鄉弟弟這樣,我沒有做,我的心不安,後來一直做一直做,做到…….唉,不知道怎麼辦……」在台灣這些年,范草雲處理過128場越南人喪禮、親自送30個骨灰罈到機場,幫助的職災勞工更是不計其數(曜演影視提供)

「那天是周日,靈堂有很多越南人,不管是嫁過來的、來工作的都去上香,一直都有人排隊去上香……草雲跟她姐妹就幫忙做些募款,有收錢、登記,把這些錢給家屬。」曾文珍記得那是個很冷的日子,范草雲早上參加12月的國際移民節替越南人擺攤,結束後到榮總探望一位需要骨髓移植的越南孩子,下午又去了矽卡大火案的靈堂,一整天跑不完。

雖然范草雲一直都是逃跑身份、隨時可能被警察抓走,有越南死傷移工在的場合也一定有警察來調查,曾文珍說,范草雲不怕警察,態度鎮定就不會被懷疑。做到後來,甚至也有台灣的計程車司機大力相挺,那司機在桃園跑車、很多客人是移工,知道范草雲在幫助移工,他就提供免費包車載范草雲跑遍台灣,也曾去屏東處理一起越南人的命案。

後來范草雲生病了、嚴重到必須動手術,雖然有同鄉伸出援手、薪水微薄也要掏出數千元給她當生活費,也一些越南同鄉對范草雲名氣不滿、質疑她斂財。在被質疑的情況下,范草雲依然堅持跑遍全台灣,曾文珍也看不下去,勸她多休息、先不要管。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范草雲協助同鄉,是真正做到最後一刻(曜演影視提供)

范草雲協助同鄉是真正做到最後一刻,2018年范草雲向移民署自首、.8月25日搭機回到越南,下了飛機,曾文珍又被感動了。紀錄片沒剪進去的一段是,當曾文珍陪范草雲回越南,行李一卸下,范草雲馬上去一位在台灣過世的女性移工家裡、把在台灣募到的錢交給她家人,晚上又跑一家,隔天又去另一位男性移工陳玉功家裡。

陳玉功也是逃跑身份,2014年為了救溺水的雇主兒子而溺斃,所謂「英勇救人」的事蹟一度登上台灣與越南新聞版面、甚至得到表揚狀,人走了,留在越南的家人生計卻陷入困頓、沒有多少人知道。曾文珍說,范草雲一直惦記著陳玉功的年邁母親、回越南也一定要去看,曾文珍在場看著陳玉功家裡才蓋到一半的房子、哭到眼睛有疾病的老母親,難過的同時,曾文珍也對范草雲的行為感到敬佩:「她終於回到家了,怎麼都還是在做這些事呢?」

「她們像母雞一樣把整個家族包住,我做不到,這麼強大…」14年來強忍辛酸為家人 導演也嘆:我覺得,我們都輸給她了

范草雲在台灣為雇主、為同鄉盡心盡力的同時,當然也沒忘記家人。2013年農曆年間,曾文珍赴越南拍攝范草雲家人,陪他們吃飯、帶禮物祝福,那些禮物不只是給爸爸媽媽兄弟姐妹,還要給舅公舅媽、晚輩、弟弟妹妹的小孩,拍攝團隊幾乎每個人的行李都超重,曾文珍嘆:「我覺得,我們都輸了。」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沒在拍攝時,范草雲的眼淚就流下來,她不敢對家人訴苦,苦的部份只敢跟導演說:「每個人都以為來台灣賺很容易,其實每個人都很辛苦……」(曜演影視提供)

范草雲在機場與拍攝團隊離別時,也請他們幫忙拍攝一段給家人的新年祝福,她穿得美美,對鏡頭笑:「祝福我們全家新年快樂,不用擔心我,我有很多親朋好友幫忙,明年我會回去跟大家一起過年,我來這邊很久了、都習慣了,不用擔心!」但沒在拍攝時,范草雲的眼淚就流下來,她不敢對家人訴苦,苦的部份只敢跟導演說:「每個人都以為來台灣賺很容易,其實每個人都很辛苦……」

最大的遺憾,就是范草雲沒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2013年曾文珍赴越南拍攝時,老父親也知道:「我女兒也想回來,但沒辦法,就是因為家裡經濟狀況……」2015年父親過世時,范草雲只能在房間看視訊裡的父親遺體、哭著「我的爸爸在這邊」,後來到台灣工作的妹妹阿盛說:「他準備走的時候,他很想姐姐,說他等我跟姐姐回家、他不要走,等我跟姐姐回家跟他過生日、爸爸跟媽媽結婚紀念日……他說他等,但現在他不等我們了。」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他準備走的時候,他很想姐姐,說他等我跟姐姐回家、他不要走,等我跟姐姐回家跟他過生日、爸爸跟媽媽結婚紀念日……他說他等,但現在他不等我們了。」(曜演影視提供)

范草雲一直想回家過年,卻也為了養家一直無法回家,曾文珍自認很難做到這樣對家庭的承擔,不只要放棄自己的專業、放棄熱愛的工作、在異鄉打拚賺錢給家人,甚至當小孩都結婚了、開店了、有孫子了,還要擔心:開店經營得下去嗎?孫子怎麼辦?「她們像母雞一樣把整個家族包住,我做不到,這麼強大……我去越南才突然理解,她為什麼這樣子。」曾文珍說。

14年來,范草雲只能跟家人在台灣見面,不只養大兒子、孫子、還付6000美金仲介費讓妹妹來台灣工作又期滿回國,直到2018年才向移民署自首回越南。雖然這過程辛苦、充滿恐懼、生病也只能靠自己,范草雲回首這路,卻也說:「現在我感覺到,真的,我是成功的。」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曾文珍《逃跑的人》畫面(曜演影視提供)

雖然這過程辛苦、充滿恐懼、生病也只能靠自己,范草雲回首這路,卻也說:「現在我感覺到,真的,我是成功的。」(曜演影視提供)

曾文珍說,當《逃跑的人》到學校放映時,她確實曾被問:「導演妳拍逃跑外勞,是不是在幫助犯罪?」當時她反問同學們:「你們看完這片子,有看到他們有做什麼事情犯罪嗎?」曾文珍強調,移工逃跑確實是違反台灣的出入境法規、違反《就業服務法》,但這並不是偷竊、傷人、危害社會治安的刑事犯罪,是「違法」,至於為何違法,范草雲的故事是其中一種原因,如果可以合法待在台灣、如果不是扛著那麼沉重的仲介費,她也不會走上違法之路,這條路並不好走。

或許范草雲的故事是特例,在台灣有更多所謂「逃跑外勞」無法像她一樣成功回越南,可能是在工作途中發生意外、可能被警察追捕到死亡、可能沒賺到錢就被遣送回國,然而曾文珍拍下《逃跑的人》,就是想以范草雲的經歷讓人更認識不同於「犯罪」這樣的標籤,看見這些活生生、甚至堅強無比的,「人」。

《逃跑的人》將於10月18日於「台灣國際女性影展」進行放映,更多場次細節,請參考「逃跑的人」臉書粉絲專頁(連結)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這128個骨灰罈全是「拋棄式勞工」悲歌!她拍下越南移工最痛身影:想給家裡好的生活,怎麼會變這樣?
相關報導》 被5雇主性侵血染床單,檢察官卻質疑「看起來很開心」…揭密外籍看護工求助無門活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