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石油大國的崩潰:近年數萬件漏油事故!委內瑞拉石油業凋敝,海洋生態賠葬

蔡娪嫣

太陽升上加勒比海面,綿延數公里的漏油使海水不再藍,反而像噁心發黃的奶油,看見這場景的漁民岡薩雷斯無奈地說:「很心痛。」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污染加勒比海與鄰國的生態。馬杜洛(Nicolas Maduro)政府態度輕描淡寫,令環保團體相當緊張,當地環團SOSOrinoco發言人伯雷利(Cristina Burelli)表示:「我們擔心的是,他們試圖修復和重啟煉油廠的同時,將導致更多地下輸油管線爆炸,整個管線系統已經腐蝕。」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AP)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AP)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AP)

石油產業搖搖欲墜,恐怕還得賠上環境生態

委內瑞拉石油儲備豐富,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創始國之一,也是全球石油儲備量最高的國家,石油工業過去一支獨秀撐起該國的經濟發展,但無能政府打壞一手好牌,導致該國「窮得只剩下石油」。現任專制總統馬杜洛2013年就任後,國際石油價格幾年間從每桶100美元直接腰斬,國家收入跟著暴跌,再加上一連串不當經濟措施,釀成民不聊生的慘況。

現在委國就連曾經強大的石油工業也瀕臨瓦解。從1990年代查維茲(Hugo Chavez)掌權開始,委國政府一直將國營石油公司「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PDVSA)視為提款機、鞏固政權的重要工具。儘管該國靠著占外匯97%的國營企業石油出口,但政府卻沒有進行適當的煉油基礎設施投資,且為維持對石油公司的掌控,竟開除有經驗的工程師,將政治上可信任的人士安插進去。

管理不善、高層腐敗、油價暴跌,以及美國從2019年實施原油禁運制裁,都對石油產業帶來「核爆級」影響,委國石油產量萎縮至20年前的10%,老舊基礎設施與輸油管線已經不堪使用。馬杜洛政府發現事態危急,派人緊急修理,但《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導,專家警告:「這個失敗的社會主義國家,破裂的輸油管線、鏽跡斑斑的油輪還有搖搖欲墜的煉油廠,正在加劇日益嚴重的生態災難。」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AP)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AP)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AP)

近年發生至少4萬6000次洩漏事故

委國石油工業疏於管理所付出的環境代價,正是漏油。近年來,由於缺少維修設備的技術人才與備用零件,使石油生產鏈整個癱瘓,環境事故也更加普遍。根據非營利組織「委內瑞拉人權教育行動計畫」(Provea)的說法,2010年至2016年期間,PDVSA造成超過4萬6000次原油和其他污染物洩漏。西部的馬拉開波湖(Lake Maracaibo)已變成污染重重的荒地,數百個生鏽破裂的管線使原油不斷滲入湖泊,刺鼻的氣味、漆黑的湖水已經讓當地數百戶漁民失去生計。

委國法爾孔州(Falcón state)西北沿海的漏油危機,起因於當局貿然重啟附近的卡爾東(Cardon)煉油廠,該廠址的海底管線破了大洞。漁民岡薩雷斯(Frank González)指出,海上浮油旁邊還有一個「間歇性噴泉」,這是由於另一條天然氣管線也外洩了,「天然氣洩出的樣子就像是煮沸的鍋子即將爆炸。」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AP)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AP)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AP)

最近一次漏油事故危及到法爾孔州莫羅柯伊(Morrocoy)國家公園的珊瑚礁與稀有海洋生物,該國名校西蒙波力瓦大學(Simon Bolivar University)環境學家克萊恩(Eduardo Klein)估計,有2萬6000多桶原油洩出,蔓延約350平方公里(台北市面積的1.2倍),這是當地20多年來最嚴重的漏油事故。

該國東北部帕里亞灣(Gulf of Paria)一艘生鏽的油輪也被認為是不定時炸彈,它載有130萬桶石油,只要一個小地震就可能會傾覆,造成委國和加勒比海鄰國的環境災難。委國政府沒有承認漏油的根源,上個月發布聲明稱,莫羅柯伊國家公園的動植物未受到破壞。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AP)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AP)

委內瑞拉當局不顧該國石油管線與油井都年久失修的事實,急欲重啟煉油廠、提升石油產量,卻讓漏油事故頻發。(AP)

缺乏煉油能力,卻重啟煉油廠

美國實施原油禁運制裁,加劇了委內瑞拉石油產業的困境。委國煉油廠缺乏處理污油的能力,所以多年來習慣把原油送到美國精煉。禁運迫使委國自食其力,產業專家和石油公司職員告訴《華郵》,現在當局需要儲存禁運下無法售出的多餘原油,也渴望重啟老舊的煉油廠以提高國內燃油產量,但漠視煉油廠壓縮機、渦輪等設備損壞的事實,因此導致最近漏油事故頻發。當地海洋生物學家阿爾瓦雷斯(Julia Alvarez)痛批:「這是一種生態犯罪。」

2020年2月4日,美國總統川普發表國情咨文,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Guaido)獲邀出席(AP)
2020年2月4日,美國總統川普發表國情咨文,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Guaido)獲邀出席(AP)

2020年2月4日,美國總統川普發表國情咨文,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Guaido)獲邀出席(AP)

委內瑞拉國際外交處境艱難,因為馬杜洛與美國支持的「臨時總統」瓜伊多(Juan Guaidó)之間的「兩個總統」爭鬥持續逾一年半,仍僵持不下。瓜伊多去年1月「宣誓就職」,是得到包括美國、巴西、加拿大、歐盟在內約54個國家承認的「臨時總統」,以他為首的反對派堅決不承認2018年不公平的總統大選結果,認定馬杜洛靠著舞弊與鎮壓手段才贏得選舉。

PDVSA證實卡爾東煉油廠最新的漏油事件,並表示海底管線的清理工作正在進行當中。岡薩雷斯其他當地漁民都擔心破壞生計,當地的海豚、鱷魚、海鳥和綠蠵龜種群也可能受到影響。「我們從未見過這麼嚴重的漏油景象。多年來,沒有人來到這邊的煉油廠進行維護。現在事實證明,他們正在放任讓石油污染一切,似乎沒人在乎後果。」岡薩雷斯說道。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譴責川普是個「種族主義牛仔」,整天只會肖想委國的石油。(美聯社)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譴責川普是個「種族主義牛仔」,整天只會肖想委國的石油。(美聯社)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曾譴責川普是個「種族主義牛仔」,整天只會肖想委國的石油。(美聯社)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搜出39顆地雷、28顆未爆彈!非洲巨鼠在柬埔寨拯救無數性命,退休前獲頒「動物勇氣獎」
相關報導》 拿「一中」打壓維基媒體 外交部籲WIPO勿當中國幫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