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李登輝紀實07》老國代最後一齣戲,談價碼獅子大開口

翁文靜

李登輝前總統結束了他98年的風雲一生。

在《新新聞》於1987年創刊之時,李登輝仍是「坐三分之一板凳」的副總統,創刊33年的《新新聞》如實留下了李登輝掌權的完整過程,是李登輝時代的忠實記錄者。

我們特別挑出「李登輝時代」和「後李登輝時代」最關鍵的歷史場景,重新整理刊出。回顧這些文章如同漫遊時光隧道,當年歷史場景躍然重現,這些紀錄留下的細節和氛圍,更能讓我們感受歷史的波瀾壯闊。

請和《新新聞》一起回顧那段台灣風起雲湧的年代,以及這位改領風潮、改變台灣歷史的「民主先生」。

隨著國民黨的憲改方案即將出爐,國民大會的各種「壓力團體」也逐漸浮現。國民黨憲政改革策劃小組召集人李元簇三月十三日起出面分批與國代溝通,仍居國大代表多數的資深代表的意見,已然綜合成幾種聲音。不論是對修憲內容、實質利益或政治前途,各個「壓力團體」各有所圖。面對這些需索的大口,國民黨顯然必須好好敲敲算盤,該不該讓?讓多少?讓步後民進黨和民意的反映如何?著實費思量。

憲研會的存廢是資深國代極為關注的,平均六、七十歲以上的這些老人家,一旦退職便失去舞台,所以莫不希望能保留憲研會。東北的齊濟代表更別出心裁,認為可以成立財團法人基金會性質的機構,扮演吸納各國會退職人士的場所。

國大名額關心焦點

在李元簇和資深國代的溝通座談中,全國不分區代表名額的比例,和憲研會的存廢,幾乎是多數資深代表的共同心聲。對普遍存有大中國情結的資深代表而言,只有確立高額度的全國不分區代表名額,並且代表全中國各省的意義,他們交棒才交得安心。

對於國民黨憲改小組原訂的五分之一全國不分區名額,相當比例的資深國代表示太少,認為將失去法統的代表性,因而要求提高為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在這種壓力之下,國民黨中央已有意改變原先五分之一的決定,甚至可能提高到三分之一。

然而,前些時日兩黨高階進行的憲改協調中,民進黨方面即對國大代表名額過多表示異議,如果國民黨向資深國代退讓,勢必得負擔民進黨反彈的後果。而將來面對資深代表爭取被列為全國不分區代表的要求,又將頭痛萬分。

憲研會的存廢是資深國代極為關注的,平均六、七十歲以上的這些老人家,一旦退職便失去舞台,所以莫不希望能保留憲研會。東北的齊濟代表更別出心裁,認為可以成立財團法人基金會性質的機構,扮演吸納各國會退職人士的場所。

在憲改小組的初步決定中,廢除憲研會幾乎是一致的想法,然而在資深代表的壓力下,據一位瞭解內情的人士透露,國大黨部書記長謝隆盛曾向增額代表王應傑、石瓊文、周勝彥等表示,他將向李登輝總統反映並建議繼續設立憲研會,他表示設置憲研會對李登輝總統有好處,可以集中吸納異議的聲音,希望增額代表將來能支持此一提案。

增額國代政治生命如何延續?有人提出「提名參選二屆國代」等方式,但未獲黨中央回應。(新新聞資料照)
增額國代政治生命如何延續?有人提出「提名參選二屆國代」等方式,但未獲黨中央回應。(新新聞資料照)

增額國代政治生命如何延續?有人提出「提名參選二屆國代」等方式,但未獲黨中央回應。(新新聞資料照)

僑界反彈趨於行動

對於繼續設置憲研會,增額代表大多表示無法贊同,石瓊文等人則表示將來「我們不表示意見,不出面反對就好了」,而憲研會設置的問題據瞭解已幾乎成為定局,但是將來後遺症必然不少,如果在臨時會中經由修憲途徑設立,成為合法機構,就必須編列預算。資深代表希望保留這個舞台做為表演空間,除表面的貢獻智慧外,每個月尚可支領集會費,這筆龐大開銷勢必備受爭議。

最近國民大會中最明顯的「壓力團體」,顯然是關心僑選制度變革的兩廣及福建代表。依照國民黨的憲改方案,國代將選出二十位僑界代表,立委則為六位,監委甚至完全取消,選舉方式也由從前的遴選改為政黨比例代表制,削減了僑團過去對選舉的影響力。名額的減少和選舉方式的改變,在海外的僑團引起反彈,特別以老僑居多。

僑界的反彈甚至已趨於行動化,對郝柏村院長和蔣彥士秘書長進行「遊說」。三月十三日梁永燊等二十多位港澳僑團代表晉見郝柏村時,即向郝柏村反映憲改規畫的僑界名額太少,恐怕將無法爭取僑界的向心力。而以僑選立委組成的「環球會」也於三月十四日求見蔣彥士,表達反對憲改策畫小組大幅減少僑界立委、國大名額及廢除監委名額的做法是剝奪僑民參政權,違反憲法的看法。當天下午並面見郝柏村,企圖尋求翻案的可能。

這波爭取僑界名額的動作,顯然是一氣呵成的造勢行動,三月十五日僑聯總會、華僑協會等華僑團體召開群眾大會,向國民黨抗議憲改方案剝奪僑胞的參政權:這一連三天的動作,形成一股壓力,這股力幾乎已和國大的兩廣、福建代表合流,廣東省意見領袖高信、梁子衡都表示支持。

曾經一度被視為國大最大搗蛋團體的「護憲會」,由於曝光太早,過早形成焦點,給予國大黨部加以「疏通」的時間,經過一段時日的化解後,護憲會影響力逐漸耗弱中。

兩廣動向舉足輕重

兩廣代表由於語言的獨特性及地域的特質,一向極為團結,而且在國大中人數頗眾,海外僑界中兩廣人士亦占多數,這些因素都使得兩廣代表的動向舉足輕重。三月十四日李登輝總統曾召見高信,可能即與僑界和兩廣代表動作頻頻有關,但無法獲得證實。

不論是在與李元簇的溝通中,爭取僑選民額或參與華僑團體的爭取行動,兩廣代表的動向都值得注意。雖然被發表為總統府資政,被視為具安撫性質,但高信對國民黨的憲改方案仍持反對態度。而其他的兩廣代表人物毛松年、梁子衡、陳子誠等對憲改方案也有意見,這些人在兩廣代表間有一定的影響力。

目前盛傳這些包括兩廣代表重量級人物薛岳及高信、梁子衡等人可能以缺席來消極抵制,這將會影響一半以上的兩廣國代,無疑是臨時會的一半隱憂。而兩廣代表、僑選立委及華僑團體串連而形成的壓力,是否已對黨中央構成「威脅」,而影響僑選制度和名額的變革,則目前尚未可得知。

曾經一度被視為國大最大搗蛋團體的「護憲會」,由於曝光太早,過早形成焦點,給予國大黨部加以「疏通」的時間,經過一段時日的化解後,護憲會影響力逐漸耗弱中,而國大黨部也釋出護憲會核心人士有被收編嫌疑的消息,因而使得王會全、邱增鑑、華壽崧為首的護憲會聲勢大受影響,目前連署的修憲案成績並不樂觀。

而其用以抗退的修憲條文,規定第一屆國民大會的任期,至第二屆國代選出集會後止,聲勢已大不如前,是否仍具談判籌碼,有待觀察。

補足差額幾近敲詐

長久以來習於依附國民黨的民社黨、青年黨、中國青年黨的資深國代,眼見著未來的國代選舉,在區域代表選舉他們沒本錢選,在全國不分區代表按政黨比例代表制選,他們就沒資格被納入的情況下,也將於三月十七日聚會共商大計,以爭取全國不分區代表名額,否則這些黨馬上面臨「絕種」的危機。目前民社黨、青年黨、中國青年黨的國大約四、五十名,對於他們所提的要求,國民黨方面不可能接受,卻又不能不在意。

各有所圖的「壓力團體」動作頻頻,而要錢的也不落人後。要求補足退職金的資深國代頻頻向國大黨部書記長謝隆盛、副書記長陳川施壓。三月十一日陳川在中央黨部的一項會議中,談到國民大會第二次臨時會召開前的一些問題,曾提及兼職代表退職,退職金無法領取滿基數者如何解決的問題。

這個問題主要是因資深代表中有部份人士曾兼任軍公教人員居齡退休,已依法領過退休金,在中央民代退職條例制訂後,曾領過退休金的資深國代,其退職金基數是自其軍公教人員退休後算起,如果要補足差額,每個代表可能需要一、兩百萬元,所需要的資金極為龐大:退職條例通過後,國大黨部副書記長楊公邁等資深代表曾提過此事,但因為金額過於龐大,國民黨中央沒有答應。

在臨時會召開前夕,再度將此一問題搬上檯面來,難脫趁機要脅之意。三月十二日國大秘書處即以電話展開調查,統計曾兼任軍公教人員領取過退休金,而要補足退職金的人數,人數約在一○五人左右。三月十四日中央黨部則召集國大黨部、行政院人事行政局、銓敘部相關官員進行研究。由於此事相關的代表高達一百餘位。甚至如國大秘書長朱士烈、國大黨部副書記長楊公邁等皆包括在內、臨時會召開在即,是否將成為變數,也甚受中央關切,頗為棘手。

據透露,對於部分調皮搗蛋的資深代表,甚至考慮用一、兩百萬元加以安撫。如果形成吵的人就有糖吃的場面,那麼所有的人都會來吵,這種場面就無法收拾了,國民黨得先衡量狀況,不能一味迎合資深立委的要求。

國大黨部無力招架

這筆補足差額的款項高達一、兩億元以上,如果要編列政府預算支付,光立法院這一關就很難度過,何況是民意的反彈。而由國民黨自行吸收,對國民黨也是一大負擔,而且此一補足退職金的要求幾近敲詐。多位資深國代即指責國大黨部變相行賄,對於部份資深國大要脅訛詐的手法深表不恥。國民黨勢必要精打算盤,如果因為補足一百餘位資深代表退職金,反而引起三、四百位資深代表反彈,是否划得來。而且如此做破壞了公平性,豈有在退休金領了一段時日後,幣值已然不同,竟可退回原領錢數,而補足一、兩百萬退職金的道理。

國大黨部面臨部份資深代表這種金錢勒索,隨即展開瞭解研究,幾乎成了慣性反應,毫無招架餘地,花錢了事似乎成為解決事情的辦法,例如國大黨部也決定將勸導目前生病、身體健康較差、臥病在床行動不良的資深國代辦理退職,黨部將補給四月到十二月的公費,將近一百萬元。據透露對於部分調皮搗蛋的資深代表,甚至考慮用一、兩百萬元加以安撫。如果形成吵的人就有糖吃的場面,那麼所有的人都會來吵,這種場面就無法收拾了,國民黨得先衡量狀況,不能一味迎合資深立委的要求。

相對於中央對資深國代的予取予求,一種厚此薄彼的怨忿心態,普遍瀰漫於增額國代間,儘管增額代表對自己政治前途的疑慮情緒,早已流露於外,但黨中央始終未曾予以安撫。三月十四日增額代表為主的台聯會黨團會議中,出席的四十位左右增額國代便大吐苦水。

相對於中央對資深國代的予取予求,一種厚此薄彼的怨忿心態普遍瀰漫在增額國代之間。(新新聞資料照)
相對於中央對資深國代的予取予求,一種厚此薄彼的怨忿心態普遍瀰漫在增額國代之間。(新新聞資料照)

相對於中央對資深國代的予取予求,一種厚此薄彼的怨忿心態普遍瀰漫在增額國代之間。(新新聞資料照)

增額代表強烈不滿

稍早時,曾有一些增額代表聚會研商談判的底線,希望能夠開放監委直接選舉,一位增額國代表示,如果監委開放直接選舉,將於八十一年底舉行,屆時正是現任增額國代任滿時,增額國代銜接得上,政治生命可以延續。另外要求將八十名增額國代列於第二屆國代總額四○二名內,對現任增額國代有所保障。

在三月十四日增額代表的台聯會黨團會議中,增額代表紛紛表達不滿之意,認為黨中央不應對資深代表讓步太多,卻對增額代表不理不睬。同時對由李元簇前來溝通感到不滿,認為李元簇和國民大會沒有淵源。

雖然國大黨部副書記長陳川也曾向黨部分折反映增額國代政治生命延續如何補救的問題,提出「提名參選二屆國代」、「任滿提名改選其他公職」、「安排至適當之政府機構任職」等方式,但是並沒有獲得黨中央任何回應。而多數增額國代對這些方式都沒有信心,認為頂多又是黨中央玩弄增額代表的手法。

一位代表指出如果今年選舉,國民黨勝利了,黨的秘書長、組工會主任都會升官,屆時找誰去兌現提名或安排轉任的承諾,如果選輸了,這些人都下台,那更找不到人兌現支票。這位增額代表更以八次大會為例,當時的組工會主任蕭萬長也曾給增額國代某些承諾,但八次大會後蕭萬長隨即轉任經濟部長,這些承諾就無法兌現了。

在三月十四日增額代表的台聯會黨團會議中,增額代表紛紛表達不滿之意,認為黨中央不應對資深代表讓步太多,卻對增額代表不理不睬。同時對由李元簇前來溝通感到不滿,認為李元簇和國民大會沒有淵源。這次會議某種程度上,稱得上是在與李元簇溝通前,增額代表劃一口徑的誓師典禮。會中增額代表一度提出有意於三月十六日的溝通會議中,在李元簇致完詞後,全體增額代表保持緘默,拒絕發言,枯坐十分鐘後散會。由此可見增額國代濃厚的不滿之情。

修憲變數暗潮洶湧

增額國代的談判條件,大抵不外期中選舉,讓現任增額國代能延續政治生命,或監察委員開放直接選舉,讓增額國代有新的出路,但數位增額代表表示在臨時會中,他們不會對自己的前途做任何提案,一切看黨部的誠意,如果不滿意那就消極抵制,讓老代表自己去開會好了。

在臨時會召開前夕,各種壓力團體的動作和意向已然涇渭分明,國民黨面對這些陸續冒出來的問題,必得有番考量。而何者可讓,何者該堅持,都將考驗國民黨的智慧。儘管目前黨中央和國大黨部都刻意在澄清諸如退職金的補足差額並非國大要錢又要權,然而補足差額,退回原退休金的方式確實有待商榷,亦必須考慮民意的成本。

當家的國民黨要解決四十年的包袱,確實相當為難,難免順了姑情,逆了嫂意。但是這也是讓國民黨展現其修憲改革誠意的機會,如果仍存著便宜行事的心理,和稀泥般過去,那麼未來修憲的變數恐怕更是暗潮洶湧,民進黨和民意都在監督著,國民黨在衡量對各壓力團體讓步與否時,恐怕要更加謹慎些。(原文刊登於《新新聞》210期)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新新聞.李登輝紀實03》李登輝第一年的成績單
相關報導》 新新聞.李登輝紀實02》李登輝的10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