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世越號:南韓人民目睹船隻被政府拋棄救援 治癒集體創傷之路漫漫

蔡娪嫣

2020第27屆女性影展16日將在光點華山電影館開跑,片單之一的紀錄片電影《再見世越號》(Yellow Ribbon,당신의사월),是2019年世越號沉沒5周年之際於南韓上映的療癒之作。導演朱炫淑透過回顧5位市民在事發當天清晨的記憶,揭開世越號事件對整個大韓民族造成的傷疤,並且記錄他們是如何找到,以自己的方式開啟療癒創傷的契機。

「原以為全員會獲救,但這根本是謊言,到底為什麼沒救出一個人?」

2014年4月16日早上8時48分,搭載476人的南韓客輪「世越號」自仁川港開往濟州島途中,突然急速右轉,一聲巨響後,傾斜的船身開始下沉入海。求救訊號發出之後,全南韓社會都在關注搜救狀況,一開始人們很放心,認為沉船意外肯定會全員獲救,不料最終卻造成304人罹難,5人至今仍下落不明的悲劇,多數逝去的人是來自安山市檀園高中參加畢業旅行的師生。

南韓緊急插播事故的新聞媒體,不斷播送稱「朴槿惠總統指示全力搜救」、「青瓦台指示救援」,媒體更錯誤報導稱「船上全員已獲救」,讓民眾陷入了虛假謊言帶來的安全感之中。

事實是,世越號在10時30分左右,已經整艘船隻沉入海中,除了先前自行爬出船外的167人之外,剩下的304名乘客最後都葬身海底,罹難者沒有做錯任何事,他們只是聽從海警指示「穿上救生衣,等待救援」,結果卻等來了死亡。

全國人無助目睹悲劇發生

案發現場附近的漁民李玉榮(Lee Ok-young,音譯)是第一個發現「不對勁」的一般民眾,當全國媒體播報稱「全員獲救」,他駛向世越號時,卻能看見受困人員在船艙內的身影。事實上,許多從沉船中逃出的倖存者,都是被善心漁船所救援,南韓海岸警衛隊直到40分鐘後才露面。

在黃金救援時間內,政府潛水員以海象險峻為由,拖延下水救援時間,同時禁止80位民間潛水員下去搶救,海警也拒絕漁船和攜帶潛水設備的民間人士下海救人。電影《再見世越號》裡,李玉榮表示,4月16日之後的某一天,他在打撈海藻養殖的繩索時,發現一名學生的屍體。

每個經歷過當天上午的南韓人,都能清楚回想起他們作為旁觀者在岸邊注視的無助感,所有國民都堅信會救出乘客,沒有人預料會悲劇會在面前發生。「全國人民目睹船隻沉沒,我們就像無力的旁觀者」,電影《再見世越號》裡,青瓦台附近一間咖啡店的老闆朴哲佑(Park Cheol-woo,音譯)受訪表示,許多像他一樣的普通民眾陷入民族集體創傷困境,好幾年了,很多人仍在尋找方法治癒自己。

資料照。世越號船難四周年。(美聯社)
資料照。世越號船難四周年。(美聯社)

資料照。世越號船難四周年。(美聯社)

罹難者家屬槓上政府

世越號沉沒造成深遠政治影響,時任總統朴槿惠在危機時刻缺席,直到4月16日當天下午5時,距離世越號發出緊急訊號,已超過7個小時,她才第一次露面。罹難者家屬自隔日起展開集體抗議,要求政府出面說明,給個公道,在寒冷的春季夜晚,他們每人低垂著頭行經青瓦台,即使什麼話也不說,那低迷的沉痛氛圍,也足以讓旁觀的人落淚。

咖啡店店長朴哲佑與人權教育者鄭朱妍(Jung Ju-yeon,音譯)即是在此情況下,加入幫助罹難者家屬的行列,前者準備許多熱水與食物給示威者,後者則選擇與家屬一起坐在道路邊,看他們拿出手機照片,談論自己的孩子生前是多麼乖巧可愛。

罹難者家屬也正以自己的方式走出悲痛,他們組織出面抗議,也因此認識了更多朋友,在許多抗議場合中,可以看見他們偶爾放下喪子之痛,難得地笑著聊天,一位總是在脖子上戴女兒學生證的父親,即是這樣一邊抗議,一邊緬懷,一邊活下去。

鄭朱妍說,然而一旦有一般人路過示威者的攤位,家屬們就會立刻沉默,「有一些大嬸或老奶奶,會很誇張地看著我們說『唉唷,可憐喔!』」。她還表示,某些路人甚至不能接受罹難者家屬微笑,否則家屬就不是他們心中的完美受害者。

資料照。世越號船難四周年。(美聯社)
資料照。世越號船難四周年。(美聯社)

資料照。世越號船難四周年。(美聯社)

社會對罹難者的痛苦感到「厭煩」

然而政府與支持執政黨的媒體,卻試圖在南韓人的日常生活中抹去此事。世越號船難被定調為「交通事故」,保守派媒體拿罹難者家屬的私生活大作文章,稱其中一位主張政府賠償的家屬,事實上已經與妻小離異;當罹難者家屬憤而絕食抗議,保守派媒體竟刻意在絕食者面前訂披薩等美食來飽食一頓。國家與媒體機器的運作之下,導致真相不但沒有大白,還讓痛苦的受害者不敢發聲。

2014年至2015年期間,南韓社會對於世越號罹難者家屬的觀感越來越「差」,咖啡店店長朴哲佑指出:「有些人看得煩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支持家屬的人們也陷入沉默螺旋裡,他們怕自己支持的立場受到嘲諷。於此同時,罹難者家屬的抗議遭到暴力鎮壓,2015年4月18日,首爾市出動約1萬3000名鎮暴警察,動用強力水柱與辣椒水驅散群眾,大約90位民眾受傷或遭到逮捕。

世越號的失蹤者搜尋作業,目前仍在進行中。(美聯社)
世越號的失蹤者搜尋作業,目前仍在進行中。(美聯社)

世越號的失蹤者搜尋作業,目前仍在進行中。(美聯社)

在真相大白之前

南韓政府在世越號事件初期毫無所作為是事實,「朴槿惠失蹤7小時」加劇普羅大眾對朴槿惠政府的不信任與不滿,這顆由世越號沉沒而種下的遠因,最終在2016年朴槿惠爆發密友崔順實干政案時,而徹底拉下朴槿惠政府。

南韓公眾緬懷世越號、為罹難學生忿恨不平的情緒,重現於2016年末與2017年初抗議朴槿惠的萬人燭光晚會中。現場處處可見的黃絲帶,是人們從未遺忘的象徵。但是受訪者向導演指出,直到政權轉移的現在,目睹世越號悲劇的無助感並沒有消失,因為還有太多未解之謎,人們需要與真相和解,才能放下。

在電影的最後,鏡頭帶向南韓街頭,黃絲帶仍被幾乎每個店家所張貼,它既是民族創傷的證明,也是治愈受傷人們的標誌,同時是「努力不遺忘歷史」的意義,集體記憶的傷口終有一天會痊癒,但就算放下,也不會輕易忘記。

2014年4月16日沉沒、奪走304人性命的南韓渡輪世越號,已經被打撈出水(AP)
2014年4月16日沉沒、奪走304人性命的南韓渡輪世越號,已經被打撈出水(AP)

2014年4月16日沉沒、奪走304人性命的南韓渡輪世越號,已經被打撈出水(AP)

認識《再見世越號》導演

朱炫淑(Ju Hyunsook)生於1972年,於韓國藝術綜合大學主修紀錄片,自2004年創作至今,累積作品包含《精彩女孩》(멋진 그녀들,2007年)、《需要你》(니가 필요해,2014年)。《再見世越號》為她的最新作品,亦受邀至2019釜山影展放映。

《再見世越號》將於10月19日於「台灣國際女性影展」進行放映,更多場次細節,請參考官網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終止新冠肺炎大流行只能仰賴群體免疫? 譚德賽警告:科學和倫理層面都有問題
相關報導》 解析》天團也難逃「辱華」審查!BTS籲銘記韓戰犧牲 為何惹中國小粉紅痛批、三星急撤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