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尋求庇護的維吾爾人 馬來西亞表態:中國要求也不遣返

簡恒宇

面對中國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穆斯林國家不但集體沉默,沙烏地阿拉伯、巴基斯坦、埃及等穆斯林大國,更加入肯定中國新疆政策的連署行列,不過香港英文媒體《南華早報》15日指出,馬來西亞總理府部長尤索夫先前書面回覆國會議員提問時表明,即使中國提出要求,馬來西亞也不會遣返尋求庇護的維吾爾人,成為主要的穆斯林國家「保護維吾爾人免遭中國迫害」的「開端」。

「就算中國要求也不遣返」

「若有任何維吾爾難民逃到馬來西亞尋求庇護」,尤索夫(Mohd Redzuan Md Yusof)在回覆中寫道,「就算中華人民共和國提出要求,馬來西亞也不會遣返」。尤索夫的回答被放在國會官網上,且獲得馬來西亞伊斯蘭青年運動組織(ABIM)認為,基於人道因素,這是「有必要的行為」,該組織副主席薩姆蘇丁(Ahmad Fahmi Mohd Shamsuddin)稱:「我們歡迎部長(尤索夫)對維吾爾問題的聲明。」

尤索夫2020年3月出任總理府部長一職,此前在前總理馬哈地(Mahathir Mohamad)任內當企業發展及合作部部長,而在馬哈地2018年上任至2020年2月閃辭期間,曾無視中國要求,釋放11名關押的維吾爾人;相較之下,馬哈地的前任者、立場親中的前總理納吉(Najib Razak)任內則是遣返至少29名維吾爾人回中國,其中6人的庇護申請已在審核階段。

穆斯林國家保護維吾爾人的開端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發展研究教授羅伯茲(Sean R. Roberts)告訴《南華早報》:「馬來西亞採取很重要的立場,包括印尼、泰國等區域重要國家,都未能這麼做......雖然此舉可能惹怒中國,但是負責任的態度。」美國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土耳其籍研究員阿克約爾(Mustafa Akyol)直言,這是穆斯林國家「保護維吾爾人免遭中國迫害」的「開端」。

阿克約爾說,近年來中國有愈來愈多維吾爾人被起訴,「許多伊斯蘭信仰領袖基於和中國政府的友好關係,因此對此情況視而不見」。羅伯茲提到,過去維吾爾人都是逃往與新疆接壤的中亞國家,但隨著中亞國家和中國展開安全合作,這條逃亡路線「已不再安全」,並稱尤索夫的回應,可能會讓逃到東南亞的部分維吾爾人數,前往馬來西亞尋求庇護。

新疆和田市一名維吾爾族婦人與她的孩子,後方正好是習近平的宣傳看板。(美聯社)
新疆和田市一名維吾爾族婦人與她的孩子,後方正好是習近平的宣傳看板。(美聯社)

新疆和田市一名維吾爾族婦人與她的孩子,後方正好是習近平的宣傳看板。(美聯社)

大馬成前往土耳其重要跳板

《南華早報》引述消息表示,2010至2016年間約有1萬名維吾爾人逃往東南亞,主要集中在馬來西亞、印尼、泰國,他們最終目標都是想到土耳其,但因在當地沒有合法或難民身分,所以都會被追蹤,羅伯茲直言:「沒有證據顯示,維吾爾人能逃離中國政府掌控。」美國國家戰爭學院(NWC)東南亞研究教授阿布薩(Zachary Abuza)坦言,馬來西亞一直是維吾爾人逃往土耳其的重要跳板。

「中國持續就維吾爾議題施壓馬來西亞,他們可能以為牽扯到政治,馬來西亞就會認輸」,阿布薩說,但馬來西亞反抗中國壓力「很多年了」。馬來西亞智庫「哀米爾研究」(EMIR Research)執行長胡笙(Rais Hussin)讚揚馬來西亞政府的堅定立場,「這是做對的事,不會想把他們(維吾爾人)送回佯稱『再教育營』的集中營,且有些人會只因身為維吾爾人,就面臨嚴重指控」。

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的鎮壓鉗制無所不在(AP)
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的鎮壓鉗制無所不在(AP)

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的鎮壓鉗制無所不在(AP)

不像印尼迅速低頭 馬來西亞勇於堅定立場

《南華早報》稱,馬來西亞堅持此立場確實相當勇敢,因為自2009年以來,中國是馬來西亞最大貿易夥伴,也是10大外商直接投資(FDI)來源國。馬來西亞雙威大學商學院(Sunway University Business School)經濟學教授葉金龍(Yeah Kim Leng)指出,中國是2019年對馬來西亞FDI第7大來源國,但在2020年上半年些微減少,同時期馬來西亞對中國出口貿易增加7.1%。

相較於馬來西亞,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印尼,卻向中國低頭,10月時遣返3名維吾爾人,「印尼那麼快認輸令人震驚」,阿布薩表示,「中國是印尼的最大貿易夥伴,但我不認為印尼不遣返維吾爾人,中國會對印尼採取報復和杯葛行為,因為中國非常需要印尼原物料」。印尼智庫「衝突政策分析研究所」(IPAC)研究分析師安華(Deka Anwar)稱,現在印尼境內已無維吾爾人。

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的鎮壓鉗制無所不在(AP)
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的鎮壓鉗制無所不在(AP)

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的鎮壓鉗制無所不在(AP)

澳洲智庫「洛伊研究院」(Lowy Institute)東南亞專案主任布蘭德(Ben Bland)則說,印尼不想要外部勢力介入其境內分離主義問題,因此對於起訴維吾爾人相當謹慎,加上中國對印尼的經貿投資愈來愈重要,雙方更合作研發疫苗,「這無可避免地給予中國能發揮槓桿作用,藉由一些直接投資,讓印尼政府不做讓中國不開心的事」。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慢性種族滅絕》中國新疆政府坦承維吾爾人出生率降低 否認強制裝避孕器是主因
相關報導》 《花木蘭》片尾感謝名單露餡!迪士尼竟向「吐魯番公安局」致謝,該處正是新疆「再教育營」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