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不見懇請網友幫忙 教授夫妻與台大子尋印尼保姆

陳國維採訪
現年21歲的廖恒德(右)很想念當時照顧她的印尼保姆瓦蒂(左)。(廖振富提供)
現年21歲的廖恒德(右)很想念當時照顧她的印尼保姆瓦蒂(左)。(廖振富提供)

由國內30多個單位共同合作的「尋找失去聯繫的第二位媽媽」行動,將要再次動員海內外網友,協助尋找一名東南亞保姆。這次是大學教授夫妻檔廖振富與黃鈺雯,一起和就讀台大的兒子廖恒德,想要尋找17年不見、當年照顧孩子的印尼保姆瓦蒂。#記者陳國維採訪報導#

黃鈺雯:『(原音)特別是我,我真的是非常感謝她。(廖振富:幫不少忙。)我真的很希望,有機會可以當面再跟她說聲「謝謝」。』國立中興大學台文所兼任教授廖振富與中臺科技大學護理系講師黃鈺雯,兩人在20年前、2000年4月,聘僱了來自印尼的瓦蒂(Wati)到家裡幫忙,大兒子廖恒德那時才剛滿週歲,黃鈺雯又懷了第二胎。

黃鈺雯:『(原音)我...應該是說...她來我們家,我怎麼講到她會一點...會有一點想哭,因為我很感謝她,就是她來我們家,其實是我們很需要一個人幫忙的時候。』

天時地利人和 台大政治營成契機

瓦蒂在廖恒德快4歲的時候離開台灣,如今廖恒德21歲了,就讀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三年級。系上在今年7月為全國高中生舉辦5天4夜的政治營隊,特別的是,今年新增一組扮演爭取移工權益的小隊,彷彿是為擔任小隊輔的廖恒德量身打造。

廖恒德:『(原音)剛好想選移工議題,是因為我就有想到瓦蒂這件事情,然後就算是一個契機,因為我們營隊過程也要去找一些參訪機構,讓高中生參訪,我剛好就是去找「燦爛時光」書店,因為店員分享過程,我就有回想以前小時候的記憶,然後可能讓爸爸媽媽就跟我講說,那有沒有機會,可以去找這樣子。』

黃鈺雯:『(原音)那後來輾轉我才知道說,原來他選這個主題,其實是因為他想念瓦蒂阿姨,我聽了很感動耶!特別可能在這時候台灣就是有疫情,有時候講到印尼的部分,那就會覺得好像印尼好像有個家人在那裡,也很想知道她現在過得好不好。』


廖恒德目前就讀台大政治系三年級。(陳國維 攝)


透過「尋媽計畫」,廖振富(右)與黃鈺雯(左)期盼能再次見到瓦蒂。(陳國維 攝)

謊報大7結果一直長高

瓦蒂當年為了讓自己能順利來台工作,謊報年齡是25歲,但其實來台那年才18歲,相當於高三生,她時常跟黃鈺雯說,「太太,我又長高了」,讓眾人都以為,25歲還能長高,台灣的伙食可能真的比印尼好太多。

黃鈺雯:『(原音)因為我特別是在我懷老二的時候,是在安胎,在家裡很不舒服的時候,她就跟我講說,「太太,那我幫你按摩一下」,其實這個畫面一直存留在我的腦海裡面,我很感謝她。我有時候會跟她談心,她也會跟我講她在家裡的一些故事等等,我覺得她在我們家,就像我兒子說的,我覺得我們一起共度一個將近3年非常美好的時光,我把她當成是一個比較小的妹妹。』

全家人總會帶瓦蒂一起出去玩,到過谷關、廬山、清境農場等地,廖振富和黃鈺雯整理出當年出遊的照片,提到瓦蒂從一開始合照時,笑得靦腆,到後來都和兩個孩子一樣,不時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廖振富(後排左一)和黃鈺雯時常帶兩個孩子與瓦蒂出遊。(廖振富提供)


黃鈺雯(右二)將瓦蒂(左一)當作自己的妹妹看待。(廖振富提供)

超難喝下去的綠豆湯 全家難忘

經過了17年,問全家人有沒有對瓦蒂感到最難忘的事,沒想到,大家都直指當年那鍋「甜到爆」的綠豆湯,連3歲孩子都記憶深刻。廖恒德:『(原音)印尼好像都吃比較甜一點,因為我們家夏天喜歡煮綠豆湯,好像就有一次她就是加了非常多的糖,然後我跟媽媽不知道,一吃就覺得「怎麼那麼甜」,那媽媽再問她,她就整個半罐糖都加進去,就嚇到。(廖振富:我們吃下去就沒辦法吃,因為都是糖水。)(黃鈺雯:太甜了!)』

廖振富:『(原音)其實她工作算勤奮,她煮菜這方面不是很拿手,不過後來跟我太太學做三杯雞,學的很道地,但是她手很巧的不是烹飪,而是擅長修理,比較有趣的包括我們家的廚房紗門破洞了,我們也沒要求她,她自己居然就用紅色的塑膠繩,去把它縫起來。(黃鈺雯:而且真的還縫得很好喔!)』

除了回憶起瓦蒂的巧手,夫妻倆也想起,有一次和瓦蒂面臨最危急的時刻,那天瓦蒂一如往常從廚房端一鍋湯出來,但明明距離飯桌還有一、兩步遠,瓦蒂竟然放手了,讓整鍋湯灑滿地。黃鈺雯:『(原音)我那時候我嚇一跳,我一定覺得有問題,我跟她說,「妳怎麼了?」她說,「太太,我眼睛看不到」,她視野缺陷,因為我自己是學護理的,我是護理老師,我趕快叫我先生趕快火速的帶她去眼科,原來是視網膜剝離,非常嚴重。我印象非常深刻,就是她回來的時候,做完那個手術,她那天講的就有點在掉眼淚,她就說,「太太,非常謝謝妳,醫生跟我說,還好妳的老闆很好,趕快把妳送來醫院,否則妳以後有可能這樣會失明」,我跟她說,妳以後有什麼不舒服,妳一定要趕快講,這樣的話,我覺得妳來我們這裡工作,我對妳的父母也有責任,所以我希望就是說,妳來這裡這麼辛苦的工作,妳要平平安安的回家。』

2003年2月,瓦蒂在台工作期滿,要回印尼,她在離去前,寫了封信給全家人,內容滿是謝意和歉意。夫妻倆當時特別送了具有紀念價值的戒指給瓦蒂,也帶她去買行李箱。廖恒德:『(原音)我覺得哪時候對我跟弟弟來講,她可能就是回去個1、2年之類的,然後她可能之後還會再來看我們之類的。但就是印象很深就是那個時候,我們全家前一天有陪她去買行李箱,因為我弟弟就很喜歡拖那個行李箱亂跑,瓦蒂還在那邊笑之類的。記得她要離開的時候,我記得她是看我跟弟弟,好像蠻捨不得這樣。』

廖振富:『(原音)人都是會戀舊,相處久了就是有感情,我記得我送她回去,我其實心裡也是蠻難過。』黃鈺雯:『(原音)我兒子居然還記得那一段,他說她回去,看到好像阿姨有一點點掉眼淚。』


瓦蒂在2003年離台前,寫信給廖振富一家人,感謝他們3年來的照顧。(廖振富提供)

失聯近10恒德:永遠是家人

瓦蒂回到印尼,有打電話回來報平安。黃鈺雯說,6、7年後,有一天再接到瓦蒂的電話,說她結婚了,也生了個兒子,但為了要給孩子更好的生活,她又來到台灣工作了,這次是當看護。黃鈺雯:『(原音)我就很開心,我跟她說,那什麼時候妳放假,我們可以一起碰面,那她就說,她來照顧是一個病人,都不太能動,所以她就說她可能沒有什麼休假的時間。那我很開心,我是跟她講說,那沒有關係,我去找妳好了,然後後來就留了她的電話,就她留了手機給我,我應該是過了沒多久而已,我再打那個手機就都打不通,不知道為什麼。』

瓦蒂在台灣的手機號碼打不通,自此之後,瓦蒂也沒有再打來,就這樣斷訊快10年了。廖恒德:『(原音)謝謝妳,瓦蒂阿姨,妳永遠會是我跟我弟心中最溫暖的阿姨。我會當移工小隊的顧問也是因為妳,營隊第一天,我給高中生做了一個專題演講,其實那也是想要獻給妳的。最近我們找到了妳要離開前寫給我們的信,妳說,「For my little beloved brothers, I love you all」,我也想跟妳說,「We love you too」,雖然不知道妳在哪裡,但妳永遠是我們的家人,也願妳現在一切安好。』

算一算,瓦蒂今年應該38歲了,廖振富和黃鈺雯很想知道,瓦蒂現在過得好不好;廖恒德和弟弟廖恒佑則想和瓦蒂阿姨見面,在台中舊地重遊,去瓦蒂以前帶他們去過的地方,還有吃她最愛的那家菠蘿麵包。


瓦蒂剛來台灣時,拍照總顯得拘謹。(廖振富提供)


相處久了,瓦蒂再和孩子合照,每每都是燦爛的笑容。(廖振富提供)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