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所未見的美國大選 新冠病毒疫情翻轉美國選情

新聞編輯採訪

美國總統大選在即,衛報記者史密斯(David Smith)日前針對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對大選帶來的影響做出分析。

史密斯文章一開頭寫道,在去年的跨年除夕,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位於佛羅里達州的海湖莊園(Mar-a-Lago)上可見到許多付了上萬美元的賓客雲集。紅毯上出現的鑽石與皮草奪人目光。心情極佳、身穿燕尾服的川普在抵達他位於佛州棕櫚攤(Palm Beach)的這處宅邸時宣佈:「我們將會有個很棒的一年,我預言。」

然而,當天稍早,一個中國政府網站已經確認,一種「不明原因的肺炎」出現在武漢一處海鮮市場的附近區域。沒有人料到,這微小的病原體竟從此讓世界天翻地覆。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統計,截至29日,全球已有超過1,600萬人感染新冠病毒、近66萬人喪命。這場疫情不斷癱瘓經濟,連像奧運一樣的指標性大型活動也紛紛取消。

美國未倖免於難。新冠病毒大流行已顛覆了大約100天後將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改變了選舉焦點、選戰方式,而且很可能包括選舉結果。這場疫情更為美國帶來75年來最大的經濟危機,以及一世紀以來最嚴重的公衛危機,它改寫了政治規則,讓歷史學家們絞盡腦汁,努力比對過去選舉時的各種差異。

位於納許維爾(Nashville)的范德堡大學(Vanderbilt University)歷史教授施瓦茲(Thomas Schwartz)說,「大概沒有甚麼會像新冠病毒一樣。」他說,「顯然的,你有擾動公眾的議題,像是1968年的越南和各城市發生的騷亂。但是沒有任何事像新冠病毒如此的全球性,而且對美國人民的影響這麼廣。這真的是新的狀況。」

海湖莊園的跨年晚會結束不久,川普在共和黨議員的力保之下免於被國會彈劾下台,洋洋得意地在白宮揮舞著隔日的華盛頓郵報頭版,並認為他可憑著強勁的經濟迎向連任。

但是病毒已展開行動。川普在1月聲稱,「病毒完全在掌控之中」,「 會沒事的」;到了2月,他仍堅稱因為對中國發出旅遊限制,而阻擋了病毒的傳播;他還在白宮表示,「有一天病毒會消失,就像奇蹟一樣」。但是到今天,批評者認為川普是歷史上少見展現不斷否認和失敗的領導。

在新冠病毒肆虐紐約,造成數萬人死亡時,川普宣稱自己是「戰時總統」,他在4月每天舉行記者會,但接著據報他「覺得無聊」,開始把重心轉到復甦經濟,因為這是他要取得連任的核心。然而,在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不斷攀升的同時,他的支持度則是不斷的下滑。

史密斯指出,現在看來,這句老話「笨蛋,問題在經濟呀!」應該改成「笨蛋,問題在病毒呀!」而這也將是選民為這場選舉訂下的主題,不只因為疫情帶來的痛苦和死亡對經濟造成直接衝擊,在過去4個月中,更有5,270萬美國人申請失業補助。

史密斯說,在川普當選後的前3年,他可說是非常幸運的總統,不需要面對前任總統們常遇到的大危機,讓他可以像個電視實境秀明星一樣,不斷推文,而不是花時間閱讀國家安全簡報。不過,隨著疫情爆發,運氣很明顯地用完了。

美國現在有超過400萬人感染,將近15萬人死亡,居全球之冠。

但川普仍然不斷地為自己的應對措施辯護,包括他頒布了旅遊限制、做了超過5,000萬次的篩檢,比任何國家都多,以及大量提供呼吸器。

不過,川普的姪女瑪莉・川普(Mary Trump)在最近剛出版的家庭回憶錄中說,川普處理疫情的方式是「犯罪的」,她認為疫情原本可以避免。

史密斯認為,新冠病毒疫情原本是一個可以讓川普證明懷疑他的人都看錯了的好機會,但他並未成功處理這些挑戰。他沒有對病毒檢測擬定統一的全國策略,不太願意提到疫情下的犧牲者,而且直到最近才不再拒絕戴口罩。他更對佛奇(Anthony Fauci)醫師等公衛專家的建議不屑一顧。

美國前國防部部長及中央情報局(CIA)局長潘內達 (Leon Panetta)說,「如果依照危機可以定義領導力的這個基本假設來看,那麼你必須說,這場危機也定義了失敗的領導。這無疑影響了這個國家的政治局面。」

根據多項民調顯示,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支持率已高出川普兩位數,更在關鍵的搖擺州取得領先地位。德州會是改變最清晰的指標,因為民主黨自1976年以來從未拿下該州。

面對凶狠的病毒敵人,川普則不斷試圖轉移注意力,他對於非裔美國人佛洛伊德(George Floyd)5月底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遭警方粗暴逮捕致死所引發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議浪潮,不但未試圖減輕傷痛,表達同理感受,反而用「文化戰爭(culture war)」這樣的字眼帶來更大的分歧,而疫情仍在持續延燒。

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的政策顧問蓋爾斯頓(Bill Galston)說,「如果選舉成為對總統處理疫情的公投,他贏不了的,就這麼簡單。所以,除非接下來100天有奇蹟性發展,否則他沒有選擇,只能盡可能的改變這個主題。」

疫情已經不只徹底改變了這場選舉的本質,也改變了它的形式,民主黨很幸運地能夠清除初選的障礙,並且在風暴來臨前大致團結、支持同一名候選人。選舉中的其他例行活動,包含造勢活動、競選演說、總統辯論等,未來都會以與過往迥異的方式呈現。

上個月,川普在奧克拉荷馬州圖沙市(Tulsa, Oklahoma)的造勢活動僅吸引了為數不多的支持者;另一場在新罕布夏州普特茅斯(Portsmouth, New Hampshire)的造勢活動則被取消。川普也被迫取消下個月在佛羅里達州傑克森維爾(Jacksonville, Florida)的共和黨年會,他原先計畫要在會中歡呼的群眾面前發表慷慨激昂的提名演說(acceptance speech)。

民主黨則將在8月在密爾瓦基(Milwaukee)舉辦已被延後,規模也被縮小的大會,大多數的議程都將移往線上進行。77歲的拜登若當選,將是美國史上年紀最大的總統。這段時間他都低調地待在德拉瓦州(Delaware)威爾明頓(Wilmington),免於遭到舉辦競選活動的責難,疫情反而彰顯了他受到認可的優點,例如同理心、豐富經驗和穩定。

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資深會員高斯頓(Galston)補充,「從來沒有看過像這樣的狀況,沒有人知道最終的效應會是如何,我不知道2016年川普聲嘶力竭的支持群眾對他的成功帶來多大程度的影響,但我們知道的是,那不是2020年可以再重覆的策略。」

但是,這場疫情所能顯示出的最大影響可能是投票那一天。大選將在11月3日,在疫情憂慮下舉行,而飆增的通信投票以及延長的計票時間,都可能被川普利用,破壞選舉的可信度。

目前已經有超過30個倡議團體及草根組織加入一項名為「保護結果Protect the Results 」的行動,一旦川普「抗議選舉結果、拒絕承認敗選結果,或在開票完畢前自行宣布當選,便要動員百萬名群眾」。

潘內達也表示聽到類似擔憂,如果選舉結果差距不大,川普可能拒絕接受。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