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錢VS維吾爾穆斯林 塔利班的抉擇

黃啟霖採訪
阿富汗政府代表和民兵組織塔利班12日聚集在卡達首都杜哈展開歷史性的和平談判,希望終結長達20年的戰爭。(圖:美國國務院)
阿富汗政府代表和民兵組織塔利班12日聚集在卡達首都杜哈展開歷史性的和平談判,希望終結長達20年的戰爭。(圖:美國國務院)

在阿富汗政府與被視為反叛組織的塔利班組織終於正式展開會談,使得阿富汗和平展露曙光後,中國也迅速祭出經濟手段,渴望拉攏塔利班組織,擴大在阿富汗的影響力;然而,阿富汗和平變數仍多,加上維吾爾人處境深受舉世注目,塔利班要如何抉擇,關係到雙方日後的走向。

#請聽專題報導#

阿富汗符合中國整體利益

在美國和阿富汗民兵組織塔利班(Taliban)簽署和平協議超過半年之後,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13日終於在卡達首都杜哈(Doha)展開和平談判,期盼終止近20年的戰爭,這也代表美國將逐步全面撤離阿富汗。美國選擇撤出,中國則是摩拳擦掌,準備接收美國撤離後留下的軍事和經濟真空。

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RSIS)學者杜錫(James Dorsey)向金融時報(finacial times)指出,對於阿富汗問題,中國未雨綢繆,為未來奠定基礎,中國對毗鄰邊界的各國越來越關心,而阿富汗正符合中國的整體利益。

中國極力拉攏塔利班

由於塔利班勢力強大,阿富汗政府始終無法掌控大局,惡名昭彰的塔利班重返執政的前景已經浮現,中國則一直在營造與塔利班之間的關係。

早在2001年,在紐約世貿中心被兩架飛機衝撞當天,中國官員就在塔利班的都城坎達哈(Kandahar), 跟阿富汗當時的執政者塔利班,簽署了經濟與技術合作協定,並開啟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到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的航班。

最近幾年,中國更多次邀請塔利班代表團到中國訪問,展現中國的進步以及「對穆斯林的寬容」。

新德里智庫「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Policy Research)分析家齊蘭尼(Brahma Chellaney)向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指出,中國與塔利班這種長期關係,以及跟巴基斯坦鞏固的戰略聯繫,幫助中國在阿富汗的計劃避開了任何重大的恐怖攻擊;相較之下,印度在阿富汗的基礎設施計劃和外交使領館,就一再受到恐怖攻擊。

親近塔利班 中國兩大盤算

根據美國刊物「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國際關係學者阿薩德(Sohrab Azad)在網路雜誌外交家(The Diplomat)上分析,中國對阿富汗的興趣,主要來自兩個方面。

首先是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中,中國和巴基斯坦的中巴經濟走廊(CPEC)可能拓展到阿富汗,並進一步在中國的保護傘之下,將這些中亞共和國連接起來。

第二,中國擔心內部的安全受到總部位於阿富汗的恐怖主義團體威脅。中國支持塔利班被納入政府,塔利班則與中國達成諒解,塔利班必須防止來自中國新疆的維吾爾分離主義團體跨越邊界,在阿富汗安營紮寨。

阿薩德指出,這項保證對中國特別重要,因為他們的首要議題,就是對抗新疆的任何分離主義或動亂。

中國利誘塔利班

為了拉攏塔利班,中國祭出經濟手段。倫敦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指出,中國最近提出最新方案,如果塔利班能夠保證阿富汗在美軍撤出後「維持和平」,中國就會為阿富汗修建「公路網」,重整阿富汗經濟,同時不排除繼續投資能源電力發展。

但是,齊蘭尼指出,這裡有個弔詭的地方:共黨中國跟塔利班幾乎沒有什麼共同點。塔利班是極端保守、強硬的伊斯蘭民兵團體,以殘暴、中世紀行徑、炸毁巴米揚(Bamiyan)大佛而惡名昭彰。但中國卻對伊斯蘭極端主義憂心,驅使中國採取前所未有手段,大規模鎮壓維吾爾少數穆斯林,即使將維吾爾人拘留在形同集中營的「再教育營」,受到被國際譴責為文化種族滅絕,也在所不惜。

維吾爾因素 可能影響塔利班未來態度

維吾爾人遭迫害的苦難,已經成為全世界注目的焦點。塔利班雖然對中國作過承諾,要防止來自中國新疆的維吾爾分離主義團體在阿富汗建立基地,以換取中國的經濟援助。然而,齊蘭尼指出,塔利班內部各派系立場原就不一致,加上這個地區各個草根組織對中國勢力介入的不滿,以及對維吾爾穆斯林遭中國鎮壓的憤怒催化下,可能打亂中國在這個地區的如意算盤,何況這個地帶長期以來就是一個恐怖主義核心。

儘管阿富汗和談已經啟動,但雙方難以達成共識,加上華府指控塔利班一再違反協定條款,包括上個月對兩座美軍部隊使用的基地發射火箭,並升高對阿富汗政府軍的恐怖攻擊,美國和塔利班達成的協議也搖搖欲墜。情勢顯示,不管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如何,美國要完全撤出阿富汗,目前看來已經不是那麼肯定了。

如果情勢真是如此發展,不但將影響中國在阿富汗地區拓展影響力,塔利班能否信守對中國的「維持和平」承諾,現在看來,已經出現很大的疑問。

#以上專題是由編譯黃啟霖撰稿、播報,謝謝收聽#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