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趙君朔/冷戰2.0之錨——印太北約

文/趙君朔
▲面對中國日益劇增的威脅,美國作為自由世界大國近期不斷在經貿、軍事上希望與盟國加強合作關係。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出席2018年北約(NATO)高峰會。(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面對中國日益劇增的威脅,美國作為自由世界大國近期不斷在經貿、軍事上希望與盟國加強合作關係。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出席2018年北約(NATO)高峰會。(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1991 年蘇聯解體,冷戰也隨之結束後,美國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強權,可以全憑己意打造所欲的世界新秩序。但不巧坐在白宮裡面的,又是一個年輕,對國際政治的了解在上任前幾乎是一張白紙的柯林頓,於是美國關乎整個世界格局的決策,常常淪為最終由國內政治考量所決定,而不是綜合國內外多方面因素深思熟慮後的結果,其中留下最不幸惡劣遺產的,就是在國內垂涎中共龐大市場大餅的大公司極力遊説下,放棄了將對中共惡劣人權紀錄的年度審查和是否延長中共貿易最惠國待遇掛鉤的政策,之後在柯林頓第二任的最後一年,又協同國會給予中共永久正常貿易待遇( Permanent Normal Trade Relations ),為中共開啟了進入世貿組織的大門。中共在入世後,和美國、世界的貿易量都急增,經濟實力突飛猛進,剛好美國又陷入反恐戰爭的泥沼無暇西顧亞洲,偏偏在 2008 又遭遇次貸危機引發的金融風暴重擊。美國國力的接連耗損讓崛起中共開始在對外關係上擺出自信強硬的姿態,經典事例都發生在 2010 年後半,先是 7 月時任中共外長的楊潔篪在東美協區域論壇上瞪著新加坡外長楊榮文說出:「中國是大國,其他國家是小國,這是無可爭辯的事實。」再來 9 月中共漁在釣魚台附近海域衝撞日本保安廳艦艇而使船長、船員被扣後,中共展開首次人質外交,馬上逮捕 4 名在中共境內工作的日本人並限制稀土對日出口,日本出於無奈只好不經審判釋放船長。

也就在這段時間,開始有美國學者如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的奧斯林( Michael Auslin )、普林斯頓大學的范亞倫( Aaron Friedberg )和名記者卡普蘭( Robert Kaplan )等人為文探討美國和中共走上對抗道路的可能性與美國的應對之道,但當時外交政策圈和學術界普遍的氣氛還是天真的期望中共會在經濟持續成長引發社會更多元化後能帶來政治上的改變,加上對中共龐大市場的嚮往始終不變,因此除了歐巴馬於第二任提出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外,並沒有真正其他強力應對中共蠻橫威權本質漸露的措施。於是中共便得寸進尺,公然違背和美國的承諾將南海軍事化,建造充滿軍事設施的人工島。之後在國際仲裁法庭做出判決,認為中共對南海的主張違反《聯合國國際海洋公約》時,中共更是直接挑明不接受此判決的結果。在這樣令人擔憂的背景底下,會受到中共惡性擴張負面影響的亞洲各重要國家開始思索新的區域安全戰略,其中最積極也創造最豐碩成果的,就是甫卸任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他在 2016 年 11 月 11 號在東京往神戶的新幹線列車上以及前後兩天的高峰會中,和印度總理莫迪( Narendra Modi )達成了要在國防、外交、經濟、教育、科技等領域進行密切合作,而且明確的指出合作是在「印太」地區進行。次年,澳洲滕博爾( Malcolm Turnbull )總理的政府也發表一份兩黨都支持的外交事務白皮書,制定出澳洲的印太政策,此政策建立在與像印度、日本和印尼這樣國家的夥伴關係上,並用來支持和美國的聯盟關係,以及因應中國崛起帶來的風險(在 2019 年繼任的莫里森( Scott Morrison )政府,也延續這樣的政策路線)。最後也最重要的,就是在 2017 年底,美國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也指定印太地區是這場對抗中共影響力戰鬥的前線,觸及國家力量的所有要素。

這樣在印太區域利害攸關的各大國陸續出現的戰略轉向當然是好事,但令人萬萬想不到的是這種漸進的轉向根本追不上國際局勢在 2020 年的巨變, 而且都和中共惡行的變本加厲有關:1 月底在惡意掩蓋近 2 個月後終於爆發的傳染源不明武漢肺炎讓全世界的交流幾乎一度停擺,到現在仍然只看到有限的恢復,但 5 月首先站出來主張對病毒起源徹查的澳洲卻馬上遭到中共粗暴的貿易制裁和經濟抵制的恐嚇。 6 月印度軍人在拉達克的邊境糾紛談判中遭到解放軍用狼牙棒等冷兵器偷襲造成 20 名印度士兵喪生。6 月底中共火速通過完全剝奪香港人表達意見自由的《港區國安法》更讓舉世駭然。在這一連串讓人眼花撩亂的變化之下,可能又加上川普的選情因為處理疫情不利在 5、6 月直線下滑,白宮負責對中共政策的團隊從 7 月開始火力全開,對中共的科技、人權、在美機構、南海主張、以《港區國安法》迫害香港人等問題都祭出史無前例的制裁,譴責中共種種惡行的國務院聲明更變成了幾乎是常態性發佈的文件,但很明顯的,中共雖然偶爾放出想和緩雙方關係的訊號,其實根本並沒有改變其威脅利誘逼迫對手屈服的「戰狼式」外交,反而是選擇加大無理謾罵和對美國制裁祭出形式對等(但效力完全不對等的)的制裁。這種雙方關係惡化的趨勢在美國史無前例的派出國務次卿來台參加李前總統追思禮拜時又螺旋式升高,在 2 天內派出 37 架軍機在台海挑釁。在雙方關係惡化到無可挽回,引發戰爭的可能性也浮上檯面的今天,除了短期內在各別領域的迅速回應外,聯合對中共威脅深感其害的印太區域內重要國家,建立一個常態性組織,靠強化集體防禦的力量讓中共有所收斂或是出事時能馬上集體強力還擊的必要性,已經被過去半年發生的種種大事充分證明了。

當然建立這樣的組織不是從零開始摸著石頭過河,在 1949 年美國聯同英、法創立抵抗蘇聯和東歐集團威脅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就是個最好的前例,而這個組織的核心目的在於三國簽定的《北大西洋公約》第五條「各締約國同意對歐洲或北美之一個或數個締約國之武裝攻擊,應視為對締約國全體之攻擊⋯⋯」。如果美國現在除了靠一小群鷹派團隊單挑中共外,能派出重要國安/軍事/外交高層官員召集日、印、澳、印尼甚至台灣的國安、外交、軍事高官開始密會訂出印太版的集體防衛公約,以此為憲章來成立印太北約,那麼就會是剛開始的冷戰 2.0 的一步漂亮好棋,當然這樣的構想會遭到下面兩個質疑:( 1 )這種安排逼迫中共真的變成敵人,對區域和平沒有幫助。( 2 )北約的核心成員國文化同源、經濟發展程度相近,印太區域的重要國家不具備此條件( 3 )印太區域內有不少國家如南韓、東協各國不想選邊站。這三個疑問其實並不足以否定建立印太北約的必要性。

首先,中共的確在口頭上並無當年蘇聯明確想用共產主義赤化世界的野心,目前也沒有如蘇聯以各種方式實際控制東歐的衛星國,但其可惡之處就是用蠶食、恐嚇的陰險方式來逼迫區域內國家屈服如前面提到南海軍事化,對台海、中印、澳洲和香港的侵害外、出動非軍艦護航越南外海的鑽油平探勘台、屢次派軍艦、軍機和民船騷擾釣魚台附近海域、以軍艦結合民船逼迫菲律賓放棄黃岩島等。各國如果能團結起來反過來對中共施壓,就沒有被個個擊破的危險,中共會變成今天如此的德行就是因為全世界要不被其經濟誘餌迷昏頭,要不在其恐嚇下退縮,如果真的要等到有國家真的被中共趁其不備以武力攻擊、甚至佔領才匆匆忙忙想反擊,那屆時成本會更高,更悔不當初,香港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而且在最明顯感受到中共威脅的印太三大國日、澳、印之間,都已經因為感受到事態的緊急而互相簽定程度不一的軍事合作協議,這些協議的目的主要是針對中共也是舉世皆知,再進一步將各種軍事合作整合在一個統一的指揮部之下其實合情合理,能對中共發出更清晰強大的嚇阻信號。第二和第三個質疑可以一起回答,的確印太區域內的大部分東協國家經濟發展程度還是發展中國家,各國也各有獨特的文化、宗教,但正如當初北約是西歐兩大國牽頭,再慢慢擴大,印太北約也可以依樣畫葫蘆,用大國先加入讓其他較小、較弱的國家看到集體防禦的好處後便會重新評估是否不加入想在印太北約和中共間左右逢源真的比在集體保護傘下和中共交手好。

當然要建立這樣一個劃時代的冷戰 2.0 集體防禦組織還有一些障礙和當年北約面對的客觀環境不同,但這也更反襯出了快點著手進行的必要性:( 1 )日本若要加入這樣的組織目前會有抵觸非戰憲法第九條的疑慮,因此在國內有遭到左派強烈反對之虞。所幸日本的新首相菅義偉大體上會是安倍晉三路線的忠實追隨者,而修訂憲法第九條其實就是安倍抱撼未能完成的政見之一,此外菅內閣新的防衛大臣是由安倍的親弟岸信夫來擔任可以想見絕非巧合,很可能他的重要任務之一就是重啟修改憲法第九條的大任。( 2 )北約和蘇聯東歐集團的對抗主要在陸上,但印太北約對抗的主戰場會在海上,因此需要的主要是海、空軍和飛彈部隊為主的戰力,要統合各國的海、空和飛彈甚至電子資訊戰部隊的難度會比北約統合陸軍為主高出不少,所以在執行上會更加困難,但反過來說這也是為什麼早點開始進行是如此的必要。( 3 )和蘇聯東歐集團是各方面自成一體系,和北約的西歐北美諸國井水不犯河水不同,中共和印太主要國家有不少經貿、投資關係和人員往來,因此除了在軍事上要統合建立面對中共以軍事蠶食或經濟威脅來迫各國就範的能力外,美國目前剛開始倡議,也是本次國務次卿來台議程之一的「經濟繁榮網路」也是印太北約功能的重要補強:美國希望建立一個由理念相近、遵守如開放透明、法治、互惠、人權等價值的夥伴所組成的供應鏈,如此便能降低對「世界工廠」中共製造業的依賴,也讓中共少了一個可以脅迫他國就範的工具。這是一個台灣、日本可以積極出力,協助印太區域內其他發展程度較低的國家慢慢離開中共的軌道,融入自由、開放印太秩序的重要途徑,民進黨政府千萬不能輕忽,而應該全力配合,促成美、日和台灣廠商在印太此新興「經濟繁榮網路內」的合作。

總的來說,在冷戰 1.0 結束後不論是有心、無心的政策失誤,自由世界的主要大國親手養出了一隻反噬自由世界基本價值的怪獸,也在大部分人沒有料到的情況下拉開了冷戰 2.0 的序幕,眼下又因為人類史上史無前例的疫情讓這隻怪獸的真面目加速現形。在牠長的更大,伸出利爪進一步在印大區和世界其他角落以命運共同體之命殘害世人之前,在本區域內的主要利害相關大國能越造早打造出一個集體防禦的機制,就能越早把這隻想靠在國境外惹事以掩蓋內政爭鬥不休的怪獸壓回國界內去受各種國內問題的煎熬,雖然印太和當年西歐環境、制度都相當不同,因此要成事的挑戰也越大,但這不該是自由世界主政者們退縮的理由,唯有果斷地迎向冷戰 2.0,才是避免如冷戰 1.0 般曠日費時,讓自由、開放、人權等寶貴價值被進一步蠶食鯨吞。

●作者:趙君朔/紐約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名家論壇》趙君朔/菅義偉任首相對日本、區域情勢更有利
美中角力/美中「新冷戰」近期爭議:從貿易戰燒到台海
名家論壇》范疇/你可能錯看了「美中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