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市剪髮故事!又長又亂的頭髮對上猖狂的病毒 他們偷偷地這麼做…

新頭殼newtalk |蔡嘉凌 編譯報導
又長又亂的頭髮對上猖狂的病毒,究竟該怎麼辦呢?(示意圖) 圖 : 唐復年/攝(資料照片)
又長又亂的頭髮對上猖狂的病毒,究竟該怎麼辦呢?(示意圖) 圖 : 唐復年/攝(資料照片)

[新頭殼newtalk] 「紐約州暫停」 (New York State on PAUSE,即居家令) 的行政命令在3月22日正式上路之後,所有非重要的商業活動,如餐廳、酒吧、戲院等都立刻停止營業。雖然很多事都不能做了,但仍有替代的方案,像是:不能外食,可以自己煮飯;不能到戲院看電影,可以在家看電視。不過,有些事怎樣就是很難自己來或讓家人幫忙處理,比如:剪頭髮。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從三月來到了五月,頭髮都長了,或者髮型開始亂了樣,紐約人該怎麼辦呢?根據《紐約時報》 (The New York Times) 的報導,有好些人會跟熟識的髮廊預約,然後偷偷地走小巷子,進到從外面看起來是關門的髮廊,快快地剪頭髮,再小心地離開。

幾個禮拜前,時尚執行長山謬‧洛根 (Samuel Logan) 戴上口罩,搭地鐵到曼哈頓的格林威治村 (Greenwich Village) , 讓他的髮型設計師剪頭髮和刮鬍子。他也是偷偷地走小巷子進到髮廊。跟過去不一樣,那天,洛根帶了兩樣東西:一個是要噴椅子的消毒殺菌劑,一個是可以遮掩證據 (剛剪過頭髮) 的棒球帽。洛根覺得自己像是在美國禁酒的年代 (1920—1933) 偷買了一箱私釀的酒 (bathtub gin) 。

既然是做違禁的事,現在,剪頭髮已不求愉快舒適,而是求速度效率,所以有人還會事先把頭髮洗乾淨,就是為了可以快速把頭髮剪好,然後趕快離開。

有些髮型設計師或理髮師則是到客戶家服務,通常在客戶家的院子或花園來為他們剪頭髮。五月初,在下曼哈頓的黑石髮廊 (Blackstones) 的設計師也是老闆的喬伊‧西衛特拉 (Joey Silvestera) 就偷偷接了第一位客人,在客人家的後院剪頭髮。他說,以前都是穿黑T恤和皮夾克工作的他,變成穿連身衣褲。他打算要開始這種預約到家剪髮,不過,他表示,他會很小心確認顧客是健康的,他才會提供服務,如果他們的態度和他不一樣,他絕對不為他們剪頭髮。

住在紐約長島的朱利安‧霍華德 (Julien Howard) 則打算在他所住的公寓大樓屋頂,或在客人家的陽台,為客人剪頭髮。他覺得在空氣流通的地方剪頭髮應該會比在客人家的臥房來得安全。

4月27日的《CBS電視網》 報導的黑市剪髮故事,雖然有意思,但也帶有一抹苦澀的滋味。

理髮師理查德 (Richard) 一直都在偷偷接案子,某天,在曼哈頓的某個轄區的警察告訴他:「我們約有15到20位警察都非常需要剪頭髮,也許,你和另外一位理髮師可以在晚上十點到半夜兩點來。」 執法人違法?可是,能想像頂著長長亂髮的警察嗎?不整潔的儀容恐怕會打擊他們的自信吧?!

在這之前,理查德還去紐約大學 (NYU) 為幾位醫生剪頭髮,他們對理查德說,剪頭髮是他們非常需要的安慰劑。理查德受到很大的鼓勵,覺得自己可以幫助他人,讓人感覺到被照顧,他覺得很快樂。

理查德說,他的客人都謝謝他,說他讓他們覺得好多了。有位客人則告訴理查德,他剛找到一份工作,覺得剪頭髮是一項非常重要的服務,可以讓人保持良好的精神,可以專注工作。

理查德表示,他像醫生一樣,很努力消毒,保持清潔。雖然他和他的顧客都違反州長的行政命令,但是他喜歡州長。

不過,根據5月14日的《NBC新聞》 (NBC News) 報導,偷偷地剪頭髮,就不再有一絲溫馨。13日,紐約州的阿爾斯特郡 (Ulster County) 的衛生局局長發表聲明,郡內有一位理髮師已確認罹患新冠肺炎,過去三個禮拜,若到過在金斯頓 (Kingston) 的百老匯街 (Broadway) 上的一家髮廊剪過頭髮的人,建議要趕快去檢測,看看自己有沒有染病。

施行居家令,就是要人們減少接觸,所以可以抑制新冠病毒的傳播,同時,因為許多重要的人類活動被禁止,也造成許多的生活不便或困難。就像,長又亂的頭髮對上猖狂的病毒,究竟該怎麼辦呢?

紐約時報 CBS電視網 NBC新聞

更多新頭殼報導
眼中只有你 統計:中媒環時頭版標題7成都在批美
李來希再嗆陳建仁「婊子又想立貞節牌坊」 嘆被公務員協會切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