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拖韓流 敗選檢討鬼打牆

美麗島電子報
江啟臣回應國民黨現況與未來(1) (圖)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遭逢「世紀慘敗」,主導提名、輔選的黨主席江啟臣、秘書長李乾龍在「鞏固領導中心」的恐怖平衡下,避開逼宮的烽火,留任不成問題。反倒是第一線作戰的組發會主委葉壽山,以及高雄市黨部主委莊啟旺為敗選下台負責;而選前之夜才情義相挺的前高雄市長韓國瑜,更是「無端」捲入,成為檢討的「頭號戰犯」。

平心而論,國民黨在高雄市長補選一役,從提名以及競選過程可謂零零落落,結果也的確不理想。補選投票率本來就低,以得票數來評析失之客觀,如以李眉蓁近25%的得票率來判斷,其實已經高過2010年市長選舉黃昭順的20.52%,與2016年朱立倫參選總統,在高雄市拿到的26%相當,用「世紀慘敗」形容,浮誇程度也稱得上「宇宙級」。

輕量級的李眉蓁挑戰重量級的陳其邁,輸,本來就在意料之中,得票數字與比例雖不如預期,但也沒有破底,江啟臣推「級數」不足的選手上場自是責無旁貸,但還罪不至死。關鍵還是在於,江啟臣一旦下台,依黨章規定,3個月必須完成改選,補足原本遺留的任期。對於有志問鼎主席大位的黨內大咖,幾個月的殘餘任期該不該選?當下攤牌合不合適?都要考量再三。

況且,現在黨內有人幫忙「看守」,糧草也有人籌措,平衡的態勢暫時不會被破壞,現在當然不會有人想搶這個位置;因此,砲打黨主席的逼宮聲浪在各方勢力節制下並未檯面化。包括近來頻頻「請吃飯」朱立倫談到江啟臣是否該負責時,也強調,現在不是談人事問題的時候,大家應該重新檢討反省,走回主流價值培育優秀人才。

不過,挺江派的立院黨團總召、政策會執行長林為洲,在臉書一席,國民黨「是該告別韓流了」,以及高雄市長補選是總統大選、罷韓延續的說法,都將砲火鎖定韓國瑜。而朱立倫也加碼,國民黨不能在同溫層取暖,否則「會凍死在同溫層」,更讓黨內瀰漫「主席卡位戰」的火藥味。

「告別韓流」用辭引發爭議後,林為洲也澄清,其原意乃指「不能再靠單一力量勝選」。

只不過,原本閒雲野鶴的韓國瑜,是否出馬輔選,一直是各界關注焦點,甚至是黨內包括候選人期待的「王牌」,在黨內高層,及李眉蓁主動邀請,終於營造出選前大團結,韓粉大集結的畫面。突然間,韓流卻遭到「切割」的命運,被視為非主流,成為國民黨必須分流的對象。

年初的總統大選,慘敗的國民黨提出檢討報告,身為選戰主角以及主力部隊的韓國瑜與韓流並不是檢討重點,如今高雄市長補選卻主打韓流,是抓交替,找替死鬼?還是鬼遮眼,看不到問題的核心,以致於像鬼打牆。

補選當然是總統大選、罷韓的延續。會推出韓國瑜參選總統並敗選,前主席吳敦義與韓國瑜難脫「首惡」之責;韓流在提名過程「耀武揚威」,黨內上下如何看待,又如何卑躬屈膝?有誰不想蹭韓流?如果自己有本事另闢蹊徑、開疆選票,又何需把韓流捧上天,萬般呵護?這難道不是黨內共業?

綠營罷免韓國瑜的時候,國民黨中央做了什麼?隨後的市長補選,提名確定就註定慘敗收場,當時避戰的大咖,都沒有責任?如今只想為失敗找理由,甚至把責任歸咎於韓流,不是為黨主席選舉「超前部署」?

韓流或許不全然都支持國民黨,或許只受命於穿雲箭,但終究是泛藍軍的一股勢力;黨中央過於弱勢、無能,才讓韓流不受控,甚至反被挾持。歷代當權者上位後必定「削藩」,北伐過後,為了削弱馮玉祥、閻錫山等地方派閥兵力,1929年蔣介石在南京召開編遣會議,不過「削藩」不成,反而引發了「中原大戰」。任何政黨要執政,自然不能只在同溫層取暖,但是國民黨過去領導人就是走不出同溫層,論述或候選人也無法突破政治光譜的局限,才會失去江山,兩次總統大選都慘敗收場。國民黨高層不思如何朝主流民意靠攏,爭取更大認同,反而急著「削藩」,恐將削弱支持者的向心力以及黨的團結。

【作者 王正寧/媒體工作者,曾任自立、聯合、中時報系,主跑國會、黨政新聞,並兼任大學講師】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光復高雄.柯P夢碎
TikTok事件,是資安保護?還是政治打劫!
假牙政治學之外,銀髮族真正的需求?
民眾黨該如何避免泡沫化?
「大砲打小鳥」的高雄補選是民進黨的政治警訊?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