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調會不會變成民進黨內鬥的工具?

美麗島電子報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SOGO行賄案持續延燒,檢調不斷放出的案情,顯示涉案的朝野立委、助理的行徑確實誇張,甚至傳出疑似消息提前洩漏,涉案的立委及助理已經提前滅證。但在此同時,政壇也開始流傳陰謀論,認為查賄的背後也可能涉及民進黨內部的鬥爭。

從今年7月,前總統府秘書長蘇嘉全外甥張仲傑,在唐榮總經理任內未利益迴避消息傳出以來,關於屏東蘇家不利的消息就一樁接一樁。國民黨市議員拿到駐印尼外館的密件公文,雖然日期差了整整一年,外交部居然也沒有否認。過去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國民黨打蘇家幾乎是招招中的,和過去4年的表現「判若兩黨」。

而檢調的搜索行動則是給了蘇嘉全致命的一擊,不得不自己請辭總統府秘書長。經此一役,原本還期望更上一層樓出任閣揆的蘇嘉全,就此與民進黨權力核心絕緣;原本積極布局參選屏東縣長的蘇震清,政治生命也到了盡頭。距離蘇嘉全卸下立法院長、轉任總統府秘書長才2個多月。

巧合的是,就在檢調大動作搜索的前一天,行政院長蘇貞昌去年以「用人唯才」為由大力背書、強勢拔擢的一銀金控董事長廖燦昌才因為涉及遠航弊案請辭。在各界正準備要跟「大蘇」要個說法之際,「小小蘇」就出事了。而在檢調搜索、聲押後,周玉蔻仍然透過網路媒體跟自己的節目,繼續追究與廖燦昌有關的「寶佳案」,並透露民進黨內還有黨政高層涉及電視台的買賣回扣案。

根據媒體報導,檢調早在2014年就已經盯上此案,不僅有監聽的紀錄,就連交付金錢的狀況也都鉅細靡遺,顯然檢調已經盯了白手套郭克銘跟蘇震清很長的時間,案子早就「養」了很久,只待何時收網而已。而這次並非SOGO案的趙正宇一併被搜索、聲押,除了因為兩案都跟郭克銘有關之外,也有把案情搞得更大的效果。

一次搜索四名立委、一名黨主席、一名前立委,對檢調而言是大事,必然要經過層層上報。馬英九時代,檢察總長黃世銘監聽到國會議長關說,都半夜主動跑到官邸報告;民進黨過去這幾年,用人唯親的作風比國民黨更嚴重的多,每個位置都要政治正確、安插自己人,這樣的事情必然需要府院都點頭才能執行。搜索一開始,就意味著蘇嘉全在黨內的鬥爭已經敗下陣來,主動請辭是唯一的路。

SOGO案伴隨民進黨兩次執政,前後近20年。撇開法律上的勝負不談,李恆隆的確是被「吃」的一方,李恆隆這些年不斷想方設法要翻案,直到去年找到新加坡天義公司的資金,才能這麼大手筆的收買朝野立委,也才會被檢調大動作起訴。

但面對李恆隆的大動作,李恆隆的對造不可能毫無知覺、毫無反應。早在十幾年前,吳淑珍就可以介入SOGO的經營權之爭,如今的SOGO豈可能朝中無人?在李恆隆自以為搭上蘇震清這條線、可以直達天聽的同時,民進黨內支持SOGO的勢力,難道都沒有任何動作?檢調是否也有相同程度的掌握?

立委收賄弊案發生後,民進黨內的反應居然是大吹法螺,又是蔡英文如何「超前部署」,不讓蘇震清宣示,又是黨團總召柯建銘是「弊案防火牆」,擋下了多少不公不義。「做鬼的也是民進黨,做神的也是民進黨」,自己人發生弊案讓自己擋,民進黨是有事嗎?

蘇嘉全請辭之後,蔡英文總統快速確定由「老藍男」的李大維出任總統府秘書長,表面上說是借重他的外交長才,實則是搞不定民進黨內的派系鬥爭,只好找一個外人來,「誰都別搶,也都不會威脅到誰」。

翻開《總統府組織法》的規定,總統府秘書長的職責是「承總統之命,綜理總統府事務,並指揮、監督所屬職員」。總統府秘書長能管的就只有總統府那棟建築物裡面的事,跟外交半點關係都沒有。秘書長其他所有的影響力都要靠輩分、靠政治實力,李大維只不過是個花瓶而已。

蘇震清的案子涉及民進黨內的權力變化,雖然沒有直接證據可以指射司法成為民進黨內鬥的工具,卻難謂司法在辦案時沒有政治考量。這個案子在檢調手中早已成熟,但在蘇嘉全立法院長任內,檢調卻聞風不動。同樣的,蘇嘉全跟蘇震清前往印尼的案子,也不是今天才被踢爆,為何蘇嘉全一辭去總統府秘書長,高檢就指示台北、士林、屏東三個地檢暑同時偵辦?

蘇嘉全最大的失策,就是忽視了立法院長這個位置無形的「保護傘」,導致自己的政治基業如此脆弱、不堪一擊。

司法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在民進黨內鬥爭如此激烈之際,檢調如果不能一視同仁、除惡務盡,至少也該儘可能避免自己成為政黨內部鬥爭的工具。「九月政爭」的殷鑑不遠,如果司法介入了政治鬥爭,對國家會是非常嚴重的災難。

【作者 單厚之/媒體工作者】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立委涉賄》纏鬥18年,6個QA看懂SOGO案為何難以落幕
全面執政的貪腐,像極了疫情
咱們的檢調,是不是都被「剪掉」了?
蔡總統用人邏輯很怪很怪
李大維真萬用? 蔡英文無人可用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