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2E01|疫情造成史上最大謠言攻防戰? 全球的艱難時刻也是希望時刻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
台灣超前部署的可不只是防疫,還有事實查核?全球將近一百個國家串連的查核聯盟,打破過去所有跨國專案合作的規模,超越G20,大到連社群平台都破天荒來敲門合作?在這場疫情之戰中,疫情成了人類共同的語彙,而不實訊息更跨國界的病毒,摸不清、看不透,甚至沒有檢測試劑。這個全球的艱難時刻,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如何挺身而出,而號召各路英雄齊聚一堂呢?(Pixabay)
台灣超前部署的可不只是防疫,還有事實查核?全球將近一百個國家串連的查核聯盟,打破過去所有跨國專案合作的規模,超越G20,大到連社群平台都破天荒來敲門合作?在這場疫情之戰中,疫情成了人類共同的語彙,而不實訊息更跨國界的病毒,摸不清、看不透,甚至沒有檢測試劑。這個全球的艱難時刻,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如何挺身而出,而號召各路英雄齊聚一堂呢?(Pixabay)

不實訊息好膽嘜走!資訊時代真相的全貌並不是只有黑白兩面,唯有辯證才看見真理,收聽節目,跟著鏡好聽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來一場思想的碰撞吧! 距離第一季節目,第二季《出擊!事實查核大揭密》休息了幾週,希望大家沒有忘了我們,請繼續鎖定,節目每週二更新。這一季要帶來更寬廣、也更縝密的查核故事與傳播媒體的省思,全都在《出擊!事實查核大揭密》

6月底全球事實查核年會剛落幕,歷時最久、橫跨將百個國家也動員最多人的新冠病毒事實查核聯盟(CoronaVirusFact Alliance)也在年會上分享了這場全球性的專案是如何成形,又如何號召各路英雄齊聚一堂,打這場疫情假訊息的戰役。

史上最大謠言攻防戰? 全球的艱難時刻也是希望時刻

而在前述的全球新冠事實查核陣線中,有五位舉足輕重的靈魂人物,而其中一位,正是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的總編審陳慧敏,她可以說是整個專案最大的推手之一。

首先先歡迎台灣事實查核中心TFC的總編審陳慧敏(Summer Chen)!今天要邀請陳慧敏與我們分享,這段歷時五個月,防疫也抗謠言的國際合作中,究竟發生了哪些事?

  • 超前部署 全球串連也彼此成長

  • 齊心協力的終局之戰:好人會贏?

  • 陣容堅強 連社群平台都主動前來合作

  • 疫情動態中的謠言觀察:從不實訊息到惡意造謠

  • 投桃報李的互助合作 共同追求真實

Summer:這是歷史的巧合,(過程)其實非常有趣,很高興來這裡分享幕後的故事。事實查核聯盟(CoronaVirusFact Alliance)是國際事實查核界很大型的專案,但是這個專案是怎麼開始的,其實和我們跟IFCN(International Fact-Check Network)的關係有關哦!

1月21日,我們剛結束大選。對於TFC(Taiwan Fact-Check Center)來說,我們其實在打選戰後的不實謠言,另一方面在擬定年度的計畫,所有同仁也都在準備過年。同日,台灣發生了第一起武漢肺炎的本土案例,正因為有SARS的經驗,我們知道這個不知名的肺炎可能會多可怕,開始為謠言的到來做功課。

當天晚上,我們接到IFCN的副總監Christina的一則簡訊,她問說八個在中國的肺炎造謠者「他們怎麼了」?對我們來說,剛忙完選戰有點昏頭轉向,想說什麼造謠者,「中國常常在抓造謠者,這沒有什麼稀奇的。」

但因為是IFCN捎來的請求,我就在下班的時間開始查找,到底是什麼造謠者被抓、發生了什麼,才慢慢發現這個造謠者的故事。當時中國已經有疫情了,但還維持在十幾個個案數;可能因為中國也有SARS的經驗,人們已經開始有點警覺,覺得:「欸?這個八個造謠者把他們抓起來不太合理吧?」,但是還沒有後期那麼嚴重。

那日後,我們才知道八個造謠者裡,其中一位就是後來人稱「吹哨人」的李文亮醫師。

我們隨即跟IFCN的Christina一起開始合寫、追這八個造謠者的故事。由於我們是跨岸共筆,等到故事要發表的當晚,武漢就宣布了封城。封城是1月23日的凌晨宣布,當天早上十點鐘就開始真正封城。在跟Christina一起共筆的過程,我告訴他我覺得「代誌大條了」。為什麼呢?因為我們也有SARS的經驗,知道這個肺炎有多可怕。

武漢的地理位置跟(廣東起源的)SARS相比完全不一樣。因為在中國的中心點,又是春節前夕,所有人都要春運(註:中國春節期間的全國運輸高峰)。你可以想像,當有一個不知名的病毒在春運時爆發,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接下來就是對中國政治的判斷了。在選戰前後的那段時間,所有國際媒體的北京記者其實都來到台灣;加上中國對媒體的言論管制越來越嚴格,所以要能夠像SARS時,有個蔣彥永醫師對國際媒體踢爆疫情,以現今的條件來說是不太可能。

Q:這樣一提想到當時SARS也是被隱匿疫情,後來才有蔣彥永醫師出面揭露,但實際上比起當時,中國的言論自由其實更加緊縮了。那這是當時你們的判斷,後來Christina的反應是什麼?

我建議Christina說IFCN應該要趕快組織大家,一起協同工作。畢竟這對中國會產生很大的影響,也將會是一個全球化的疫情,同時間在許多國家也已經看到了零星個案,所以我們應該要有個串連的專案。

Christina不只是一名組織工作者,她是巴西的查核組織Agência Lupa創辦人,同時她也是個很優秀的政治記者。當時聽了我的建議後,她憑著自身敏銳的新聞感和政治判斷,當她聽到消息後的行動非常迅速,隔天就馬上寫信給所有人。

IFCN一直都有協同合作的架構,所以她很快地詢問大家參加的意願,一起查核新冠肺炎的議題(當時其實都還不叫新冠肺炎,其實大家都叫中國病毒,後來才更名為COVID-19)。

超前部署 全球串連也彼此成長

Q:一開始所提到的全球新冠病毒事實查核陣線,和剛剛提到的事實查核中心,開始以疫情謠言保衛戰為主軸,交纏成一條線。1月24日、1月25日,正值台灣的農曆除夕春節,這個全球大專案開始籌備,接下來各國的反應是什麼?最後如何燒成近百個組織參與的全球串連?

Summer:1月24日開始,短短的一兩天內,就率續接到了很多電郵回應說「我們要參加」。Christina把要參加的組織登記在筆記本上,報名相當踴躍,她幾乎一整天都在登記這些國家的名字。在這些名單中,最先提議與回信的TFC就排在第一位。在接下來兩天的時間,高達了三十幾個國家加入專案,到目前陸陸續續已經有九十九個查核組織。

國際事實查核聯盟副總監塔達戈勒的手寫筆記,紀錄1月24日到25日回信說要加入新冠事實聯盟的成員名單。(圖片來源: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網站)
國際事實查核聯盟副總監塔達戈勒的手寫筆記,紀錄1月24日到25日回信說要加入新冠事實聯盟的成員名單。(圖片來源: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網站)

延伸閱讀:【新冠事實查核聯盟1 】查核社群的超前部署 從武漢封城前兩天的一封簡訊說起

(瞭解,其實這真的是一個很了不起、然後又速度很快的專案的協力形成。)

Summer:比較有意思的是,如果從時間點來觀察,可以說這個專案是整個事實查核界的「超前佈署」,等於是在疫情開始要大量延燒前,我們的架構就已經完成,開始「全球協力」的工作。對比而言,WHO在1月30日宣布這個疫情是「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很多國家是當時才意識到這個病毒很可怕,開始接觸資訊。相較而言,我們協同的工作在一週前就已經提早開始。

(距離WHO在1月30日宣布全球公衛緊急事件、3月11日才宣布全球大流行,事實查核組織在判斷疫情上可以說是超前部署。)

Q:但細究下去,究竟為什麼各個國家會選擇加入呢?過往的事實查核,大多是查核自己國家的謠言。究竟「跨國合作」是如何幫事實查核加值?這個聯盟又和跟過去的合作有什麼不同呢?

Summer:IFCN的架構下一直都有全球協力合作的計劃。比如之前一個美國查核組織想知道各個國家的槍擊案到底有多嚴重;或者氣候變遷的問題,(有傳言稱)有五百位科學家連署「氣候沒有變遷」,我們就一起查核傳言裡的這些科學家,出處是什麼?是不是真的有連署?這也是一個全球合作的專案。

在這個架構中,新冠肺炎事實聯盟是歷時最久的,到現在已經要邁入第六個月;同時,它也是史上規模最大的架構。IFCN的架構下,歷史中規模第二大的是阿根廷的大選,當時整合了約150位記者,共同發布了200多則的查核報告。但這樣子的規模都還跟新冠肺炎不能相比。新冠肺炎事實聯盟至今已經五個月了,並且還在繼續,目前已經有超過7000則的查核報告,形成一個很龐大、很豐富的資料庫。

Q:感覺這一次的專案跨國合作,全球真的是手牽手、齊心去對抗疫情與謠言。那在這次合作中,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例子或查核的個案,可以跟大家分享的呢?

Summer:這次的查核很有意思的是,前期因為各國都還沒有疫情,都是從中國開始發生的,不實訊息也多跟中國有關。除了要對應台灣的不實訊息之外,我們也需要協助其他國家進行查核。因為我們跟香港是唯兩家懂中文的查核機構,因而能夠協助查核訊息。

對香港或我們來說,其實在技術上我們如同小一學生,成立才剛滿一、兩年,很多時候我們 查核的技術都還在邊摸索、邊學習的階段,而這些來自各國的查核組織都有非常頂尖的技術。對他們來說,他們完全不懂中文,完全是靠「技術」查進來,比說肉搜、照片、社群資訊判斷的技術去查核謠言,而我們能協助的中文的解讀、判斷語境的還有幫忙找尋「哪些資料是可信的」。

因為我們對中國環境的了解,可以幫忙解讀資訊背後的可信度,協助他們進行判讀。在這個協力過程,與其說是單方面幫助他們,不如說是我們跟著高手一起查,從中也學到了很多技術。

有趣的是,這個情況到了三月就反過來了。當時國外疫情開始升溫,台灣開始流傳大量歐美的不實訊息,比如「哪個國家封城」、「殭屍的直升機」、「普丁要放獅子」等大量國際的不實訊息,這時就換我們寫信去給不同國家的查核組織,請他們協助,包含非洲、歐洲、美洲、印度等地的查核機構。地理相近的南韓跟日本,也協助我們查核很多不實訊息。其實每個查核組織的大都是中小型的機構,但藉由全球網絡的合作,我們就不再是孤軍作戰了。

齊心協力的終局之戰:好人會贏?

Q:可以聽出來,整個過程是相互學習並且精益求精的。不管是遠到非洲或是近至香港、日本、韓國,在這段時間內有什麼是查核過程中印象很深刻的事件嗎?

Summer:所有的查核機構都是經過努力、跨洋合作才能夠拿到一個查核報告的。對讀者來說,可能會想「這麼無聊的謠言,為什麼要這麼費勁去查」?但這其實是一種查核精神,我們是一題一題、這麼嚴肅認真地跨洋合作,去追求一個真實訊息、準確的資訊給讀者。

在IFCN社群的電郵串中,許多查核組織會把破不了、很緊急或非常惡意的流言丟上來,請求協助,問大家「請問有沒有人也在查這個傳言」?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歐洲的查核組織傳來一個影片。影片中,有兩個人正痛毆一個人、把他打倒在地上並且用力地踩,非常殘暴,影片標題寫這是某個族群的人去欺負一般民眾。這個訊息非常惡意,可能會引起族群的衝突。

這時,不同國家的查核組織就開始工作了,有人從影片中的車輛開始查,比如左駕的國家、車牌、車型車號等;另外一個團隊查核背景建築物的風格可能是在哪個國家;印象很深刻的,還有泰國的機構甚至從歹徒身上穿的夾克下手,在Amazon上的品牌——雖然最後是失敗的,他可以購買之後運送到任何地方。

另外,還有非洲國家的查核組織發現影片中的歹徒在打人時,夾雜了一些「hehehaha」的口語。當地人在講話時,常常會有這種語助詞,他們也就順勢提出影片拍攝於非洲的可能。在過程中,大家會對影片提供各種不同的線索。

這時出現了一個沒有參與查核的路人發言,儘管他並沒有提供任何的建議,但他說「大家,我覺得好感動,感覺全球團結一心、一起對抗不實訊息。」另一個人也表達同感,「讓我有一種感覺是,好人會贏!」但最好玩的是,其實我們最後並沒有查出那題的答案。

另外一個好玩的例子,是有個人寄來一張一位阿嬤站在綠牆前的照片,問大家說這是哪裡?大家開始破案,比如我就找找這個綠牆的植物是什麼,大家都用自己的方法。忽然有個人說自己破案了,看遠遠的牆面上有個紅色信箱,應該是皇家的郵政信箱,所以這裡是什麼街。

另一個人說:「對!我確定就是這條街,因為我以前就住那裡。」,此話一出所有人就開始歪樓,笑稱這是一個命運中的查核。

陣容堅強 連社群平台都主動前來合作

Q:剛剛聽到了很多有趣的查核過程,大家大膽假設,但都抱著小心求證的態度在查核。可以聽出跨國合作如何帶給事實查核能量,散播好的內容與精神。

Summer:是的,這個專案最有趣的就是around the clock,它是一個全球接力的合作。我們下班時,謠言都還在手機上跑;但因為有這個協力專案,其他不同時區的查核團隊在我們下班時開始上班,大家依序共同打擊在全球流傳的謠言。

疫情開始擴大前,我們就已經有了這個架構,開始收集大量的查核報告。所以在三月份時,包括Google、臉書、Whatsapp、YouTube、Twitter等大型平台,都開始主動找IFCN合作,希望可以跟事實查核界一起合作,一起努力。

Q:過去沒有這樣的經驗嗎?

Summer:對,過去比較少見,因為IFCN是獨立的NGO(非政府組織),它不隸屬於這些社群平台,而社群平台要不要買他的單,也不一定。(社群平台)他們可能也很害怕所有事實查核界聯合起來,指控平台的政策不合理、應該負上更多的社會責任等,所以IFCN要說得上話22:35其實是很困難的。

因為新冠肺炎的關係,大量不實訊息開始全球大流行,社群平台就主動找上IFCN。Christina提到,過去從來沒有這麼多平台主動來敲門,包括Whatsapp主動提供協助。很多查核機構就開設了Whatsapp專線,IFCN也運用這個Data拿來,設了三條不同語言的專線(聊天機器人)YouTube、Facebook也都有提供獎助金,讓全球的事實查核機構申請。

所以,這次的疫情雖然是全球很大的危機,但他同時又是個數位識讀上,或發展「事實查核」上很重要的機會。

疫情動態中的謠言觀察:從不實訊息到惡意造謠

Q:最一開始時有提到,因為這個專案真的歷時很久(五個多月),又剛好在前陣子迎來六月底的全球事實查核年會(Globol Fact 7)。在峰會裡面,最大的主題當然就是新冠肺炎的謠言,大家應該都分享了很多事情。在這段時間內,新冠病毒的謠言有什麼樣的特色、進化或是謠言的發展呢?

Summer:這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主題,以前大家都是埋頭做自己組織的查核報告,各國之間要彼此理解也非常困難;剛好這次疫情全球化的關係,所以大家有共同的敵人、共同的主題。另一方面,因為有查核報告的資料庫,所以多了很多運用的可能,也因此在過程中,更能理解不實訊息在每個地區、在全球有什麼樣的面貌。

很多的團隊,包括查核組織、學術組織、媒體等都在根據這個Data做一些不一樣的解讀,比如說READr最近就解讀了五千則(不實訊息)的查核報告,做出了一個READr的分析;另外,路透新聞社等學術單位也都有進行分析與發表。

Q:大家也可以去READr上看報導,有中英文雙語版「五千篇事實查核報告分析武漢肺炎假訊息戰役5000 Fact-checking Reports Analysis COVID-19 Disinformation War」,回到剛剛講的,那根據峰會上大家有討論到,COVID-19的謠言有什麼風向上的改變嗎?

Summer:如果說根據我們主觀的工作印象,IFCN的執行每週回顧的查核記者哈里森・曼塔斯(Harrison Mantas)觀察到五月以前比較流行的傳言,大都是跟「健康」或「政策」有關。

這些健康類的不實訊息,源於大家想要保護自己,或保護所愛的家人朋友的心態,才會發布這些不實訊息,比較像一個misinformation(錯誤訊息),比如說「喝茶或喝熱水可以對抗病毒」等。這些不實訊息都是源自於愛,你希望保護親友,才會傳遞不實訊息。

但最近,所有的查核團體都感覺目前最棘手的,是與政治相關的不實訊息,包括「陰謀論」類的傳言。針對這麼棘手、對每個人影響這麼大、具破壞性的不實訊息,我們叫做disinformation(造謠) 。

面對這樣的訊息,整個新冠事實查核聯盟的組織都在討論。一方面讓學界進來做研究,另一方面,也會用「調查報導」的方式破解訊息。對我們來說, 陰謀論很棘手,很難用查核(找到真實)的方式破解——因為陰謀論可以天馬行空,編初狠離譜、很離奇的故事,很難用「查證」的方式去查核,但可以用「調查報導」的方式破解訊息,這是接下來新冠肺炎事實聯盟工作的方向。

Q:總編審分享了IFCN觀察到新冠肺炎的謠言發展:第一階段是misinformation(不實訊息,可能是謠言、關於健康類與抵抗病毒);第二階段則是最棘手的disinformaiotn,含有了惡意的成分,包含聲稱比爾蓋茲是發明發明病毒的人,或是5G可以傳播病毒等陰謀論。接下來,我想要討論的是這兩波謠言,事實查核在其中的影響或是功能又是什麼呢?

Summer:在這次新冠肺炎的疫情當中,所有民眾都能夠深刻體會到,我們要對抗的不只是病毒本身,還有這些趁虛而入的假訊息,尤其是利用我們的恐慌跟焦慮,擴大訊息的影響力。

在全球的整個事實查核組織的合作裡,我們打造了一個針對假訊息、很隱形的全球防疫防線;可以從現在來檢視,的確發揮了一些作用。

投桃報李的互助合作 共同追求真實

我其實很喜歡香港Annie Lab的創辦人之一、日籍學者Masato老師(鍛治本正人,Masato Kajimoto)的一句話。他在這段時間裡帶著香港的學生一起協作,Masato老師有個心得我非常認同:他感覺在全球一起齊心合作的過程,所有的事實查核機構都是「on the same page」,大家都是在一個共同的理念基礎上去追求真實。

雖然各個國家的政治的情況都不一樣,但當我們一起協同工作時,所有人都是不問政治立場,共同破解謠言,追求更準確的資訊,把這些資訊提供給每個國家的讀者。這樣的精神,,其實大家都是共同的。

比如我們就遇到其他的查核機構,他的團隊也有中文的人員,已經查出很多很詳細的資訊了。即便這樣,他都還要來寫信給我們,再進行一次確認。我們能夠感覺到那種用心,這種費時費工、用心的態度,我相信是所有查核團隊共同追求的;我們在這樣子的基礎下共同工作,就培養出一種特殊的社群感情,這是其實也是這次新冠肺炎下,我們最大的收穫。

Summer:謝謝慧敏姐的分享,那我們剛剛還聽到了真相全貌並不只是黑、白兩面,而是各個組織如何用很謹慎的精神面對謠言,不管是看起來很惡意的,或是看起來很荒謬的事情,他們都是非常謹慎地進行確認。

(在這個「史上最大謠言戰」之際,這個艱難時刻可以看到,全球的查核組織齊聚一心,各地繁花盛放,今天謝謝總編審陳慧敏的分享。)

謝謝湘芸,謝謝大家,祝大家有美好的一天下一週請繼續鎖定出擊事實查核大揭密。我們下次再見!

延伸閱讀:【新冠事實查核聯盟】查核組織在疫情中學到的一課

更多鏡週刊報導
S02E00|查核故事一籮筐 第二季跨界對談大揭密
S01E11|傳播環境中的「逆火效應」:事實查核會助長謠言嗎?
E06|疫情風暴裡的數據新聞 開放資料真的是台灣之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