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乩童警探:雙重謀殺》選摘 六之二

文|張國立 繪圖|欒昀茜

台灣出現首宗連續殺人案,弔詭的是前一個死者的指紋,居然出現在下一個死者的凶刀之上。毫無關聯的死者之間究竟是抓交替,或是凶手的殺人脈絡隱藏在幽微細節之中?

刑事局副局長齊富在束手無策的情況下,調來乩童身分已在警界傳開的舊屬下羅蟄,希望找出一絲破案的曙光。

「不是我說你,老丙,做人做到防朋友、防老朋友的地步,何苦呢,被下放到殯儀館也不必這樣。手銬消消毒還我。」

老丙難得地換上雪白且漿得如木板的手術袍,戴口罩、護目鏡,右手解剖刀,左手手電筒仍專注在女性屍體的傷口。

「老丙,怎樣,確定是德國菜刀刺的傷口?」

老丙手中冰涼的解剖刀伸到齊富面前,凍住即將出口的下一句三字經。

「我的地盤,你刑事局少干擾我工作。」

小蘇適時插進報告:

「張傑瑞胸口被刺一刀喪命,女性死者李蘋蘋背心中刀,和前兩名死者被殺害的手法相同。」

「不能說手法相同,小蘇,我們刑警,不能學電視名嘴先說先贏,疑似,疑似手法相同。現場圖呢?」

「已經傳到老大手機。」

老丙看屍體,齊富看手機,小蘇看長官表情變化,羅蟄看兩名屍體腳趾頭上繫著的名牌。

人出生的時候,醫院會在肥嘟嘟的小手腕綁名牌,免得嬰兒房內的初生嬰兒太多而搞混;人死了,改成腳趾頭繫名牌,免得見閻王爺張三變成李四,所以人的存在意義,從最初到最後,無非是張名牌?

「謝謝你買的麵包,我這兒糧食短缺,不過下次記得麵包還是要紅豆餡的。」

老丙打斷羅蟄的胡思亂想。

「齊老大急叩,一時忘記,下回一定。」

「小蟲,你看,這裡壁癌的牆、掉漆的屋頂、直升機引擎聲量的冷氣、用了幾百年的電鍋和微波爐,我被打入辛亥隧道口的冷宮,猜猜這裡什麼最多?」

「辛亥隧道,鬼囉。」

「最近的麵包店得騎腳踏車30分鐘到復興南路,最近的餐廳得騎腳踏車28分鐘到基隆路、羅斯福路口的公館。這裡餓鬼最多,冷宮,懂嗎?」

羅蟄還沒回答,齊富的視線離開手機螢幕:

「不就是個紅豆麵包,被你講成深宮怨婦,老丙,做人得有起碼的志氣,政府不少你薪水,非扮成乞丐德性不可?真是的。」

「你調來這裡試試看。」

「想不透,好好一個醫學院畢業的高材生,來二殯工作幾個月,變成催命鬼!說,發現什麼?」

「男的,一刀插進胸口,大約20公分深,切斷大動脈,凶手很用力,用章回小說的說法,刀刃盡沒,被害人當場死亡,噴出的血很多。」

「是,」小蘇舉起手機,「這是現場照片,噴得到處都是。」

「很好,」齊富眼神如菜刀般地瞄一眼一再插嘴的小蘇,「凶手認識死者,非致他於死地不可,殺得毫不手軟。」

「女性被害人,背心中刀,一刀,由上而下刺進心臟,要了女人的命,刀子留在屍體上。」

「是,」小蘇再補充,「刀柄的指紋經鑑識中心比對,確是吳建弘的,局長下令全案交給副局長指揮的WMF菜刀連續殺人謀殺案專案小組集中偵辦。」

「WMF菜刀連續殺人謀殺案專案小組?」羅蟄的口氣驚嘆。

「局長性子真急,本來叫菜刀雙屍命案專案小組,死4個人,拉長成WMF菜刀連續殺人謀殺案專案小組。小蟲,你剛才說殺幾個人才算連續?」

「3人。」

「WMF菜刀連續殺人謀殺案專案小組,13個國字加3個英文字母,落落長。」齊富假裝沒聽到羅蟄的回答,「小蘇,想法子濃縮,最好縮成3個字。」

「WMF。」小蘇馬上回答。

「媽的,替菜刀公司打廣告。對,記者知道沒?」

「網路上有了。」

「他們怎麼說?」

「活死人連續殺人命案。」

「還是挺長,根本像美劇的名字,沒創意。」

老丙取下口罩、放下解剖刀、脫下手套打算去水槽洗手。

「等等,老丙,你有話沒說,說。」

「需要幾分鐘思考。」老丙開水龍頭,手慢慢搓肥皂。

「你老法醫,經驗豐富,不用思考。」

老丙開始洗釋迦似地洗手,怕把釋迦洗爛。

「這裡忙完,我個人刑事局有限的交際費保證請你大吃一頓,行吧?」

「老齊呀,我不是非占你便宜不可,而是,」他轉頭朝齊富嘆口氣,「老刑警,都升副局長,滿口胡說八道。找不出線索,心虛,難道還沒看出門道?什麼事都要我苦命的法醫說17、8遍?」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書摘】《乩童警探:雙重謀殺》選摘 六之一
【鏡書摘】《乩童警探:偏心的死刑犯》選摘 四之四
【鏡書摘】《乩童警探:偏心的死刑犯》選摘 四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