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人語】撇恩怨秀新路 真功夫歌舞餐廳總經理盧靚

謝君怡
走過光碟案風波,盧靚今年接下歌舞餐廳總經理職務,統籌節目內容與行政工作。
走過光碟案風波,盧靚今年接下歌舞餐廳總經理職務,統籌節目內容與行政工作。

15年前爆發的光碟案,因澎恰恰宣布破產,近日再次被翻出討論,事件女主角盧靚也頻頻被提起。當年被判刑2年,她帶著身孕入監,之後為了陪伴孩子淡出演藝圈,直到去年底,在資深演員林義芳號召下加入歌舞餐廳團隊。

今年6月,盧靚接下總經理一職,不僅登台表演,還要處理行政事務。甩開當年風暴,從演員變身職場女強人,離開電視圈後,她在自己的人生舞台認真打拚。

天未暗,掛在天花板上的LED燈泡一顆顆亮起,鏡球開始緩緩旋轉,穿著白上衣、黑長褲、厚底高跟鞋的盧靚,在閃爍燈光下踏進500坪大的庭園餐廳。她素淨著一張臉,卻有不容忽視的氣勢,儼然是個幹練女強人。不遠處傳來一聲「盧總」,她笑出聲:「叫靚姊啦!盧總,叫到都腫了。」削弱了距離感與嚴肅感。

盧靚出道當藝人前曾是電視台造型師,登台演出都是自己整理妝髮。
盧靚出道當藝人前曾是電視台造型師,登台演出都是自己整理妝髮。

盧靚小檔案

  • 年齡:48歲(1972年生)

  • 現職:真功夫歌舞餐廳總經理

  • 學歷: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

  • 資歷:化妝師、企劃、演員

  • 家庭:未婚、育有1女

  • 收入:主持、演出費一場約2萬至4萬元

  • 成功心法:只要自己的心不放棄,就沒有什麼能打敗你

裡外店務 大小通包

今年6月,因疫情歇業3個月的真功夫歌舞餐廳重新開幕,原本只負責舞台節目的盧靚,被眾股東從公關拱上總經理位置,現在裡裡外外、大小通包。

採訪這天是父親節,來賓請來藝人康康、丁國琳,官方粉專1個月前就貼出海報,盧靚頗為得意,「海報都是我用手機APP弄的!」先到廚房盯場備菜狀況,再到用餐區檢視擺設,接著拿節目表,走進泰國變性藝人專屬化妝間溝通流程。「我們是歌舞餐廳,會有駐唱歌手、藝人,也有些特殊內容像是特技,看訂桌客人偏好做不一樣的安排。」許多藝人是股東,表演只收友情價,例如蔡小虎一般演出價碼要6位數,到真功夫只收車馬費。管理階層一開始也都做「義工」,7月才第一次領薪水。

演出結束後,盧靚(左2)會逐桌敬酒,常有民眾要求合照。
演出結束後,盧靚(左2)會逐桌敬酒,常有民眾要求合照。

這裡的合菜每桌6,000元起跳,不到10人可選無菜單料理,每人600元起。晚間7點,四百多個座位滿席。盧靚化好妝,換上墨綠色低胸秀服,切換藝人角色。「Go Disco Dance,讓我躲在黑夜裡…」雖不是歌手出身,一首〈濃妝搖滾〉音色、音準都在水準之上。走下舞台也沒閒著,逐桌敬酒、打招呼,或詢問菜色是否滿意,每個定點都有人拿手機搶拍或要合照,她來者不拒。「粉絲見面會」中場喊卡,是因為發現有藝人趕不及上台演出,她得當救火隊,臨時挑了幾首歌,用組曲填滿時間。

這些工作她做來駕輕就熟,「以前朋友家裡辦喜事或晚會需要節目,會找我安排,幫他們規劃。」當了十多年演員,能力與人脈不成問題。最初會跟演藝圈接上線,是從當化妝師開始。

真功夫歌舞餐廳每個月會辦1至2場大秀,今年父親節請來藝人康康,客人們紛紛拿出手機搶拍。
真功夫歌舞餐廳每個月會辦1至2場大秀,今年父親節請來藝人康康,客人們紛紛拿出手機搶拍。

本名盧向榮的盧靚,在嘉義長大,上有3個姊姊,4歲時父親過世,母親在旅館當服務生養大4個女兒。盧靚國中成績名列前茅,高中時卻對讀書失去興趣,她說:「我們學校升學率很好,但我大學聯考連夜間部都沒考上,很扯!」後來閉門苦讀1個月拚上國立藝專(現台藝大),「我媽媽送我坐火車北上板橋,告訴我說:『妳很不簡單才有一間學校可讀,要好好地念。』就覺得自己要認真。」

雖學習表演、編劇、造型、燈光等幕前、幕後工作,她卻只對化妝有興趣。畢業後,當了新娘化妝師、咖啡廳店長、舞團企劃與電視台造型師,領域跨很大。正式踏進演藝圈,是她回學校進修因緣際會使然,「週六、日要上課,以前沒有週休二日,沒有工作要我。同學介紹經紀公司,說我可以去接戲。」

《台灣霹靂火》《意難忘》《台灣靈異事件》,細數當年曾演出的八點檔、單元劇,「之後就演新聞了。」她自嘲地說。2005年澎恰恰光碟事件爆發,盧靚的名字開始占據各大新聞版面,最後她被判刑2年,演藝路幾乎全斷。沒閃躲話題,她說出當年心情:「要入監執行的前一天,還是覺得我不會進去,覺得不太可能,其實進去之後還蠻崩潰的。」

為女沉潛 老本度日

加上那時發現自己剛懷孕,她的心情更是複雜,「年紀不小了,希望把孩子生下來。」懷孕5個月出監待產,做完月子帶著女兒繼續服刑,「檢測發現女兒是過敏高危險群,一定要喝母奶,就直接帶進去。」在牢房與孩子24小時相處,出獄後卻很難放心,「裡面沒有危險物品;一出來就不一樣,眼睛會跟著她,很怕她亂摸插座什麼的。」加上害怕外界評論與目光,盧靚遠離螢光幕,一躲就是十多年。

「她多大我就多久沒正式工作。很多人說女兒黏我,其實是我黏女兒。」盧靚搬到桃園和媽媽一起住,靠老本與親友幫忙,日子還過得下去。開始接觸人群是因為孩子要上學,她參加親子講座課程,「包括一些情緒管理的東西,本來想幫助小孩,後來是幫到自己。」一開始,她低調地戴眼鏡、口罩,希望別被認出,「其實家長們知道我是誰,卻都沒有說出來。後來的課程有些戲劇活動,我參與演出效果超好,大家(與家長們)開始打成一片。」但真正完全走出陰霾,是去年澎恰恰公開表示:「我欠盧靚一個道歉,欠她一個公道。」多年來的壓力瞬間釋放。

前輩提攜 剛柔並濟

放過自己不久後,資深演員林義芳決定開歌舞餐廳,邀約盧靚進入團隊,成為演出固定班底。「那時候來,看見義芳哥什麼都做,身為董事長自己掃廁所、撿垃圾,剛好我也住桃園,就常過來幫忙。」

林義芳(右)去年開設真功夫歌舞餐廳,欣賞盧靚(左)的認真負責,特別點名她進入自己的團隊。
林義芳(右)去年開設真功夫歌舞餐廳,欣賞盧靚(左)的認真負責,特別點名她進入自己的團隊。

2人認識近20年,林義芳眼中的盧靚是千面女郎,「她是我很重要的左右手,什麼事情都可以應付。交際能力很強,拉來滿多客人,又很有責任感。」林義芳最感謝盧靚的,是可以包容自己的「垃圾脾氣」,「我一生氣會亂罵,她都能接受,勸我不要生氣。一家公司本來就要有乩童桌頭、有硬有軟,不然員工會跑光。」

盧靚也不那麼「軟」,有些規則她定下了就不能隨意打破,例如泰國變性藝人下台與人互動,必須保持安全距離,「在其他地方,她們可能跟客人比較近距離跳舞、坐到客人身上;但這邊會有家庭客,我覺得不適合,對小孩子不好。」

盧靚(右)接任總經理後,不時會跟行政主廚討論菜色,也計畫提供招牌菜外帶服務。
盧靚(右)接任總經理後,不時會跟行政主廚討論菜色,也計畫提供招牌菜外帶服務。

又例如不能讓客人把餐廳當卡拉OK,「除非是包場,不然以客人立場來說,今天是來看表演,不是來聽其他人唱歌的。前幾天,我發現有客人拿麥克風在唱歌,馬上進音控室問:『已經講過不能這樣,為什麼會有客人點歌?你第一天來上班嗎?』」接著在股東群組、藝人群組發公告,嚴禁再次發生。

工作超時 甘之如飴

晚上10點餐廳打烊,她得繼續對帳、排節目;有新歌手上門,還要試著搭配、磨合,1天工時超過10小時,「被拐啊,一開始根本不知道會花這麼多時間。」幸好女兒即將升國中,她也學著放手,才能花更多時間在餐廳上。

  1. 功夫脆皮雞是餐廳招牌菜,將土雞抹鹽陰乾後下鍋油炸,不加任何醃料,可吃出土雞甜味。
    功夫脆皮雞是餐廳招牌菜,將土雞抹鹽陰乾後下鍋油炸,不加任何醃料,可吃出土雞甜味。
  2. 合菜每桌6千元起,使用特別訂製的貝殼盤,盛裝生魚片、龍蝦等前菜食材。
    合菜每桌6千元起,使用特別訂製的貝殼盤,盛裝生魚片、龍蝦等前菜食材。

接手總經理位置3個月,問她有沒有遇到困難,她想了一下搖搖頭,表示適應良好。這些年斷斷續續有通告上門,沒特別思考是否回演藝圈,「這裡有舞台可表演,過過癮。」不是要走女強人路線,或許如同演員工作,演什麼就要像什麼,這次她演的是餐廳總經理,要演到最好,「該做什麼就去做,不管未來如何,至少努力過。」

更多鏡週刊報導
【盧靚秀場新人生番外篇】單親媽黏女兒 憂環境24小時守護
【盧靚秀場新人生番外篇】懷念豬哥亮 廖添丁開歌舞餐廳培養新秀
【職場人語】小姐的事我來辦 乩身鄭安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