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噴飛口味最重 夠噁夠血腥都來自創意之手

​唐千雅
《哭悲》的特殊化妝,呈現人類在病毒感染的各種變異。(覺藝工作室提供)
《哭悲》的特殊化妝,呈現人類在病毒感染的各種變異。(覺藝工作室提供)

即將上映的話題強片《哭悲》主打驚悚病毒變異,特效化妝團隊「覺藝工作室」打造極致生猛的血腥造型,希望觀眾看見最真實的血肉感。妝容設計特別加強角色攻擊性,彷彿創造一大群變異殺人魔,連他們自己都直呼:「是從業以來口味最重的一部電影!」

《逃出立法院》的怪物手臂,也是「覺藝工作室」的創作。(覺藝工作室提供)
《逃出立法院》的怪物手臂,也是「覺藝工作室」的創作。(覺藝工作室提供)

《哭悲》描述人類遭到新型病毒感染開始變種,並發狂攻擊無辜民眾,為製造末世疫病的驚悚感。片中「染疫者」的變異狀態是一大關鍵,特效化妝團隊「覺藝工作室」由張甫丞與Esther共同創立,2人曾參與《逃出立法院》《寒單》《狂徒》《伏魔殿》《追兇500天》《火神的眼淚》等作品,即將上映的《哭悲》《角頭外傳:浪流連》整體特效造型也都由他們團隊負責,展現台灣特化漸趨成熟的技術。

Esther表示,《哭悲》算是他們從業以來口味最重的一部電影。這次導演Rob賈宥廷希望觀眾看見最真實的血肉感,並強調這些角色是病毒感染的攻擊者,要與過往電影常見的活屍、喪屍做出區分,他們為此琢磨許多痛到骨子裡的妝容,大量參考各種疾病、感染的文獻資料,打造出新型態的「染疫者」。

其中老婦人、上班族殺手與眼睛受傷受害者,這3個角色算是他們設計的特色之作。張甫丞表示,他希望感染者的造型一看就極具攻擊性,不懼怕各種傷痛也要去攻擊、傷害別人,他形容:「基本上就是做出一大群變異殺人魔,同時將病症跟攻擊感凸顯在妝容設計中。」

除了血腥情節,特效化妝也可以與藝人合作,打造時尚畫面,圖為拐拐萬聖節造型。(覺藝工作室)
除了血腥情節,特效化妝也可以與藝人合作,打造時尚畫面,圖為拐拐萬聖節造型。(覺藝工作室)

耗時3個月日夜趕工,製作出大量仿真人頭的特殊道具、假肢、各類臟器,光是1比1仿真人頭胸像就做了5、6個,包括還原演員五官的替身人頭、電腦合成使用的模型頭、機關爆炸人頭、特殊噴血人頭,以及各種臉部被打爛的人頭,內臟跟假肢體也多到足以塞滿2大整理箱。透過這些道具,一來能減少電腦後製的成本,也使得畫面臨場感更加震撼。

更多鏡週刊報導
國片《哭悲》下重鹹 變種人殺戮街頭血漿狂噴
《緝魔》斷頭女屍由她操刀 大體修復師也來學
劉冠廷LV活動為自己挖坑 默認與女友孫可芳同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