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新/曼芭舊地新遊

王景新/曼芭舊地新遊
王景新/曼芭舊地新遊

    國民歌王周華健最新專輯《少年》主打歌〈飛飛飛飛飛〉竟巧合地歌頌曼谷:「我要去曼谷/不去後悔……又再去曼谷/哎呀呀呀呀……四處去遨遊/找不到家/不如回曼谷/哇哈哈哈哈」,武雄、黃婷、黃韻仁三人合寫一遊再遊又遊曼谷,猶意興未盡者的心跡;我,不例外。

    走闖泰國二三十回,其實也只第一次於十二月下旬耶誕季造訪,佛國如泰,同樣嗅得到濃厚耶誕氣息,百貨商城耶誕樹一棵高大華貴過一棵。此行曼谷、芭達雅五日遊,雖屬遊歷過的舊地,卻也因為五個新景點而舊地新遊了,五大亮點如實描繪如後:

昭披耶公主號遊河晚餐

    昭披耶河(Chao Phraya River)前年迎來河畔重磅新落成的暹羅天地(ICONSIAM)百貨,建築主體金色意象,非常泰。可以登公主號的地方有三處,說什麼也要在這新地標上船。

    候船空檔,廣場迎我以妖嬈多變水舞,可塑性之高,上善若水啊。當昭披耶公主六號滑進眼底,戴高帽的廚師與著正裝的服務人員紛紛列隊迎賓,倒顯得自己的服裝過於休閒了。

    菜色不多不少,烹飪不過不失,至少一整鍋時時補充的酸辣海鮮湯(tom yum kung)草蝦仁肥厚量足,讓人著魔似的連喝四五碗。登船終究不再為求擺渡,不再是兩點間的半途,而是全部。

    就這麼悠哉而穩固地河上航行,優雅吃食兩鐘頭,耳邊係樂隊、歌手現場演出一首首西洋老歌,窗外流轉兩岸霓虹,反覺著岸上才是漂泊。

蒂芬妮人妖秀

    原以為不會再來芭達雅,不想再踏上令人失望的沙灘;若獨獨黑泥般的沙灘也就算了,上面兼有為數可觀的漂流木、酒罐、碎玻璃等各樣垃圾,稍有不慎,恐遭割傷見紅。

    既然外面海灘不能去,就選一間有泳池的好飯店,暹羅設計飯店(Siam@Siam Design Hotel Pattaya)雀屏中選。

    二十五樓頂一座無邊際泳池與一間酒吧,泡泡水也歡喜,入夜DJ播歌,若此心為容器,我願此心,同樣無邊際。

    蒂芬妮人妖秀(Tiffany's Show)本不在計畫中,徒步行經,被那宮殿般的氣派外觀以及門口不斷變色噴泉吸引,購票落座,同旅伴還被升等,順風順水。

    曾欣賞台灣國際酷兒影展紀錄片《MIB跨性女伶》(Made in Bangkok),主角獲選代表墨西哥前往泰國參加國際跨性別皇后選美比賽,並於曼谷完成變性手術。

    原來蒂芬妮人妖秀是這樣的,目不暇給的種種繽紛顏色,顏色外復有一妖還有一妖妖姿色:舉手投足、眉目流轉、身段腰肢,比女人還女人,遂以人中之妖名之,無疑演化的再一次完美極致,一丁點男扮女裝的違和嫌惡厭憎都惱不起來。

    人妖們以一首首歌的時間,帶領觀眾穿梭中、泰、韓、日、印、英、美等各國傳統與流行文化,宗教神話亦在其間,神、人、妖三位一體。

    一套套服裝考究,拼盤大秀舞步齊整;排場似幻如夢,布景隨段落換變,一再重詮並定義美的可能。

    佳麗之一,左半邊扮女、右半邊扮男,一人分飾兩角還不夠,更一人詮釋了兩人方能完成的擁抱,看得過癮!

    另一名佳麗演出〈說散就散〉,完美到以為又是對嘴,間奏她自介名叫施雅欣(Yaya)這段唱現場並來自中國廣東,是去年「國際皇后小姐(國際變性人選美大賽)」(Miss International Queen)第三名得主。

    驚奇她現場歌藝與外表一樣出眾,情歌唱盡,加碼帶來掀起觀眾情緒高潮的另一首華語曲〈Bad Boy〉,坐我左邊的歐美人士也跟著打節拍。接著登場另一佳麗則以宮廷漢服對嘴演唱〈菊花台〉,上乘詞曲,人妖秀場同百花綻放。

 安帕瓦螢火蟲遊船

    昔有「太白騎鯨,采石江邊撈夜月」,今有「遊人僱船,安帕瓦河撲流螢」。這其實是「曼谷水上市場一日遊」行程最後一站。

    此前的丹能莎朵(Damnoen Saduak)、安帕瓦水上市場(Amphawa Floating Market)、樹中廟(Wat Bang Kung)、美功鐵道市集(Maeklong Railway Market)多年前曾包車來過,闊別數年,只覺這些景點更高度商業化了,總少了點人親土親的質樸味兒;不如乘一葉扁舟,靜靜欣賞夜下樹上輕輕點點閃爍螢火,就阿Q當作買螢火蟲芳蹤送上述觀光行程吧。

    開拔途中,導遊得知車上有不少台灣人,突然論及我們的全民健保制度,盛讚台灣政府照顧百姓,滅絕「貴族小感冒,勞工肺炎死」,直指泰國掛急診索價上千港幣。

    出門在外,已經很慣習台灣的高科技產業或民主政治讓他國豎起大拇指,倒沒料到健保艷羨外國人,不自覺豎直椅背坐好,坐臥也有風。

親歷死亡博物館

    此行最大的衝擊,親歷死亡博物館(Museum of Death)。人總是健忘,總難免將許多習以為常的物事視為理所當然,甚而責這怪那,差不多皆嘗將苦難簡化轉而埋怨無法選擇出身;有時,真的需要不忍卒睹的視覺提醒,每一個生命的難能可貴,「被選擇」為健全無缺的落地,已是世間何等的福報。

    西里拉醫院(Siriraj Hospital)於兩棟大樓附設六個展示館,一進入舊館三樓,誰能不被眼前福馬林泡著的各式連體嬰屍驚呆,還來不及長大,以大體老師的姿態留傳世間。

    這樣另類的存在,時間並非對手,只能臣服。而塞住的交通,鳴笛的救護車也莫可奈何。

    上一行程當地導遊曾說,於曼谷叫救護車相當不智,有很高的機率堵車半途,延誤救治,路上其他駕駛就是想讓,也讓無可讓。縱然現代醫學如何進步,交通建設若跟不上,也是枉然。

彩虹雲霄酒店七十八樓自助晚餐

    死亡博物館後,空鐵(BTS)轉機場線(Airport Link)至電子憑證顯示的拉查巴若站(Ratchaparok Station),無縫接軌彩虹雲霄酒店(Baiyoke Sky Hotel)七十八樓自助晚餐,然路網圖前怎樣都找不到名喚「Ratchaparok」的一站,細看英文拼音,只有Ratchaprarop站較接近;會這般周密比對拼法,肇因空鐵有兩站拼法激似:Ratchathewi、Ratchadamri,唯恐機場線也鬧雙胞胎。

    請問站務人員,悉知憑證上的Ratchaparok即Ratchaprarop,只是拼錯兩個字。較真兒心騷動,鍵入錯誤版的Ratchaparok拼法網搜,竟也跑出千餘筆相符資料,不難想像複製貼上之惡全面蔓延。

    終於落座,想像中的食慾不振、嘔吐,完全沒發生。海鮮盤給得豪邁,蝦兵蟹將一字排開,新鮮海味滿口。

    惟供餐品項多,品質有所落差,泰式炸雞堪比石頭那麼硬、果汁非百分百那麼純,幸得一盤無雷的泰式小點,水果也無懸念地好,宴饗蜜牙齒、甜品胃。

    餐畢,直上八十四樓三百六十度旋轉觀景台騁目遠眺,戀戀不捨地將曼谷璀璨流離夜色,收進眼底;悉見天上月明星稀,地上如星河倒注,浴浴熊熊。明晚此刻,就要飛回台灣,將那抵達賺到的一鐘頭時差,悉數奉還時空。

    一心非試不可出境旅行免推皮箱,破天荒頭一遭一只三十二L單肩飛機包瀟灑走:去時五點八公斤,回程五點九公斤,遭獅航手提行李七公斤上限制約。

    試過就好,出國不血拼,就像對著滿桌佳餚不許動箸般熬煎難捱啊!想十餘年前初抵曼谷之時,與友伴耷拉夾腳拖施施然想進夜店DJ站(DJ Station)喝一杯,不期然冷遇,遭門口強力擋下(後理解是保護顧客腳指,裡頭豈一個擠字了得),到如今積累的經驗值已經足以帶領第一次遊泰旅伴,熟門熟路直探最實惠的泰式按摩、街邊小食等等等等,況且洞識欺詐話術,避走冤枉路。

    行將舞夜場,如常超商補罐雞精、燕窩即時飲,較之寶島物同價愈廉。日日滋潤,喝一罐賺一罐。時間是怎樣爬過了皮膚,「學費」又如何腰瘦了荷包,獨有我自己最清楚。

●經授權刊載,原刊登於更生日報。

●本文為投稿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