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抗日空軍英雄 東北飛鷹傳奇人生

左化鵬/抗日空軍英雄 東北飛鷹傳奇人生
左化鵬/抗日空軍英雄 東北飛鷹傳奇人生

    「身為空軍,怎能讓敵人的飛機,在我們的頭上」。這是中國飛行員高志航的名言。三十歲那年,他以身殉國。為永恆紀念他的忠勇精神,每年八月十四日被定為空軍節;台東縣的空軍基地,以他的名字志航命名,東成路改名志航路;嘉義縣也有一所國小名志航國小。

    高志航原名銘九字子恆,出生於遼寧省通化縣三顆榆樹村(現屬吉林省)。十六歲那年,他從法籍神父摩爾飛的手中,接到瀋陽中法中學的畢業證書後,回到通化縣老家。

    孩子長大成人了,父母急著抱孫,為他訂了一門親事。當時,民國才肇建,百廢待興,軍閥割據,局勢一團混亂,俄國老毛子的魔掌,趁機伸入黑龍江,日寇的鐵蹄,肆無忌憚踏遍東三省。他們張牙舞爪,將我國的東北視為肥肉,大口大口地吞噬。

    匈奴未滅,何以家為?血氣方剛的高志航,忍無可忍,決志投筆從戎,殺敵報國。隔年,揮別了高堂父母和嬌妻,又回到瀋陽,考入奉天陸軍軍官教育班砲科隊受訓。

    這一年,東北張作霖大帥擬擴建空軍,充實軍力,從砲科䧘中甄選了二十七名優秀學員,送往法國學習飛行,個頭矮小的他,曾讀天主教中法中學,嫺熟法語,被破格錄取。

    號稱「二十八星宿」的他們,離開北大營,搭大連輪來到上海,再搭法國包爾斯郵輪,經二十多個晝夜海上航行,終於來到了法國南部大港馬賽。

    他先在摩拉納民航學校,進行飛行基礎訓練,後又轉赴馬塞附近的伊斯特陸軍航空學校見習,再被派往法國空軍南錫空軍駆逐團受訓。

    旅法期間,他分秒必爭,把握一切學習機會,勤練戰技,因表現優異,深受摩拉納航校主任教官馮窪,和伊斯特航校校長包畢斯的賞識,此兩人都是一戰期間法國的空戰英雄,他們的飛行技藝高超,對這個東方來的小子傾囊相授,彼此結下了深厚的師生情誼。

    時間飛快,兩年的學習時間轉瞬即過。他學成歸國,一身戎裝,意氣風發,兼程趕回老家過年。

    不料,才抵家門,就聽到噩耗,他才過門的妻子,因長年獨守空閨,得了憂鬱症,未等吃年夜飯,就自殺身亡了,才遲了幾天,終未能見嬌妻最後一面。家園的一草一木,都讓他睹物思人,感傷不已,他又辭別高堂,黯然回到了軍營。

    他先任職瀋陽東北航空處飛鷹隊隊員,後調任東北航空學校擔任飛行教官。這期間發生兩件大事,一是東北大帥張作霖,遭日本關東軍在皇姑屯設伏,被炸身亡,他改投効少帥張學良的麾下。

    二是他駕機試飛時,因機械故障墜地,右腿骨被彈出的保險桿打斷,在俄國醫院療傷時,俄籍女護士嘉莉亞對他照顧無微不至,不久後他就能下床走路了。此時,他發現自己竟成了一腳高一腳低的瘸子。

    他一度灰心喪志,但嘉莉亞一再溫言勸慰,讓他重拾信心,再度飛上藍天白雲。這段期間,兩人朝夕相處,感情進展很快,不久就締結了一段異國良緣,育有兩女。

    九一八事變爆發了,猖狂的日軍佔領了東北航空學校,全面通緝被稱為「東北飛鷹」的高子恆。

    他改名高志航,喬裝打扮來到了北平,進入國府軍政部航空署擔任少校飛行員,才安頓好,正打算接妻女來北京同住,不料,晴天霹靂,上級頒發了「中國飛行員不得與外籍婦女結婚」的公告,這一紙禁令,硬生生拆散了這對美滿的夫妻。

    曾遭亡國之痛的白俄妻子嘉莉亞,知道丈夫正徬徨無助,陷入天人交戰,她深明大義,留下一信後,飄然而去,兩人從此天各一方,再未見面。

    「我知道你一生的志願,你還是選擇飛行吧,否則你會銜恨終身,後悔一輩子的⋯⋯,國仇家恨,不是兒女私情可以湔雪的,我會照顧我自己,別為我操心。兩個女兒,大的在瀋陽有姑姑照顧,小的在你那裡有婆婆愛護,我也毋需牽掛」。

    報國心切的高志航,接到信後,傷心欲絕,淚水直往肚裡吞。那年,他加入了中國國民黨,隔年,他被調到浙江筧橋中央航空學校擔任飛行教官,因飛行技術高超,屢次獲校長蔣中正召見。

    同年,他在一次舞會中,和上海名媛葉蓉然一舞定情,在周至柔將軍福証下,再次步上紅毯,生下一子高耀漢。

    兒子正在牙牙學語,他又奉派到義大利考察學習,有一次義大利閱兵大典,他參加外籍飛行員特技表演,一時技癢,他搖著飛機操縱桿,時而凌空,時而俯衝,時而翻滾,時而迴旋,當飛越司令台前,墨索里尼目瞪口呆,忘情的拍手叫好,直說「這樣的飛行員,在義大利也是數一數二的」。他並將隨身的鋼筆手槍,贈送給高志航做紀念。

    從義大利返國後,他將考察心得,提出多項建議供有關當局參考。不久,他調任空軍第四大隊大隊長,之後,又升任空軍中校,率領第四大隊前往南昌集訓。

    那年的七月七日蘆溝橋事變,抗日戰爭全面爆發,第四大隊調駐河南周家口,準備支援北方前線戰事。

    不料,情報傳來,八月十四日,日本鬼子將轟炸筧橋機場,企圖一舉摧毁新成立的中國空軍基地。高志航聞訊,立刻率領機隊冒著惡劣的天候,從周家口飛來杭州應戰,他的機隊才抵機場,還來不及加油,敵軍已經來襲,他立刻駕著霍克三戰機騰空飛起應戰。

    那一天旗開得勝,擊落了一架日本九六轟炸機,首創中華民國空軍在自己的領空,擊落敵機的記錄,接著加入戰局的隊友們,又相繼擊落了五架敵機。

    當他們安全返航時,筧橋指揮官興奮的向南京當局報告,今天空戰,戰績六比零。空戰大捷的佳音,迅即傳遍全國,大大的鼓舞了全國民心士氣。

    「皇軍無敵」的神話被打破了,日本鬼子豈能甘心?隔日,八八式、九四式、九六式的戰機傾巢而出,前來杭州報復,高志航早有防範,率領二十一架霍克三戰機接敵應戰,他起飛不久,輕輕鬆鬆擊中一架,當第二架起火墜落時,對方的機槍手反噬一口,擊中了他的右手臂,他忍痛強行降落,被送往當地醫院急救,蔣委員長不放心,又派專機將他送往漢口救治,並囑他到盧山靜養,此役我國的空軍健兒共擊落了敵機十七架,再創空軍戰史輝煌的紀錄。

高志航是條鐵錚錚的東北漢子,他對自己的傷勢渾不在意,兩個星期後,他又加入了戰鬥。

    一次,他擊落了兩架日本的偵察機,另次,他又以一敵六,打得對方落荒而逃,又擊中一架日本的驅逐機。他成了中國空軍的戰神,日本空軍只要聽到高志行的大名,就聞風喪膽。

    那年九月,我國向蘇聯購得一批戰機,由高志航率隊員接收,在蘭州機場交機。十一月,他率領機隊南下,經六盤山飛抵河南上空,因風雨交加迫降周家口機場。

    二十一日上午天候好轉,他正要率隊起飛,日本鬼子的飛機突然來襲,緊要關頭,俄製戰鬥機的發動機,竟然無法啟動,他坐在機艙被活活炸死,壯烈犧牲,享年才三十歲。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噩耗傳來,舉國同悲。蔣委員長在追悼會中,悲憤的說「中國寧願損失百架飛機,也不願失去一位高志航」,周恩來也說「高志航是中華民族的英雄,為抗日犧牲的,為民族犧牲的⋯⋯」。

    半世紀後,有人為高志航立傳,少帥張學良在扉頁題字「空軍戰魂 東北飛鷹」,九十二歲的老人,想起昔日這位東北小伙子,研墨時,淚如雨下。

    高志航被追封少將軍階,他的靈柩被護送到宜昌,準備經水路運送重慶,風光大葬。日本鬼子一向對高志航,咬牙切齒,恨之入骨。

    得知消息後,前來宜昌日夜不停轟炸七天。二十多年後,他的遺體終於被發現,一位姓龔的神父和教友,將他埋葬在一所老醫院內的兩顆香樟樹和一顆桂花樹之間,為了怕日本鬼子挖墳洩憤,所以沒有墳頭和立碑。

    英雄永不寂寞。早年,台灣曾拍了一部電影「筧橋英烈傳」,最近,大陸也拍了一部電影「沖天」和多部連續劇,來紀念這位抗日空軍英雄,並塑立了他的雕像,供後人緬懷。高志航的俄國妻子,分手後,不知所終,再娶的葉女士後來改嫁,多年前也去世了。

    他遺有三女一子,最小的女兒是遺腹子,分居大陸、台灣和美國。獨子高耀漢,十四歲,隨祖母來台,定居嘉義,蔣夫人還曾去探視。

    高耀漢政大外交系畢業後,進入新生報當記者,採訪軍事新聞,每當他採訪時,看到空軍健兒,凌雲御風,鐵翼敝空,藍天白雲,輝映著無敵機群,相信他的心中必有另番感受。

    高老如今已八十四歲了,仍孑然一身,貸屋而君,西門町常可見到他蝺蝺獨行的身影。好友葉東舜博士,曾一度在新生報和他同事,逢年過節,常邀他到家中把酒話從前,談當年高志航的英勇,排遣烈士遺孤的寂寞。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