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纖維化將能逆轉!台大登國際期刊:不只肺臟,各器官都有救了!

林以璿

臺大醫院團隊發現內質網蛋白thioredoxin domain containing 5 (TXNDC5)在肺臟纖維化形成中扮演重要角色,此新發現對於肺臟纖維化之治療提供了新方向。該論文於2020年8月26日刊登於頂尖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

特發性肺纖維化 (Idiopathic Pulmonary Fibrosis,IPF) 是一種非常致命的間質性肺病,臨床上可以用於治療IPF患者的藥物選擇很稀少,治療效果也不是很明確,使得IPF病患在治療上遇到許多困難,預後也很差。

楊鎧鍵指出,IPF病患確診之後,平均存活時間大約只有2.5年。「台灣大約有 5000 名IPF病患,這些人往往需要進行心肺移植,才能夠存活。」。

因此找出新的IPF致病機轉,並藉此開發新型治療IPF的策略及藥物,對改善IPF患者臨床照護與預後,是一個迫切需要投入研究量能的重要課題。

肺纖維化關鍵機轉蛋白“TXNDC5”被台大團隊找到了

楊鎧鍵指出,肺纖維化的關鍵是機轉蛋白“TXNDC5”,如果能找出抑制該蛋白的方法,就有可能幫助特發性肺纖維化的患者。

團隊於2018年研究發現TXNDC5在心臟纖維化中,扮演重要角色。楊鎧鍵博士班學生李姿涵延續在心臟的研究,發現TXNDC5在肺臟纖維化的形成也具有不可或缺的角色。

TXNDC5主要透過影響肺臟纖維母細胞中TGFbeta receptor I的穩定性及表現量來強化TGFbeta訊息傳遞路徑,造成肺臟纖維母細胞的大量活化增生及胞外基質堆積,引起肺臟纖維化。

研究團隊在肺臟纖維化小鼠的的研究中也證實,利用誘導型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去除TXNDC5後,能有效減緩肺臟纖維化的進程並改善肺功能。目前,團隊也將開發抑制TXNDC5活性的藥物,可望能作為肺臟纖維化病患的新型治療藥物。

抑制TXNDC5,全身器官纖維化都有望可以逆轉

楊鎧鍵表示,器官纖維化是組織受損後的修復反應,但持續而過度的纖維化卻也是造成器官功能喪失甚至走向衰竭的重要原因,目前針對器官纖維化缺乏專一而有效的治療藥物。

未來,有望能將實驗室開發抑制TXNDC5的藥物應用在心臟及肺臟纖維化的患者,也將著手探討應用在其他組織纖維化(如腎臟及肝臟纖維化)相關疾病的可能性,希望也能為慢性腎病變及肝硬化患者的治療帶來新的曙光。

文/林以璿 圖/林以璿

更多Heho健康網文章
肺都纖維化了還能治療嗎?一次認識藥物、呼吸治療、換肺3種治療
藏在日常生活中的傷肺因子!廚房油煙、定型劑都會讓肺纖維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