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政府:不會為了更有野心的減碳目標「犧牲經濟」

黃鈺婷
印尼政府:不會為了更有野心的減碳目標「犧牲經濟」
印尼政府:不會為了更有野心的減碳目標「犧牲經濟」

2020年06月30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印尼政府表示,他們並不會為了對抗越發緊急的氣候變遷狀況,而設下更加具有野心的減排目標,相對的,他們會繼續將重心擺在經濟成長上。

印尼是全世界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之一,同時也是2015年《巴黎協定》的締約國。在《巴黎協定》的框架之下,印尼承諾在「一切照舊」(business-as-usual)的情境中,於2030年之前減少29%碳排,或是在國際社會的協助之下減少41%碳排放。

然而,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me,簡稱UNEP)在去年警告,就算實現上述減排承諾,全球的平均溫度仍預計會比前工業化時代上升3.2˚C。印尼政府去年也曾一度考慮要將該國的減排目標提升到45%,但之後又決定固守比較低的目標。

印尼國家發展規劃部(Ministry of National Development Planning)環境部門主任梅德里爾贊(Medrilzam)表示,內閣會議已經通過這個目標的設定。

「這個目標和我們的經濟(成長)目標相扣合」,最近梅德里爾贊在雅加達的一次討論會上說道,「我們未來五年會依循這些目標行動。」

「難道我們要犧牲經濟,只為實現減排目標嗎?」他補充,「難道我們要取消所有採煤的合約嗎?」

林業與環境部副部長阿魯・杜洪(Alue Dohong)承認,印尼的國家自主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 簡稱NDC)並不足以幫助全球升溫控制在2°C內,以抵擋氣候變遷帶來的災難後果。但同樣的目標值,對於其他巴黎協定締約國來說卻是有幫助的。

「這是為什麼有人提出希望訂定更具野心的氣候承諾」杜洪說,「但我們的野心不大,我們希望聚焦在當前的目標。」

「我們的原則是要落實原本已經決定的目標,這是我們在馬德里提出的要求」,他補充,並提及去年碳排大國在聯合國氣候峰會上被要求承諾再減少更多碳排一事。「就連既存的目標都還有一些尚未達成,你怎麼會想要再去提高達到目標的門檻?」

阿魯說,設定更有野心的減排目標應該是已開發國家的義務。他引述過去的全球減排協議《京都議定書》指出,強制性的減排目標應該是已開發國家的義務,而開發中國家則應該是自願性地減排。

印尼政府的資深氣候談判代表莫克蒂・漢達賈尼・蘇賈摩恩(Moekti Handajani Soejachmoen)也同意印尼應該專注於實現既定的目標,而不是又去承諾新的目標。然而他也認為必須訂出詳細的計畫以達標。

印尼原定在今年3月之前,向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提交最終確認版氣候行動計畫。

然而直到4月13日,印尼政府都還沒有提交這份更新的行動計畫。印尼環境部長的資深顧問努爾・瑪斯里帕汀(Nur Masripatin)表示,印尼政府當前正忙於處理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他說,更新版的行動計畫目前尚待總統批准。這份計畫將會反映印尼近期的生質柴油政策、電動車及其他政策轉變。

莫克蒂說,「計畫中並未列出誰要負責做什麼、何時與如何做等細節。如果現在要提升目標值,可能會來不及完成工作指派。而且全世界目前也只有非常少的國家明確表示將會提升減排目標。」

根據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經營的線上平台「氣候觀測」(Climate Watch),目前至少有107個國家表示可能會提升減排目標,增幅大約佔全球碳排15.1%。

碳排大國且氣候風險高 專家:「印尼應朝去碳化經濟轉型」

氣候專家批評,印尼身為碳排大國,而且較容易受氣候變遷衝擊,卻不願更進一步承諾減少碳排。

由智庫氣候分析(Climate Analytics)與新氣候研究學會(NewClimate Institute)所組成的「氣候行動追踪組織」( Climate Action Tracker),致力於追蹤各國政府的氣候行動與政策。該組織指出,如果印尼確實執行目前的計畫,減排比例可能會超過原定目標,但是絕對碳排放量仍然會加倍。

氣候行動追踪組織將印尼的氣候承諾評為「極度不足」,意味著就算印尼達成目標,仍然無助於將全球升溫控制在2°C以內,且這個目標值可能造成全球升溫3至4°C的情境。

「印尼所做的努力將無法阻止氣候災害」,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的能源與氣候研究員伊斯凡迪亞里(Adila Isfandiari)表示,「目前全球升溫1°C已經造成氣象相關災害劇烈增加。」

他引用印尼國家災害應變總署(BNPB)的數據指出,洪水和乾旱這類的災害強度在過去5年大幅增加:2014年全印尼共發生1,967件災情,到了2019年增加至3,721件。柯勞瑟的研究團隊(Crowther Lab)發現,熱帶地區的城市可能最受氣候變遷衝擊,雖然這些地方的平均溫度上升幅度可能比較小。

該研究檢視全球520個主要城市,發現雅加達是其中一座在2050年之前可能遭遇「史無前例」氣候變化的城市,包含可能導致更嚴重的洪患和乾旱的降雨型態變化。今年初破紀錄的暴雨襲擊雅加達,使該市遭逢史上最嚴重的洪患,影響數百萬人民的生活並癱瘓經濟。

「印尼極有可能受氣候變遷衝擊,且又是碳排大國,應該要朝去碳化經濟轉型,而不是固守煤炭產業」,「氣候分析」的資深氣候政策顧問赫特菲特(Ursula Fuentes Hutfilte)說。

對於印尼政府決定不要提升減排目標一事,他評論為「極度令人失望,尤其印尼具有極高的潛力升級氣候行動,並達成經濟去碳化。」

「去碳化」,指的是從化石燃料轉型至再生能源。赫特菲特認為,如果能從電力供給、公路與鐵道運輸,以及森林和土地利用等三個關鍵領域著手,印尼將能夠在2030年之前顯著減少碳排放。上述領域的碳排放量佔了印尼總碳排的70%,而根據「氣候行動追踪組織」近期發表的報告,若印尼能夠提升這些領域的轉型力度,將有可能在2030年之前,(較2010年的標準)減少20%碳排。

這和目前預測印尼若固守當前的氣候承諾,將增加58%至68%碳排放的狀況,形成強烈對比。

低碳發展模型下 印尼可減少43%碳排 GDP年升幅也提高

赫特菲特表示,在這三大領域去碳化也能夠創造就業機會、減少空污和泥炭火災、保育生物多樣性、在市中心減少交通壅塞情況、促進能源自主,以及提升偏鄉電氣化。

印尼國家發展規劃部和世界資源研究所印尼分部(WRI Indonesia)的研究顯示,印尼如果採用低碳發展模型,經濟發展的幅度將能夠比預期還要好。這個研究發現與「氣候行動追踪組織」的分析一致。

這些研究預測,在低碳發展模型之下,2030年之前印尼將能減少43%碳排放,且每年GDP成長幅度可從2015年以來的5.6%,提升至每年增長6%。

在此成長趨勢之下,印尼在2045年的GDP將會增加超過5.4兆美元,而目前位居世界平均之下的人均所得,也會提升到將近1萬7千美元,這將會讓印尼躍升至已開發經濟體之列。

印尼環境部的顧問努爾說,武漢肺炎迫使該國的工業與運輸活動停擺,也因此使得溫室氣體排放量下降。他表示,希望這對於印尼的減排目標有所貢獻。

「依照目前的減排承諾,我們的貢獻只能讓全球升溫控制在3°C,所以希望武漢肺炎造成的改變,能夠讓我們減少更多碳排放」,努爾說。

然而,印尼大學(University of Indonesia)的氣候專家馬哈萬・卡路尼亞沙(Mahawan Karuniasa)指出,任何因為武漢肺炎所造成的經濟停擺,而達成的氣候成就都只是暫時的。他說,印尼的經濟依然相當依賴化石燃料,尤其是煤礦,因此一旦經濟活動復甦,碳排放又會立刻增長回來。

馬哈萬同時也是印尼氣候變遷與林業網絡(Indonesian Climate Change and Forestry (APIK) network)的主席,他說,「我們預期經濟會回穩,而我們也希望經濟恢復成長。所以我擔心的是,武漢肺炎無助於減排,因為在疫情趨緩之後,我們的經濟活動將會快速回溫,然後碳排放就會超額增長。」

武漢肺炎疫情嚴重影響東南亞最大經濟體,因此印尼政府預測該國2020年的經濟成長將會減少至少一半。

位於印尼萬丹省芝勒貢市的蘇拉拉雅燃煤電廠(Suralaya coal power plant),為該國最大燃煤電廠。圖片來源:Predicting the safety factor of ash impoundment against liquefaction - Scientific Figure on ResearchGate. Available from here [accessed 3 Jun, 2020] (CC BY 3.0) 能源部門造成的碳排放 預期將升高 減排空間大

印尼國家發展規劃部的梅德里爾贊表示,雖然他支持「深度去碳化」(deep decarbonization)的概念,但政府仍得要在減少碳排與經濟發展之間找到巧妙的平衡。他指出,對於國家發展規劃部來說,要說服其他部會在各自業務上落實深度減排,並非易事,尤其是對能源部門。

他說,「每個部會各有所執,而說服他們向再生能源轉型並不容易」。

梅德里爾贊舉例,當其他部會要求訂定更具野心的再生能源目標時,能源與礦產資源部(The Ministry of Energy and Mineral Resources)就表示拒絕。他說,能源部的論點是,一旦提升再生能源目標,「那我們就都不用活了。」

他認為,不論來自國內外,必須要用有力的論點說服這些持保守態度的部門。「重要的是,要讓人看到減排和經濟發展之間存在平衡。」

氣候專家和環境部的官員都認為,能源部門有可能超越森林砍伐和土地利用變遷,成為印尼主要的碳排來源,因此能源部門在減排目標設定上,仍大有進步空間。印尼的能源消費成長率為全球最高,其中煤炭又佔能源配比的62%,而再生能源僅佔12%。

國家發展規劃部指出,能源部門在2010年的印尼總碳排中就佔了38%,且預期在2030年提升至60%。其中土地利用變遷所造成的排放量(不計泥炭火災的話),預計將從53%降至31%。

燃煤是造成碳排增加的主要原因。若依照印尼政府的規劃,未來將提升的35GW(百萬瓩)發電容量中,化石燃料就佔了27GW。印尼政府表示,上述能源策略對於他們提升GDP的目標來說是必要的:印尼預計在未來五年內,將GDP的每年平均增長率從2014年以來的5%,提升至6%。

「可不能小看經濟成長率提升6%的目標」,梅德里爾贊說。「這需要投入大量的能源才有可能達成,尤其因為政府將大力推動製造業」。燃煤占比將提升,而再生能源比例則會下降。

他補充,「我們原先假設再生能源發電量會在五年內提升至少19GW。」但因為有了GDP成長率6%的目標,「再生能源發電量得要成長超過24GW。」這對於目前印尼再生能源計畫的步調來說是不切實際的,因此也代表著燃煤比例勢必得要提升以彌補落差。

印尼環境部氣候變遷控制處長阮達・阿貢・舒格狄曼(Ruandha Agung Sugardiman)表示,比起土地利用和林業部門,能源部門有更多減排空間。以印尼當前的承諾來看,前者需透過減緩森林砍伐與推行森林復育等手段,減少70%碳排;然而,能源部門卻只需要減排19%。

「能源部門還有很大的減排空間」,阮達表示,「現在的目標對他們來說,很輕易就能達成。」

NGO組成的聯盟也呼籲政府停止許可新建燃煤電廠,並且重新審視預計要新增27GW燃煤發電量的計畫。他們今年二月寄給環境部的信件中,也呼籲政府想辦法逐步淘汰燃煤的使用。

世界資源研究所印尼分部氣候與森林組資深經理韋賈亞(Arief Wijaya)表示,在能源部門落實減排,是印尼達成氣候目標和發展經濟的關鍵。

「關鍵是政府要對能源轉型更有野心、更有行動力,也就是要能逐步淘汰燃煤電廠」,韋賈亞說。 參考資料

- Mongabay(2020年4月14日),Indonesia won’t ‘sacrifice economy’ for more ambitious emissions cu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