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住在礦場下! 新竹關西復礦爭議

華視

新竹市 / 李怡庭 採訪/撰稿 施幼偉 攝影/剪輯

位在新竹關西的礦場,60年前,就陸續進行石灰石礦的開採,造成附近的居住環境和周遭山林、都受到危害!好不容易、隨著水泥產業的東移政策、停止開採,但如今開發業者、提出復礦申請,這起案件、已經進入第二階段的環境影響評估。採礦、將可能捲土重來嗎?來看採訪團隊的追蹤報導。

羅政宏是新竹關西鎮金山里人,跟著羅政宏的腳步,深入炸山採礦、半個世紀的礦場,停採了17年、礦區綠草漸生,但如今、隨著復礦議題再起,掀起多年來,蟄伏在居民心中的恐懼。

關西金山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羅政宏:「現在好不容易才有一點點的植生綠被的樣子,而且那些土,要是說樹那些全部弄掉的話,受災害的就是底下的居民。」

遠眺礦場,開採留下的階梯狀地貌,依然清晰可見,幾個山頭、中間的大坑洞,是土地的傷痕、更見證了當年的採礦歲月。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這個產業重新復興起來之後,他們又會回到過去70年、60年那個時代的這個感受。」新竹關西鎮的礦場,從1957年陸續進行採礦,為了開採石灰岩做為水泥原料,一天爆破兩次,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房屋劇烈搖晃,天外更時常飛來落石。

從高空俯瞰,三個礦區、盤據山頭,中間這塊、是亞洲水泥的礦場,左右兩側緊鄰的是羅慶仁、羅慶江兩個礦區,屬於玉山石礦所有。其中、樹橋窩聚落,最近的一戶距離採礦點,只有200公尺。關西鎮金山里居民戴阿宏:「這裡以前是從那裡那裡裂,一直裂。」關西鎮金山里居民王源君:「你看這個縫手指,都可以進去啊。」「以前那時候一天要炸兩次,一開炸就會像這樣震動。」

在樹橋窩每戶房屋,幾乎都看得出炸山造成的衝擊。關西鎮金山里居民邱創友:「不可以採啦,我講就是說 你採沒有辦法啦,他來採的時候就不能住啊。」關西鎮金山里居民池秀梅:「再採也是提心吊膽啊,怕它石頭飛下來,對我們只有害沒有好啦。」

1980年代、政府輔導水泥產業東移,在1997年、宣布台灣西部劃定石灰石保留區,6個縣市、共12個區,全面停止開採。不料2013年、經濟部同意新竹縣政府的申請,重新開放業者申請礦權。2015年、開發業者、亞泥跟玉山石礦提出復採,成為西部申請復礦的全台第一例!但在環境爭議與居民反對下,亞泥主動撤案,羅慶仁、羅慶江兩個礦區的申請,則進入二階環評,環保團體、當地居民與開發單位,仍有許多對立!

玉山石礦公司董事長羅吉琛:「我們並不是要犧牲某部分的人,我們是想說讓衝擊減少,讓地方來繁榮,這個反而是我們的想法。」

關西金山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羅政宏:「玉山里他們等於就是說都是礦工的後代,所以他們沒有反對的理由,距離也遠,可是我金山里就不一樣啊,距離近反抗的聲音就會比較大。」目前的礦區開發範圍,是縣府認定的坡地災害潛勢區,有多處山崩與地滑區域,也有大面積天然林。這樣的地質條件、禁得起大規模開挖嗎?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沒有人保證說挖礦的時候就一定會導致土石流,但它會提高那個風險。」

2017年6月25日,全台數千人走上凱道吶喊,要求進行礦業改革、速修礦業法,但近三年過去修法卻原地踏步、毫無進展!礦業法有利業者環團籲修法不能等,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其實礦業法裡面有非常多福利,這個霸王條款就是,譬如說我在你的地上面開採,不用經過地主同意,然後我的礦權要去申請展延當中是原則准許,例外駁回。」經濟部礦務局副局長周國棟:「礦業法修法已經建立共識的部分,我們以這個為基礎那還沒有共識的部分,我們目前還是積極在協調討論。」

環保團體認為,關西是否復礦,是台灣西部礦業開採、是否死灰復燃的重要指標!而在環境保育與經濟開發的拉鋸下,要如何達到平衡永續,仍是一道難解之題!

原始連結




更多華視新聞報導
花蓮建養雞場抗議不斷!卜蜂:即日起暫停建場計畫
積極社會參與 擁抱精彩人生 |因為有你 愛不罕見|華視新聞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