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監委內心話3-2】仉桂美遺憾:大法官剝奪未來監院釋憲權

何 豪毅

匯流新聞網記者何豪毅/專題報導


監察院第五屆監委8月1日交接給第六屆,監委名單大幅換血,自此「馬系監委」幾乎全數「畢業」,同時「修憲廢考監」又成為政壇顯學。這些年當監委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監察院到底該不該廢?監察權有什麼神奇的功能?讓我們一起來聽聽畢業監委的內心話。

出生於高雄,文化大學政治系畢、台大政治學碩士、政大政治學博士,仉桂美(仉音同掌)從研一開始就與監院結緣,碩論題目《監察院在憲政體系中的防腐功能》,博士論文題為《我國各級政府間行政監督之研究》,對監察院十分熟稔,1995、1996兩度代表新黨參選落敗,在大學教公共行政,2014年前總統馬英九提名出任第5屆監委。

在政治方面,仉桂美較其他監委有著更深刻的敏感度,一般監委避之惟恐不及的政治性案件,她多半來者不拒,包括軍公教年改案、國民黨不當黨產等爭議性案件,都由她代表監院出面接受陳情,且兩度推動監院將釋憲案送交大法官會議解釋,也少見的被大法官會議接連拒絕兩次。

監院釋憲權 大法官自此剝奪?

談起這段過程,仉桂美嘆氣連連、直喊遺憾:「大法官用的力氣用得太大了!」她表示,過去大法官會議決議不受理,通常不對外說明理由,但為了黨產案與年金案兩案,大法官會議罕見寫了理由:「監院認為有違憲之虞的條文,限於監院業管條文」。

「這實在是太妙了」,仉桂美苦笑指出,在此之前,監院曾提出約55案釋憲,大部份都進入大法官會議程序並做出釋憲,從來沒有大法官持類似的主張,她自承破了歷史記錄,成了監院有史以來的第一遭,「照司法院這次的說法,以後監院只能對監察法提釋憲了」。

仉桂美表示,大法官此舉讓監察院的職權受到相當的戕害,功能因此萎縮,把監察院將來的釋憲權實質剝奪。她認為大法官應該要有勇氣受理,進入程序論辯年金案與黨產案的法理基礎,而不是以斷了監院未來釋憲權的方式來拒絕,「我認為這是我6年監委任期內,覺得最遺憾的一件事」。

彈劾標準曝光 仉:視破壞制度程度

仉桂美也指出,這6年任期內約提出30件彈劾案,她首次對外說明她內心認為應予以彈劾的「標準」:「我看的是這個人所作所為,對制度造成的破壞程度」,她認為過去遭她彈劾的相關人也許可以稍微釋懷,實際上都是因為背後制度上造成的扞格所導致。

此外如外交部「口譯哥」、大阪處長輕生等知名案件,均由仉桂美經手並提出糾正案。她認為,政府政策好不好,大家可以討論,但她所看到最大的問題,「很多政策的事前評估都不做,這是很嚴重的問題」,如此將造成資源、人力、蚊子館的浪費。

「你怎麼保證監察委員都是聖人呢?」仉桂美提及,監委的自動調查權是她所認為將來監院的危機之一,自動調查太容易、太頻繁,因為監察權有「準司法」性質,監院通過的彈劾案要送公懲法院接受司法檢驗,「你對公家機關權力這麼大,發動又這麼容易,要如何防止監委『圍事』?」

監委圍事?仉:寧信制度勿信聖人

她表示,當然此話說得有點不客氣,但她也強調,監督權必須建立在專業、客觀、超然上,「但我們寧可去相信制度,而不要去相信聖人」。

討論到監察院實際功能,仉桂美特別希望大家留意,公懲會「法院化」,今年5月修法成為一級二審的「公懲法院」,對公務員人權多了幾分保障,但專門糾彈公家機關、公務員的監察院並未做出相對應的改革,她預料未來監委將免不了要「自己出庭」,成為公懲法院中的控方,扮演「行政法制起訴檢察官」的角色。

同時仉桂美也提及,監察院的調查官目前正在扮演這個「起訴檢察官」的角色,負責在公懲法院出庭,但目前70餘位調查官多數無法學背景,被訴的一方為經考試及格的公務員,出庭都會請律師,監院又無律師制度,因此出庭壓力極大,翻案風險倍增,威脅監院在公法地位的權威。

「公懲法院連參審制條文都已經出來了,馬上要實施,公懲一直在進步,監察院為什麼不做呢?」她呼籲外界重視此事,監院要趕緊對此進行討論改革,將此缺口補起來。

仉桂美盼新監院「迴避界線」要清楚

對於下屆監院、監委,仉桂美說,相較過去幾屆監委,新一屆監委「有選票背景的人無疑是比較多的」,因此她對未來監委是否能超越黨派獨立行使職權,表達幾分憂心,她認為政治力是否無視憲法條文進入監察院,將會是接下來觀察監委的重點。

「過去我們很少有做過首長的人進來監察院,因為有首長背景,很可能會碰到自己做過的決定」,仉桂美說,過去這類狀況都是迴避,她冀望新一屆監委在這方面要有很清楚的界線。

影片、照片來源:何豪毅攝
【畢業監委內心話3-1】高鳳仙:很多百姓視監察權是最後的希望
【畢業監委內心話3-3】包宗和:全世界都羨慕我監院制度 絕不能廢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