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專題》H&M宣示2030年使用100%環境友善材料製衣 Patagonia教育消費者修補舊衣

鄭國強

H&M和Patagonia等服飾大廠都鼓勵消費者舊衣回收,在新的技術下可以拼接或修補後重新上市。(圖片來源/WORN WEAR官網)

今年10月,瑞典品牌服裝大廠H&M在首都斯德哥爾摩Drottninggatan門市店展示了「LOOOP」的全新服裝,一台機器,能在5個小時內將舊衣清洗並切成碎布,然後再重新紡織成新的紗線,拼接成一件新衣服,H&M全球永續發展主管Pascal Brun向媒體表示「這樣的目的是吸引客戶,並幫助他們了解自己舊衣服的價值,讓他們體驗回收過程有關,從而觸發了行為改變。」

H&M的舊衣回收再生計畫持續幾年,和其他大型服飾品牌企業一樣「回收」是紡織業對了「企業永續發展」的一種具體行動,尤其在巴黎氣候協議之後,各國企業紛紛把環境(environment)、社會(social)、公司治理(governance)的ESG永續發展報告當成企業發展策略的一環。

在台灣的企業起步追尋永續發展之際,被國際商學院納入範例的兩家大服裝品牌公司H&M和Patagonia在紡織業的追尋過程值得作為借鏡。

傳統紡織業製造循環,耗水排碳多浪費

相較於環境永續的概念,紡織、流行服飾業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就常被批評為消耗性產業,從設計、選材、紡紗纖維、製造、運輸、銷售、使用等過程的大量耗水排碳,導致紡織、流行服飾業被指責為了不斷增加銷售量,設計師文思泉湧的持續推出一個系列又一個系列的新品,卻以犧牲產品品質和營運的永續性為代價,又根據新標準協會(New Standard Institute)的數據,時尚佔全球碳排放量的4%至10%,每年生產1500億件新服裝,每個人一年大約要購買19件新衣服。

每年創造了上兆美元的營收的紡織、服飾產業,近年也開始由大品牌帶頭,推動永續發展報告。瑞典服裝大廠H&M和美國戶外用品Patagonia都將原來的設計、選材、紡紗纖維、製造、運輸、銷售、使用的價值鏈過程,透過關鍵的「舊衣回收」,又回到了「設計」,把價值鏈轉變成價值循環,生生不息。

H&M和美國戶外用品Patagonia都因卓越的舊衣回收系統成為商學院討論的典範,尤其在2018年中國政府宣布擴大拒收的廢棄物清單、印度隨後跟進以後,舊衣回收成為服裝品牌大廠一個重要的銷售循環。

戶外用品大廠,巡迴教育消費者修補舊衣

曾經為了猶他州保留區告過美國總統川普的Patagonia比一般的服飾業早好幾年提出了四個R為主要目標:Recycling(回收)、Reusing(再利用)、Repairing(修復)、Reducing Consumption(減少消費),更進化為行動。

2011年,Patagonia在黑色星期五期間刊登了一則廣告,以「不要買這件夾克(Don’t Buy This Jacket)」為標語,針對自家所製的夾克可能會造成的環境衝擊加以說明,推廣早期的永續概念,當時ESG還不算是顯學。

2013年,公司決定從Repairing(修復)開始做起,和Worn Wear合作,在店面中增加修補舊衣區,並發布了45支的教學影片,派巡迴車到鄉鎮教導消費者如何修補衣服。

這個巡迴計畫「Worn Wear Tour」不但在歐洲超過50個地點幫消費者免費修理壞掉的拉鏈和鈕扣,還有舊衣修復教學,後來還造訪了北美、歐洲、智利、韓國、日本等國家和地區的多個城市,為超過12萬人提供服務。

Patagonia在2017年新啟動現金舊衣回收方案,消費者以舊衣換現金,透過一種新的乾洗技術來清洗回收的舊衣,能夠修復纖維,並讓它們「重生」,在Patagonia的網站上販售。

舊衣延長使用9個月,能減少2到3成碳水耗量

還有將舊衣物拼接與再造計畫,從美國加州的垃圾掩埋場挑選有潛力再造的衣物,透過分類、解構與拼接打造「舊的新服飾」,透過合作廠商 Tersus Solutions 細緻且減碳的清潔處理,出了 ReCrafted 系列,有羽絨外套、羽絨背心等。Patagonia也鼓勵消費者只租不買,減少浪費。

Patagonia估算出,如果能將衣服的使用期限延長9個月,就能降低20%到30%的碳、水、垃圾足跡,鼓勵舊衣再生,背後的核心精神是改變消費者觀念與行為。在研發端,Patagonia也鼓勵設計師透過自動化程式設計出減少浪費布料的衣服,使用低汙染的化學劑、並和其他供應商合作推動使用有機棉,這一切就是訴求品牌和環境的雙贏。

瑞典服裝大廠H&M亦在去年宣布永續發展策略,集團所使用的棉花中高達97%為再生或其他永續來源,從2020年起H&M集團將不再為系列產品採購傳統棉花。在使用的所有材料中,有57%為再生或其他永續來源, 我們將繼續朝2030年100%使用回收或其他環境友善的材料來製作商品,即便在今年全球遭受新冠病毒威脅、H&M在第二季淨營收大跌50%,但集團仍致力於永續發展,正如LOOOP的推出。

舊衣回收已成為國際服飾品牌大廠營業循環的一部份,可以有效減少碳排及耗水。(圖片來源/WORN WEAR官網)

擁有H&M、COS、Monki、Weekday、Cheap Monday等9個品牌的H&M集團在舊衣回收上也不遺餘力,以全循環來看,H&M開發了新的可循環業務模式和業務計劃,其中包含按需供貨、定制、修復、租賃、翻新、再售以及包裝再利用等各個環節。

以區塊鏈呈現生產足跡,舊牛仔褲重組成新外套

H&M不斷投入新科技,來達到永續發展的效果,例如和區塊鏈公司VeChain合作,使客戶能夠看到一件衣服由再生羊毛製成的毛衣的完整歷史。而藉助WORN AGAIN的技術透過化學方法分離出舊衣中的棉及聚酯纖維,重新再製成新的紡織品。

投資Renewcell研發專利新材料Circulose,讓H&M推出「Conscious Exclusive」永續時尚系列,「Conscious Exclusive」系列於 2019 年 3 月推出一件藍色連身裙,它由 50 % 的回收牛仔褲和 50% 以永續方式經營的森林取得,消費者若買下可能已經「買回」自己去年送回收牛仔褲的一部分。

鼓勵消費者租衣服,是為了減少舊衣回收成本、提倡節約,2019年H&M集團下COS也把衣服上架中國最大租衣平台、共享衣櫥「衣二三」。

但在今年,遇到新冠病毒疫情,整個舊衣回收計畫受挫,前任永續長Anna Gedda在7月對《富比世》(Forbs)雜誌表示,H&M在全球擁有5,000多家商店,曾經一度有80%的門市暫時關閉,而2019年通過舊衣回收計劃收集了29,005噸紡織品用,一大部分再利用,不幸的是,疫情使得在某些市場暫時停止了服裝收集服務。Anna Gedda說,疫情開始後,H&M與供應鏈一起將一些資源重定向到生產PPE(個人防護設備),並捐贈給各國醫療保健系統。

舊衣回收還不能涵蓋整個ESG的概念,對H&M來說,由於在全球擁有17萬多名員工,上萬家供應商,ESG中的治理議題顯的重要,尤其過去幾年一些爭議性的生產線上人權事件,例如在緬甸童工的相關報導,對H&M的公司形象、對消費者的說服力產生嚴重的干擾。

將人權與平等,列入遴選代工廠的條件

因此,在H&M於2019年的永續報告中,對於上游供應鏈管理部分,除了產品設計、原料的選擇等特定的原材料和流程相關聯以外,供應商、外包商的管理與雇用風險,也是公司的重點項目。

其永續報告書中強調確保人權盡職調查、並遵循《聯合國企業與人權指導原則》(UNGP),還有企業雇用應解決現代奴役制度(該詞來自英國政府在2015年10月通過的Modern Slavery Act),並對潛在業務合作夥伴的盡職調查,在評估帶工廠時,必須對供應商生產所在地的確認及查核、注意中國產區可能有強迫勞動風險、有無使用童工的情況,並提出《商業夥伴發展永續承諾》(Sustainability Commitment for Business Partners)。

一場新冠病毒大流行,將會改變消費者的習慣,Anna Gedda認為,數位化消費會加速上軌道,這種趨勢將持續下去,將對時尚界產生不同的衝擊,那些尚未進入數位化領域的將是第一批遭殃的人,另一放面,她相信客戶的期望和行為將會改變。

更多信傳媒報導
亞馬遜首推台灣滿額免運 默默投資後有可能成為下一個落地台灣的巨擘嗎?
拜登欠華爾街、BLM 錢債及人情 上台後恐陷左右勢力「情緒勒索」
王浩宇罷免案剛好碰上中天關台 韓粉加上藍綠白黃都想罷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