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壓港的醉翁之意

陳立諾

繼去年年底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案》,美國近日又通過了《香港自治法案》,川普同時簽署行政命令,終止美國對香港的特殊待遇地位,一副來勢洶洶,展現出欲把香港壓垮的態勢。

問題是,香港的股市和樓市卻都沒有特別反應,也不見大規模的資金外流跡象,港股這幾天有所下挫,這也只不過是上周爆升後的獲利回吐而已。換言之,對風險最為敏感的市場認為川普只是在虛張聲勢。

法案終歸只是一堆文字,要看如何執行,以及執行的後果如何。如果美國可以輕易通過法案傷害香港打擊中國,回歸23年間,美國用行政命令早就可以做了,不必等到現在才通過一系列法案。

香港作為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經英國和中國半個世紀以來的相繼經營,早已深度嵌入全球金融和貿易網絡,香港的法律體系和國際銀行體系密切相連,與美國的體系亦連通。如果真的執行打擊香港特殊地位的具體舉措,美國在香港的龐大利益亦將受損。

每年平均都有數千億美元的資金通過香港進入中國大陸,而香港亦是中國大陸企業主要的集資地;同時,香港也是美國主要的農產品和金融交易市場,有8萬名美國人在港工作,美國每年從香港賺取近500億美元。香港對中國很重要,對美國也重要。

當然有一點無可否認,鑑於美國的影響力,如此大張旗鼓通過涉港法案,不斷張揚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指香港已和中國大陸城市一樣的口徑,在某些受美國勢力滲透的地區,香港的形象一定會受到損害。這也是為何港府早前委託中東一家公關公司,在世界各地行銷香港的原因。

涉港法案的通過無疑亦會增加部分香港金融機構的經營成本,它們必須為這個法案的某些條文預做研判與準備。一些從事入口科技產品的公司,其業務亦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制肘,但其實影響很有限,因為美國其實早在川普上台以前就已嚴格把關輸入香港的高科技產品。

最近更有傳媒傳言,美國將不惜阻斷香港的聯繫匯率運作,並且不讓中國兌換美元。新冠肺炎令美國經濟陷入困境,聯儲局大印美元抗疫救經濟,導致財赤暴增,美元匯率日呈弱勢,此刻如果美國禁止兌換美元,美元的功能與市場會大幅萎縮,美國對國際金融的影響力亦將衰退,對美國並沒有什麼好處。

美國涉港的多個法案到目前為止,都只是雷聲大雨點小之舉。香港人並不相信美國真的關心香港的民主和人權,尤其今年是美國的大選年。誰都看得出川普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企圖以出口轉內銷的方式通過涉港法案,要在選民心目中塑造其比拜登對中更強硬的形象。(作者為香港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