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開放境外生來台豈可出自政治考量

民進黨政府日前又開放日本、韓國等五個國家的境外生來台完成學業,但中國大陸的學生仍然被排除在外。這種做法不僅展現明顯的雙重標準,也反映台灣當局對大陸的強烈敵意,對兩岸關係當然是雪上加霜。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在台灣就讀的四萬二千名境外生長久無法入境,幾經多方陳情,教育部才於六月中旬開放越南、香港、澳門、泰國、帛琉、澳洲、紐西蘭、汶萊、斐濟、蒙古、不丹等十一個低感染風險的國家和地區,後來加上寮國和柬埔寨;前幾天再加上日本、南韓、新加坡、馬來西亞及斯里蘭卡,總計十八個國家和地區共六七九五名境外舊生可以返台。截至本月八日止,已經有三0四人申請入境,實際入境二六0人。

按照教育部的說法,第二波開放五國是因為它們都屬於中低感染風險國家。事實上,日韓等五國並未在今年初限制入境的名單上,多數境外生都已經來台讀書,五國只有七一二人符合本次開放入境條件,其中新加坡和斯里蘭卡根本都無人符合。換言之,開放入境的實際作用相當有限。

更重要的是,占境外生最大的七千五百名大陸學生,始終都被排除在外,疫情指揮中心的理由是「大陸疫情訊息不透明」。

大陸現有確診五四六人,最近十天全陸單日新增確診病例都維持在個位數,許多省市更是連續多日沒有新增病例,而且新增境外輸入病例佔81.4%,治癒率達93.93%。最近十四天的新病例發生數和每十萬人口確診數都低於歐盟平均值;與前十四天相比,新病例呈現穩定趨勢;整體新冠肺炎的應變作為,無論檢驗、監測、接觸者追蹤、疫情控制、治療及通報等,也都全部公諸於世,完全透明。

舉例來說,六月十一日,北京爆發新發地批發市場群聚感染事件,打破五十六天沒有新增病例的紀錄,當時外界不但擔心大陸會爆發第二波疫情,而且普遍懷疑是否會隱匿疫情。

然而,大陸非但完全沒有遮掩,而且迅速展開行動。任何群體一旦發現內部有人感染,整個群體都會接受檢測,包括幾家大型農貿市場的全體從業人員和北京市所有的快遞員,超過十萬人,幾週之內都採集檢測樣本;整個北京市超過一千一百萬人接受檢測,工作或居住在新發地市場附近的五千多人被隔離起來;當進口鮭魚切割砧板上發現新冠肺炎病毒,一場全大陸範圍下架鮭魚的行動隨之展開。如今,北京已經連續四天零新增,同時河北、遼寧、河南、浙江、四川、天津等受到北京疫情波及的地區,也都已有效控制。這證明大陸對疫情的管控,不但經得起考驗,也足以做全球典範。

 相對的,被民進黨認為是低感染風險的澳洲,最近幾天新增了六、七百個病例,現有一七一二人確診。七月七日起,人口最多的維多利亞州與新南威爾斯州間的邊界,百年來首度無限期關閉;澳洲第二大城墨爾本從九日起再度封城,五百萬居民被要求待在家中六周,充分顯示澳洲的疫情相當嚴峻。

同樣的,被民進黨政府視為中低感染風險的日本,現有確診二五四五人,從六月下旬開始,每天新增病例數以百計,東京確診人數連續兩天創下單日新高,首都圈多所學校和幼稚園相繼停課。日本官房長官在七月一日就宣布,如果疫情再繼續惡化,可能再次宣布「緊急狀態」。

新加坡亦復如此。六月中旬以來,每天平均新增一百五十多個病例, 現有確診三八0八人,就確診數佔國家面積而言,新加坡居全球第四位,卻是民進黨政府認定的中低風險國家。

情況稍好的韓國,原本疫情已經趨緩,在解封後確診快速增加,目前平均每天也有五、六十個新增病例,現有確診九四一人,除首都圈外,其他主要城市也出現群聚性感染,韓國政府就宣布自十日起,禁止宗教組織內部的小規模聚會聚餐,以避免疫情擴散。

凡此種種,在在顯示,民進黨對於周遭疫情相對嚴重的國家,防堵並不特別嚴密,獨獨對疫情相對輕微的中國大陸,反而十分嚴格,這種不顧疫情輕重的作法,顯然出自政治考量,非但不利於台灣管控疫情,對兩岸關係更有負面影響。 (作者汪誕平,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