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從應對疫情看美中影響力的消長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揚言,如果世界衛生組織(WHO)三十天之內未做出重大改善,美國將永久凍結金援,並重新考慮美國的會員資格;同一時間,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承諾援助WHO二十億美元。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不僅顯示美國對於防疫的偏執,也反映美中國際影響力的消長。

新冠肺炎疫情自武漢爆發,截至目前,大陸累計確診八四五二二人,治癒七九七四0人,死亡四六四五人,現存只有一三七人,在曾有確診患者的三三五個城市中,已有三二七個城市實現確診「清零」;大陸用一個多月的時間,初步控制疫情蔓延,用兩個月的時間將本土新增控制在個位數,用三個月的時間取得「武漢保衛戰」的勝利,現在被舉世公認是抗疫成功的典範。

相對的,三月初確診人數還不到一百的美國,目前累積確診一六四四九五七人,治癒三九七六五三人,死亡九七六三五人,在第一個確診病例出現後的一百天內,病患就突破百萬。在官方極力掩飾疫情的狀況下,目前每天還以上萬的人數增加,已經是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

美國是世界第一強國,醫療科技水準也是全球最高,為什麼抗疫如此差勁?原因當然很多。不過,從美國與中國大陸在許多方面的對比中,可以間接了解一二。

美國在疫情初萌之際,川普掉以輕心,除了對中國大陸冷嘲熱諷,並沒有積極抗疫,也沒有認真準備,再加上川普處置未能掌握時效,所以當疫情引爆,一發就不可收拾。據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研究,如果美國能把三月十五日採取的防疫行動提早七天,可以避免全國約三萬六千人死亡,減少七十萬人染疫;重災區的紐約也可減少至少二十萬人感染與一萬七千人死亡。

相對的,中國大陸在疫情開始,立即斷然封城,集全國之力控制疫情蔓延,習近平在第一份疫情重要指示中就強調「要把人民群眾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據專家研究,中國大陸使用的三大非藥物干預措施不僅遏制了新冠疫情在中國的發展,也為全球贏得時間,如果不是實施強有力的非藥物干預「組合拳」,那麼中國大陸的確診人數可能增加七十六倍,超過七百萬人。

    美國由於醫療資源缺乏,醫護人力不足,再加上醫療費用昂貴,以致許多罹患新冠肺炎的老人,得不到及時治療,成為死亡率最高的族群;美國也驅逐無人陪伴的一千名移民兒童,任其自生自滅,絲毫沒有人道精神。

相對的,中國大陸對於本土確診病例,無論老幼貧富,一率免費治療;四月中旬,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就有七位百歲以上的老人治癒出院;全國一千二百家兒童福利機構收容的六萬五千個重病重殘兒童,和一千八百家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臨時收容的五千六百多困境兒童,沒有一人感染。

美國在疫情仍舊持續增長之際,川普為了挽救選情,以各種手段威脅利誘,甚至不惜造假,逼使各地廠商復工,完全不顧疫情可能因此擴大,工人可能因此感染病毒;美國媒體就抨擊川普對於失去選票比死去的人更重視。

相對的,習近平在疫情開始的第一份指示,就強調「要把人民群眾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儘管大陸中小企業復工率已達84% ,對於加速復工,重振經濟也有迫切需求,但五月上旬吉林舒蘭僅僅出現十五個新增病例,政府就毫不猶豫的下令封城。

美國在疫苗還沒有做出,就已經在打專利算盤,不肯提供給全世界分享;美國對其他國家疫情的援助,也多半是口惠而實不至;對於WHO,美國更威脅要永久終止提供資金,並且退出,只因為WHO「沒有為美國利益服務」。

相對的,中國大陸已經承諾,在中國研發的任何疫苗,全世界各國都可以生產使用,成為「全球公共產品」;中國大陸在四月下旬已經向一百二十多個國家和四個國際組織提供醫療資源,並向十六個國家派出十五批、共一四九人的醫療防控專家組,協助各國抗疫;對於WHO,中國大陸不但提供治療防疫經驗,也分享病毒研究資料和試劑、疫苗最新進展,並且承諾在兩年內捐助二十億美元,協助受疫情影響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

這些鮮明的對比,充分展現中國大陸的「大國擔當」。聯合國之所以選擇在大陸設立「全球人道主義應急樞紐」,其原因顯然正在於此。 (作者汪誕平,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