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人生就求九敗一勝!麻吉大哥黃立成跌倒再起,這次要用區塊鏈新項目CREAM勇闖DeFi世界

採訪:楊方儒、張詠晴/撰文:張詠晴

時代的洪流滾滾向前,90後世代可能不見得知道「麻吉大哥」黃立成,不曉得在1990年代海歸,把嘻哈音樂、饒舌、街舞元素帶進台灣音樂界的嘻哈先驅L.A. BOYZ是何方神聖。但總都聽過將素人變身網紅的「17直播」,知道有著台灣之光稱號,曾奪下電競《英雄聯盟》PCS職業聯賽冠軍的台灣電競團隊「Machi e-Sports」。

而這些都出自黃立成手筆,作為這些項目幕後的一大資金推手,他還曾經營過夜店及潮牌店、製作過國片、當過藝人經紀,更是一名台灣移動互聯網的先行者,先後推出過約會、交友、麻吉衣櫥等至少5款APP,這位大哥的事業很斜槓,斜槓到分不清楚哪個是他的主業。

但其實創業期間的起落,黃立成從沒少體驗過。

開夜店、拍電影、直播公司,還有幾個乏人問津的APP,以及近年來雷聲大雨點小,漸漸沒有了聲音的加密貨幣項目,都讓幾度慘賠的黃立成收斂起爽朗笑容,從中英台三國語言交雜的模式,轉換到中文模式,溫吞地說道,「那些失敗的沒有什麼人知道啦!就很像你寫一首很爛的歌、拍很爛的電影,但沒有人知道你失敗,因為沒人聽過、看過。」

談起這些失敗的項目,黃立成像談起自己一個個含辛茹苦拉拔長大,卻不成材的孩子。可他卻也沒因此停止嘗試,做十次新的嘗試,總會有九次失敗,但一次的成功往往是無數失敗的累積。

所以要讓失敗停止他向前?黃立成絕不接受!在接受《幣特財經》採訪這天,黃立成還興奮地說道,自己預備在M17賣出交友軟體Paktor之後,再瞄準疫情之後的「視訊約會」風潮,推出2個主打MVP推薦制、高端交友、夜間視訊、可添加濾鏡的新約會軟體,甚至考慮未來在其中加入虛擬貨幣元素,「我一直覺得Dating APP是一個還有很多空間進步的市場,畢竟現在有太多詐騙案件。」

從嘻哈藝人轉型成創業家的路上,黃立成一直和年輕人走得很近,也願意給年輕人足夠空間發揮,延攬人才不遺餘力,公司裡養著不少出自台大理工科的「台大底迪」。

「可以說大哥真的有放一些信任在我身上!」數位資產管理代辦平台Steaker創辦人Wilson如此說道。

Wilson從畢了業,就開始協助黃立成在區塊鏈世界中打天下,一手包辦了黃立成至今推出的三個區塊鏈項目產品設計、規劃與顧問角色。在他口中的「大哥」很願意聽年輕人說話,也常常親力親為參與產品的討論,當初甚至還是黃立成建議Wilson,可以放膽做想做的事,自己另外開一間新公司Steaker。

就像當年灑脫祝福直播APP《17》共同創辦人陳泰元有更好發展一樣,黃立成很開心Wilson可以在外闖出一番事業,也大手一揮,入主成為Steaker第二大股東,讓Steaker在成立初期就有豐厚資本。

黃立成之所以有「大哥」之稱其來有自,即便淡出演藝圈多年,他仍舊不改挺身為所愛的產業、為藝人出頭的大哥性格。從當年編寫饒舌歌曲《報應》捍衛台灣著作權法,到近日為挺藝人表演自由,不惜在臉書和網友開戰,先不論孰是孰非,黃立成態度始終不變,他依舊是那個富有正義感的街頭戰士,堅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還是那一句「象來龍港款!來輸贏!」

不過自出道以來近30個年頭過去,黃立成不再將憤青個性,還有日常所思所想,融入歌詞創作並針貶時事,但他卻在這些年歲裡,把當年帶他走上舞台,這份無所畏懼、有話直說、盡情盡興做自己的嘻哈精神,帶到了新創領域,也在此將其發揮得淋漓盡致。

除了一邊打造年營收10億的17直播王國之外,2018年,黃立成也縱身躍進了區塊鏈領域,創立區塊鏈新創公司秘銀(Mithril),開發社交軟體App「Lit」,讓使用者可以用社交互動模式來挖礦,藉此獲得「秘銀幣(MITH)」作為獎勵。接著為打破如今音樂版權分潤不均的現況,黃立成也在去年,推出虛擬版權交易平台Machi X,讓粉絲可以透過虛擬貨幣或信用卡支持創作者。

不過黃立成後來發現,大家進來玩虛擬貨幣的原因,大部分都是希望可以藉此做投機生意,因此只會進行買賣交易,其實不太會利用MITH做支付。另外他也漸漸察覺,台灣民眾在乎版權的程度不高,其實不太願意為版權付費。

於是在今年8月份,黃立成跟上今年加密貨幣圈裡最夯的話題「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DeFi)」,號召國內工程團隊,在以太坊上推出了去中心化借貸協議CREAM Finance。目前將資金放入CREAM的資金總額(TVL)為195,147,067美元,而平台上的月活躍用戶數(MAU)則達到23,015,CREAM也曾一度在數據網站DeFi Pulse上,名列全球鎖倉量第10大DeFi協議。

DeFi是什麼?Cream又在幹嘛?

早在幾年前,長期關注社群網路生態的黃立成,就曾多次抨擊Facebook和Instagram不尊重使用者的權益,他也在採訪中指出,抖音同樣有侵害創作者權益的問題,因為用戶上傳影片、獲得觀看數等作為,會讓這些App賺到廣告收益,但卻不會將這些錢,回饋給使用者甚至是創作詞曲的音樂人,「但在加密世界中,卻有這樣的觀念存在。」

「我認為Governance Token(治理代幣)的概念很酷!」黃立成強調,其實DeFi之所以能崛起,根本原因在於它「還權於民」,把用戶放多少幣、裡面有多少資金流動、賺多少收益的權利,從銀行這樣的中心化金融機構,轉移到了每一個持幣者身上。

正是因為被DeFi背後邏輯吸引,黃立成創立了CREAM Finance,這個貌似跟鮮奶油有些關係的項目名稱,靈感其實來自於美國嘻哈團武當幫(Wu-Tang Clan)的經典金曲《C.R.E.A.M.》,歌詞裡Cream指的是「金錢」。而黃立成則是把CREAM再多賦予了一層意義,即為「CRYPTO RULES EVERYTHING AROUND ME」的縮寫。

用嘻哈精神玩DeFi?

在嘻哈世界裡,鮮少有獨行的猛獸,更多的是成群結黨的好朋友,是各路人馬大顯神通,是為同一個目標,甘願一頭向前衝的純粹及熱血。而CREAM正是這樣一個一群人一起做,才能造出的成果。

原本黃立成想直接把CREAM建在主打高速交易、低成本的幣安智能合約鏈(BSC)上,而不是以太坊,但考量到BSC在9月才上線,可是由去中心化借貸平台Compound帶起的流動性挖礦風潮已經異常火熱,「還要等兩個禮拜欸!這樣我們等不了,所以決定先從以太坊版本開始做!」

決定上以太坊後,黃立成很快地先用Compound的程式碼進行分叉,推出CREAM,也在和Compound創辦人Robert Leshner相談甚歡後,決定給予彼此互惠條件,此後Compound順利成為CREAM的技術顧問跟資安夥伴。

「我弟弟聽到覺得不可思議,wait a minute,你複製他,但他還幫你備份?」黃立成笑著說道,其實大家都是秉持著「感恩的心」在做事,像是建立在以太坊上的Compound,原本想要把一部分的幣回饋給以太坊,CREAM同樣也是用這樣的心意在做項目,也因此得到了YFI創辦人Andre Cronje的背書及幫助,順利推出了全新AMM(自動做市商)CreamY。目前除了針對一般穩定資產提供低滑價、低費用creamY v1之外,也在creamY v2加入動態增減資產功能,以支援更多高收益穩定資產。

黃立成自信說道,「別人說我們就是double fork,no!我們是knife,一刀切,要走在最前面!」

而這樣的底氣也讓CREAM最終得償所願上了BSC主網,不過「CREAM以太坊版本」仍舊存在,用戶可以使用同一個Metamask地址錢包,透過轉換使用鏈別,CREAM的頁面上,就會自動顯示出符合各鏈別的使用畫面,未來CREAM也將開發讓用戶一鍵轉換鏈別的功能。

而由於CREAM的智慧合約歷經Compound備份及審核,並已通過雙方的無數測試,所以黃立成說自己對於資安機制有一定信心,不太擔心CREAM有被駭客攻擊的風險。

「不過半夜接到工程師打電話給我,還是會很挫!心裡想著不要是駭客拜託,有4億美金放在我們這裡欸!」黃立成說,現如今CREAM資金池內有不少資金,雖然不是自己的錢,都是投資人的錢,但對他而言,創立一個項目畢竟還是對投資人有責任,得要小心對待。

擔不擔心再失敗?

即便對於CREAM的各項發展充滿信心,但現在乘著DeFi熱潮向上攀升的項目越來越多,誰也不能預測,今天出現的新項目,究竟是產業中的領頭羊,還是只是另一個巨型泡泡,黃立成在推出CREAM之前,難道就沒想過失敗的可能性?

「我覺得這就是我特色,可以跌倒,也可以繼續!」前人失敗的例子很多,面對瞬息萬變的市場,仆街了怎麼辦?該怎麼覆盤?黃立成坐直了說道,他當然想過會有再次失敗的可能,可即便CREAM可能會再度招來失望,他依舊無所畏懼,「因為要把理想變成現實,Its never easy!可是我不想要讓它阻擋我做新的事情。」

一路走來,黃立成從不擔心自己的創業項目,會讓他付出多少資本,只擔心自己不夠快,沒跟上趨勢。

「我的態度是先打先贏,不要做你自己過不了的事情就好。」黃立成說,現在還沒有聽到監管部門要監管DeFi的聲音,那他就先做,要是未來有技術問題、法規問題,再來一個個解決。目標是吸納更多想進入DeFi世界的國際用戶,讓CREAM在這一年內達到十億TVL!

不過黃立成的終極目標還要更大些,他希望藉CREAM的成功,打響台灣優質工程人才的名號,「我們給人的印象,就是我們為了要做好事情都是不睡覺的,有那種要跟韓國、日本、美國,跟全世界打架的氣勢,我們一定可以打出一個地位!」

遙望未來,這個舉手投足間,都流露出悠然自在嘻哈魂的頑童笑著說道,或許一年後他就在好萊塢拍電影,不在虛擬貨幣圈了,不過只要他還站在這,就還是會不怕失敗也不放棄,持續追尋新趨勢,也會繼續招攬更多夥伴一起玩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