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的2020:巨頭之戰與大交易、出海的時代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財經雜誌」(ID:i-caijing),文 :《財經》互聯網團隊,編輯 :宋瑋,36氪經授權發佈。

中國互聯網從BAT(百度、阿里、騰訊)統治到AT統治,延續了十餘年時間。阿里巴巴和騰訊在你爭我搶中戰鬥了五年,一回頭,發現自己的大本營已被重重一擊。這就是它們的2019年。

在過去,阿里巴巴和騰訊所面臨的敵人,是京東、網易,以及早年的百度、360,但無論是哪家公司,都未對這兩者真正形成衝擊。而今天,拼多多、美團對阿里,字節跳動對騰訊,是新物種對舊物種的進攻。

今天阿里和騰訊依然是中國互聯網絕對的兩大龍頭,但人們經過2019年,已經清楚看到,巨頭對於這些強有力競爭對手始終缺乏有效遏制手段。人們看到巨頭強勢背後的無可奈何,看到它們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和內心的恐懼。

這一切都體現在了這一年的股價上。騰訊從今年初的308港元到10月25日的316港元,幾乎沒漲,其目前市值為30246億港元(3859億美元)。阿里巴巴,從年初的130美元到10月25日的174美元,漲了25%,目前市值為4538億美元。 

美團和拼多多則增勢迅猛。2019年10月8日這一天,美團超過京東、百度,成為僅次於騰訊、阿里巴巴的國內市值第三的互聯網上市公司。目前美團總市值為681億美元。

10 月 24 日,拼多多美股股價大漲 12%,市值達到 464 億美元,超越京東(448 億美元),成為阿里巴巴、騰訊和美團之後國內市值第四高的互聯網公司。

而隨著目前估值750億美元、計畫以1000億美元以上上市的字節跳動IPO,在不久的將來,中國互聯網前五大的格局或許是:阿里、騰訊、字節跳動、美團、拼多多。而後面三家都是在2010年之後才成立的公司。它們更年輕,也更有野心。

《財經》記者梳理和分析了2020年中國互聯網的三大看點,分別是巨頭之戰、大交易、國際化。

巨頭之戰

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CEO張一鳴。 圖 / 視覺中國
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CEO張一鳴。 圖 / 視覺中國

百度VS字節跳動

2020年,互聯網小巨頭對互聯網寡頭的衝擊還將繼續。對於部分公司來說,甚至將成為決戰關鍵年。互聯網格局在穩定中有波動。

AT為龍頭不會發生變化,而百度已經從第一梯隊落下陣來。今年百度度過了坎坷的一年,包括財報首次虧損,大量高管或退休或離職,無人車融資不順,更關鍵的是,這家20歲的公司遲遲沒有找到搜索之後下一個清晰可見的發展方向。

O2O戰略放棄後,百度將賭注押在AI上面,無人車是AI落地場景最有想像力的方向。百度希望成為無人車時代的操作系統,就像安卓之於手機。但汽車產業鏈條比手機長得多,各家廠商也都是難以撼動的商業巨無霸,想要撬動車企讓它們開放數據同時自己放棄這塊蛋糕,並不容易。加上如今經濟下行,百度財報承壓,無人車還需要巨額虧損,這讓它的未來顯得不甚明朗。

百度的根基業務也將面臨來自字節跳動的挑戰。字節跳動在信息流領先於百度,百度作為後來者追趕。而對於字節將發起的搜索戰役,字節是進攻,百度是防守,此戰威脅到百度之根本。這場戰爭將很可能在2020年變得激烈。

現在兩軍對壘尚未交戰,處於軍備競賽期。這一仗搜索裡面的內容權重較高,以投資為先鋒軍,百度有百度百科,頭條收購了互動百科。可以預見的是,當搜索大戰爆發時,百度的搜索引擎不會提供互動百科的內容,頭條的搜索主動展示互動百科的內容。

其次,在問答類,百度高價入股知乎,補全了深度內容裡的問答,百度知道、百度經驗和知乎,共同構建百度問答內容的壁壘,以對抗字節跳動的悟空問答。更細分來看,股票類、聯盟陣營、汽車品類,每個垂直品類都會存在這樣的競備比拚。這是兩大軍備輜重武器彈藥競賽。

現在,百度核心是拚命提高手機百度和移動百度搜索入口,字節也正試圖突圍。百度是PC時代的霸主,與移動和AI時代的崛起新秀頭條對抗,我們正處在舊時代和新時代轉換的窗口期,這場戰役勝負決定公眾信息由誰去供給。

字節跳動VS快手

此外,2020年將是字節跳動和快手兩家公司的關鍵年份——都要上市,都要全面投入短視頻——抖音和快手將迎來決戰之年,兩方幾乎達成共識:2020年底,將是這兩款國民級短視頻應用市場佔有的分水嶺。

2019年下半年,抖音日活3億多,快手2億多,而這塊市場的天花板在4億-5億之間,它們一邊在奮力吃剩下的份額,一邊在從對方手裡搶奪用戶,2020年將是決戰的關鍵年份——這是互聯網歷史上最大用戶量級的泛娛樂產品競賽,也將是炮火最強的一戰。

攻守之間,它們都在越來越像對方。2019年底,快手推出了類抖音的快手極速版並迅速突破2000萬日活,抖音也推出了類快手極速版的抖音紅包版作為防禦。同時,抖音還在社區培養、直播等方面進攻快手。

除了產品活躍度外,產品本身的生態能力也成為市場關注的對象,電商是抖音和快手的重點賽道,這將證明短視頻作為泛娛樂平台對交易類場景的承接能力,即與產品屬性息息相關,也與用戶生態架構有關。

而在這個關鍵年份中,它們都加緊了上市步伐,又為這場戰役增添了緊張的氛圍——主力產品表現將大大影響上市後資本市場的態度。而上市時間的選擇,也將對彼此的股價形成一定參照性,或刺激或衝擊。

為了絕對領先優勢,兩家公司將重投入公司資源——從用戶運營、產品改版、算法推薦到廣告投放,這不再單單是兩個產品的較量,更是兩家百億美元產品公司綜合能力的比拚。

騰訊VS字節跳動、阿里巴巴

騰訊作為中國市值第二大的互聯網巨頭在過去兩年中受到了比較大的壓力。在內部,騰訊正在經歷組織架構的調整與公司治理的更新改革;在外部,騰訊的部分業務受到以字節跳動為代表的新興勢力的挑戰。

不過從整體大盤來看,騰訊的核心業務遊戲、社交仍然處於穩定的狀態。一個重要原因在於,遊戲業務與社交業務有強關聯性,騰訊的遊戲之所以成功,正是由於其掌握著龐大的社交關係鏈,這是字節跳動所不具備的。

不過對騰訊而言,壓力仍然在。其中最關鍵的問題在於如何進一步激發目前核心業務——遊戲、廣告、雲計算與金融的動能,使其穿過週期成為新的增長動力。

一個可以預計的方向是,騰訊的「連接」戰略會持續甚至加強,這種策略有兩個好處。第一,這是騰訊長期以來的戰略考慮,即充分授權,讓每個板塊按照更符合自己行業規律的方法去發展;第二,可以為其正在大力發展的騰訊雲和金融業務積累資源;第三,類似騰訊視頻這種長期虧損的業務在經濟環境好的時候自然可以自然維持,但在公司整體處於調整期的時候,將其放入資本市場更有利於融資與減輕母公司壓力。

其中,值得關注的是騰訊視頻與微眾銀行。它們分別作為騰訊體系內,對於資本要求最大,以及增長動力最為強勁的業務,騰訊最有可能在下一階段對它們進行資本化運作。

其次,騰訊在2020年會繼續加強對於to B業務的發展與整合,提升業務效能。2018年,騰訊專門成立了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將未來的重要發展方向押注於雲計算與大量to B業務。

目前,以騰訊的人工智能業務為例,目前騰訊內部由優圖實驗室、AI Lab等這樣的基礎研究部門,與具體業務自己旗下負責應用研究的實驗室,比如騰訊金融業務旗下FIT金融雲的AI團隊。

長期以來,騰訊的一眾基礎研究部門技術成熟度有待加強,其KPI依據主要是所發論文的數量。如此,它們對於業務部門的支持與協同相對困難。因此,可以預計,在騰訊未來會選擇更加高效率與聚焦的公司運營戰略上,這類務虛的業務將會被進一步調整,無論是進行相應的收縮,還是與具體的業務部門進行更緊密的結合對於當前的騰訊而言都是非常實際的決策。

第三,出海會成為騰訊遊戲業務下一階段最重要的戰略之一。隨著國內遊戲版權受到政策監管的風險不斷加大,以及遊戲市場的不斷飽和,出海必然成為騰訊遊戲的重要戰略抉擇。

此前,因為《王者榮耀》的海外失利為遊戲出海的戰略帶來了不確定性,但最近騰訊的射擊類(吃雞)遊戲《刺激戰場》成績遊戲,已成為全球排名第一的手游,同時,歸騰訊所有的拳頭公司《英雄聯盟》手游版將在明年上市,這個全球頂級的IP將彌補《王者榮耀》出海失利後,騰訊系MOBA手游在國際市場的缺失。

 阿里巴巴VS拼多多、美團

阿里巴巴在今年迎來了真正意義上的組織傳承,9月10日,阿里創始人馬雲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職,由阿里CEO張勇接任。

組織能力被業界稱道效仿的同時,阿里整體的業務發展「穩中有增」,五年前定下的「到2020財年平台消費規模達到1萬億美元」的目標,張勇已經明確表示「這個數字已經毫無懸念」,在接下來的五年,阿里計畫要服務全球超過10億消費者,創造超過10萬億元人民幣以上的消費規模。

但阿里的外憂不容小覷,目前阿里的兩大競爭對手——美團和拼多多今年表現優異,兩家公司都已經成長為多元素複雜生態體系,不可能再被打倒,擁有自己的增長曲線且增速都超過阿里。截至10月25日,美團和拼多多的股價漲幅分別為103.8%和78.07%,超過阿里的25.88%。

在張勇的治理下,今年已經可以看到阿里集團與螞蟻金服進一步的融合,阿里在未來整體會更加注重經濟體之間的協同配合,強調「一個阿里」的組織價值,以降低組織的內耗與無謂的成本,提升效率。

目前看來,盒馬、本地生活、天貓超市三個業務將成為接下來加強協同的重點,三個業務場景彼此交織,有很多不必要的內耗和成本浪費,比如倉庫、配送團隊等。

接下來,阿里發展的重點將圍繞全球化、內需、雲計算和大數據三大戰略持續展開,其中內需仍然是阿里的核心支柱業務,且將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面對來自拼多多和美團的競爭。

內需方面,目前阿里對中國發達地區的人群滲透率達85%,而下沉市場僅40%,阿里在今年春天整合淘寶天貓,專門獨立了聚划算來深耕下沉市場,新的一年,阿里將繼續通過聚划算來擴大下沉用戶基礎。

這一塊也是拼多多的主場,目前阿里已經將拼多多視為第一競爭對手並持續打壓,而拼多多也開始反攻一二線城市,抓住關鍵窗口期,實現品牌升級。兩家中國最大的電商平台之間的競爭,依然將是2020年的重點。

全球化方面,阿里2020年的重點依然會放在東南亞和印度。目前阿里擁有7.3億國內年化活躍消費者和1.3億海外年化活躍消費者,全球合計8.6億。要實現未來五年服務超過10億消費者的目標,除了下沉市場,東南亞和印度是阿里獲取新用戶的最佳市場。

阿里將在2020年持續投入東南亞電商平台Lazada和Tokopedia,並通過投資擴大其支付用戶規模;印度市場,阿里和螞蟻將繼續加大對印度第一大移動支付公司Paytm的投資,以其為核心展開系列佈局。

雲計算和大數據方面,將持續成為阿里的戰略重點,同時也是阿里能夠成為科技企業的核心。

《財經》記者瞭解到,目前阿里雲智能事業群剛剛進行了一輪組織調整,接下來將進一步聚焦行業,業務重點將集中在數字政府、新零售、新金融和通用行業四大領域。

進入2020年,美團和阿里旗下子公司餓了麼的競爭將變得不再性感。在外賣行業,美團已經取得接近絕對性領先優勢,餓了麼雖然今年在市場下沉、數字化、與口碑融合等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想打翻身仗非常難。

外賣市場從2009年發起元年,到2014年巨頭入局、戰事打響,再到2017年百度外賣賣身餓了麼,2018年餓了麼出售給阿里巴巴,經過十年爭奪該行業迎來成熟發展期。下一階段,美團外賣和餓了麼都將長期作為一二名存在,誰也打不死誰,在競爭中共同推動行業前進。

不過,中國外賣行業已經呈現增長放緩趨勢,兩家公司還能否做大市場,或者能否在存量市場中找到突破口,將考驗雙方的智慧。

大交易

4月26日,攜程成為印度第一大OTA MakeMyTrip的最大股東,佔股49%;9月6日,阿里正式宣佈20億美元收購網易考拉。

網易和阿里的交易,預示著中國互聯網的一個階段性變化——大公司也可能是賣家——在過去,像網易這麼大體量的公司是不會把自己的主要業務直接交出去的。截至10月25日,網易市值362億美元,位列中國互聯網上市公司市值第六,僅次於阿里、騰訊、美團點評、拼多多和京東。

2020年中國互聯網領域的大宗交易,賣家和買家的範圍都將會進一步擴大。

賣家層面,由於整體經濟下行的大環境壓力,多數公司都需要進一步收緊戰略,聚焦核心業務,把錢用在最值得花的地方,這也意味著,一些過去為公司獲得想像空間、但持續虧損的業務,如無必要,會面臨被拋棄的可能。

這體現在資本上,大公司也可能是賣家,以網易考拉為例,網易電商業務包括考拉和嚴選,其中以考拉為主,截至今年二季度,網易電商業務的營收佔比接近28%,是網易遊戲之後的第二大業務,如此重要的業務完全出售,這在過去很難想像,但在經濟下行的當下,大公司也沒「餘糧」,首要任務是活下去。

2020年,類似的大宗交易會持續出現,比如物流領域,阿里會積極尋找快遞企業的所有投資收購機會;比如直播領域,騰訊將會進一步整合遊戲直播賽道,可以發揮更強的遊戲發行渠道優勢,重整電競產業鏈,鞏固騰訊的高市場份額地位。

此前《財經》報導,騰訊內部曾小範圍討論過整合虎牙和鬥魚的可能性,但距離真正落地為時尚早。

買家層面,小公司的最終出售渠道除了大公司之外,也將有可能出售給大基金,比如高瓴買下了百麗、連鎖藥店等。

高瓴資本、紅杉資本和博裕資本是三家典型的基金樣本,高瓴從二級市場起步、紅杉從VC起步、博裕從PE起步,這三家都在追求做成全階段、全能力的基金,這也將成為基金接下來的發展方向。

創新工場聯席CEO兼管理合夥人汪華在接受《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企業的增長週期在變長,需要完整的投資鏈條工具去保證能夠覆蓋這個增長,而不像以前一樣,核心增長可以在兩三天之內發生。」

國際化

隨著國內互聯網紅利的漸漸減退,用戶規模增幅持續收窄,互聯網流量增長進入瓶頸期,2020年,越來越多的互聯網企業將繼續把目光投向海外。

Questmobile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Q3中國互聯網活躍用戶已達11.22億,前三季度新增用戶僅為0.27億。國內出海將成為中國企業發展的新選擇,「國際化」將成為一種必然。

印度、東南亞、中東、非洲等新興市場將持續大熱。這些地區人口數量多、結構偏年輕化,互聯網發展增速快,同時國民經濟水平、政局狀況都在好轉,頭部公司估值和市場佔比還比較小,它們是成為中國出海企業瞄準的流量窪地。

2018年,出海就已進入到爆發期,出海電商規模在其上半年增速已達26%,巨頭和B2C電商共同參與到出海大潮中,出海遊戲全年增速高達15.8%,工具類應用需求旺盛並向社交服務應用轉型,直播、短視頻、資訊等內容型產品繼續火爆。Mobvista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已有720家企業的2268個APP出海。

總結來看,2020年的「國際化」將主要包含電商、遊戲、工具、內容四個領域,印度、中東、東南亞、非洲四大新興市場將繼續是熱門之地。

電子商務:出海的首要領域

中國的電商出海將經歷從阿里、京東等巨頭國際擴張到更全新、多元的格局。

此前,電商巨頭阿里出海的打法主要為,一是複製國內模式,阿里通過建立速賣通、淘寶海外版、阿里國際站、1688跨境專購等平台全面佈局海外市場。二是投資控股海外電商,目前阿里已經控股東南亞最大的電商平台Lazada,並成為印度的電商及支付公司paytm mall的第一大股東。

而現在越來越多的B2C自營電商也開始出海。APP Annie發佈的2018年十大中國出海電商APP下載排行榜中,clubfactory 、shein、romwe、Jollychic等4家B2C電商名列榜單,它們類目主要集中在服飾鞋帽、家居用品,印度、中東是電商出海最關注的區域,上述出海電商2018年的用戶增長主要來自印度以及中東地區的沙特和阿聯酋。

資本也紛紛跟進。據青桐資本統計,從2018年1月至2019年4月,共有14起電商出海相關的融資事件,其中佔主流的是B2C電商項目,共有7個,融資輪次主要集中在C輪。圍繞電商出海的支付、供應鏈、物流、培訓、軟件服務項目也開始獲得資本關注。

遊戲出海:海外銷售收入增幅遠高於國內

隨著國產遊戲走出海外,遊戲海外銷售收入增幅已遠高於國內,出海越來越成了遊戲廠商的選擇。

據《2018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數據,2018年中國海外遊戲收入95.9億美元,同比增長15.8%,增速持續走高,而國內遊戲2018年收入增幅僅為5.3%,對比2017年的21.9%,增速大幅放緩。

出海遊戲下載量主要集中在東南亞、印度、美國等區域,但整體營收主要來自發達國家和地區。從下載量來看,國產手游2018年在美國、印度、印尼、越南四個市場的同比增幅超過40%;從市場收入來看,美國、日本、韓國、德國、英國、加拿大同比增幅超過50%,是中國出海手游收入的主要來源地。

從遊戲題材來看,SLG成為國產遊戲出海的主流。2018年出海手游收入TOP30中前五名中有4款是SLG,分別為《王國紀元》、《火槍紀元》、《阿瓦隆之王》、《列王的紛爭》。

青桐資本分析過遊戲出海渠道和產品方面的特點,發現出海企業在遊戲推廣方面主要通過與國外Google、Facebook等渠道建立合作關係,並且與國內華為、小米等手機廠商合作,進行軟件預裝和推廣;遊戲內容方面企業在當地組建團隊,研究當地文化、用戶偏好,實行本土化策略,並通過與海外發行商合作的模式順利出海。

工具出海:向社交服務轉型

中國出海最早的應用類型就是工具類APP,Sensor Tower發佈的2018年新上線的全球下載量TOP20榜單中,中國出海APP佔15個,其中5個是工具類應用,工具類出海現在依然火熱。

中國出海的工具類應用主要是功能型應用,如日曆、手電筒、安全工具等,且主要分佈在印度和東南亞,如印度市場的UC瀏覽器、茄子快傳、獵豹清理大師,東南亞的Wifi萬能鑰匙、臉萌等。但這類應用用戶的使用頻次和時長較低,變現方式困難。有廣泛的用戶群體。

而現在,新一批的工具類應用正在從「工具化」逐漸轉變到「社交化」,進行功能拓展,向內容服務轉型。如美圖集團推出的Air camera,為用戶提供拍照和圖片存儲功能,並推出社交圖片分享社區,Camera 360則主打美顏拍照,並可在社區與好友分享互動,目前全球用戶已超過9億。

內容應用:出海的新亮點

一般認為,2018年是內容出海的元年,內容服務型產品開始越來越多地出海,海外市場的紅利正在凸顯。在2018年最受關注的內容出海產品主要有兩類:

資訊聚合類APP掀起出海風潮,今日頭條海外版Topbuzz在美國、巴西、東南亞等市場大火, UC news、Wonder news等資訊類產品也紛紛出海;短視頻與直播類。短視頻國際化分為三股勢力:字節跳動、歡聚時代和以快手、UC為代表的其他公司。

2019年二季度中國出海短視頻下載量前十名中,字節跳動佔據3席,Tiktok、Helo、火山小視頻分列第一、三、六名。抖音(包括海外版TikTok)位列一季度全球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綜合下載榜第三名,僅次於Facebook旗下WhatsApp 和 Messenger。

字節跳動的Tik Tok最大的市場仍為印度,貢獻了近46%的下載量,其次為美國和印度尼西亞,分別佔比7.9%和5.3%。TikTok全球化對國家戰略位置有所調整,重點國家已從美、日、英、印調整為美、日、印。

美國和日本發展時間最早,而印度市場今年DAU漲幅近 5000 萬,已佔TikTok全球日活近一半,被劃為重點國家。

快手的主力市場則來自巴西。從AppAnnie提供的短視頻APP下載佔比看,今年1月到8月快手國際版Kwai的新增用戶有將近一半來自於巴西,5.6%的用戶來自印度,而1%的用戶來自於俄羅斯。

目前,TikTok還未大規模進入南美市場,這給了Kwai機會。App Annie數據顯示,2019年6月到8月,kwai在巴西市場應用下載榜排名第五,而Tik Tok則排117名。

快手Kwai曾經在韓國取得了不錯的成績。Kwai在韓星權志龍、IU等引流下,在2018年 10月連續8天佔據韓國應用商店下載量排行榜第一。但從2018年底開始,Kwai在多個地區的下載量停滯不前。

而歡聚時代旗下LIKE短視頻自去年9月開拓印度市場以來,下載量大幅攀升,今年1月登上當地應用下載榜第二名。而去年中和年底推出的兩款新應用Nimo TV和Yome Live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其中Nimo TV初期主攻印尼,接著於去年10月開始轉攻巴西市場,Yome Live則仍主攻印度市場。

短視頻國際化最主要的競爭路徑是投放,這就需要比拚對Facebook和google規則的理解,同時馬太效應明顯。據海外直播平台的投放從業者介紹,海外投放門檻非常高,且有巨大的先發優勢。在這方面字節跳動佔據了先機。

舉個例子,頭條買100W的用戶,谷歌可能會定向告訴他這100W的用戶的一些用戶行為,譬如年齡、性別、消費能力或者頭條主動只買20歲-25歲年齡,消費能力xx的用戶,但是快手或者虎牙出去可能就做不到。之前買的少了,不是谷歌的VIP用戶或者說合作關係沒達到那個層級,這樣你要花的錢勢必就會增多,因為打的不夠準,非目標用戶就流失了。做海外短視頻動輒每個月上百萬美元的市場投入,中小企業無法負擔。

短視頻是目前互聯網企業出海的焦點, 2020年預測短視頻的發展,將有兩大趨勢:

一是中美關係、政治將成為打擊中國短視頻出海的武器,中美間的意識形態鬥爭將很可能在2020年蔓延至移動互聯網領域,拖慢中國短視頻的國際化步伐。

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10月17日在喬治城大學演講時,一反常態地開始揮舞政治大棒打擊TikTok。他以TikTok舉例指出,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崛起是對美國言論自由的威脅。

扎克伯格說,十年前,幾乎所有主要互聯網平台都來自美國。但在今天,前十大互聯網平台中,有六家是中國企業。雖然WhatsApp「憑藉其強大的加密和隱私保護功能」被世界各地的抗議者和活動分子採用,但在TikTok上,即便是在美國市場,提到這些抗議的內容也會遭到嚴格審查。「這是我們想要的互聯網嗎?」

未來短視頻國際化不只取決於產品好不好用,還取決於如何化解國際用戶的政治和信仰敵意。

二是出現一個更大的議題,到底是社交平台厲害還是中心流量平台/區域流量平台厲害,這其實就是頭條和Facebook/騰訊競爭的最後終局。

總結:2020年的出海啟示

2020年,電商和遊戲將繼續成為出海的兩大引擎,對出海電商來說,目的地、銷售品類、支付、配送、廣告營銷以及本土化運營是出海後站穩腳跟的關鍵。而SLG遊戲出海大獲成功的同時,出海遊戲競爭也將越來越激烈,對遊戲公司來說,把握新興市場用戶需求,貼合本地用戶偏好,進行遊戲模式與內容創新是重中之重。

從出海的地域看,印度和中東是當前中國企業出海的熱門區域,兩地的電商和遊戲市場增速和發展潛力突出。非洲雖引起很大關注,54個國家和地區中,尼日利亞、肯尼亞、南非、埃及、摩洛哥5國最受中國企業的青睞,但非洲還仍處在出海的早期。

總結來說,2020年創投圈對出海的關注將越來越多,而本土化、政策風險等也是出海必須面臨的挑戰。對於企業來說,想要在出海中把握趨勢和紅利,利用中國優勢,並走通整個商業模式,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