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國衛院、WHO團隊日以繼夜找解方,新冠肺炎特效藥來了?

鄧麗萍

沒疫苗、無藥醫,讓所有人對新冠肺炎疫情深感不安和恐懼。目前全世界都在努力研發疫苗及處方,分秒必爭要戰勝病毒,距離疫情爆發1個月後,研發成效已慢慢顯現了嗎?

面對新冠肺炎確診和死亡病例節節攀升,全世界都在分秒必爭,奮力研發特效藥和疫苗,終於傳出好消息。

2月20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在記者會上表示,將在3週之內獲得新冠病毒治療藥的臨床試驗初步結果,「倘若兩項治療藥的臨床試驗看到效果,治療有望取得重大進展,」他說。

以WHO為中心,來自全世界的專家合作開發新冠病毒的治療藥。目前研發團隊進行兩項臨床試驗,一是抗愛滋病藥物「洛匹那韋」和「利托那韋」,另一項是測試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2月2日,泰國公共衛生部宣布,一位患者在接受了上述兩種抗愛滋病藥物和抗病毒藥物治療後,症狀顯著改善。

防疫成效優於日本、韓國、香港等地的台灣,在研究機構和生技業者日夜趕工下,也在新冠肺炎的新藥和疫苗開發上,有了令人振奮的進展。

中研院宣布成功合成治療武漢肺炎的藥物「瑞德西韋」。取自中央研究院臉書
中研院宣布成功合成治療武漢肺炎的藥物「瑞德西韋」。取自中央研究院臉書

中研院宣布成功合成治療武漢肺炎的藥物「瑞德西韋」。取自中央研究院臉書

2月20日,中研究在臉書宣布,「中研院成功合成國際視為治療武漢肺炎藥物的『瑞德西韋』」,並強調「從無到有自己合成,百毫克級、純度很高」。中研院化學所陳榮傑副研究員也指出,藥物合成工作艱鉅複雜,他們是僅僅7人的團隊,日以繼夜地投入研發,終於在短短兩週內成功合成「百毫克級瑞德西韋」,純度達97%。未來因應疫情所需,中研院可透過技術授權在台灣大量生產,支援國家防疫。

在這之前,總統蔡英文於2月20日也分別到苗栗縣竹南鎮國家衛生研究院和新竹高端疫苗公司視察,同時宣布了防疫重大進展。

合成藥兩週內可達到公克級製造,最快一年內推出疫苗

國衛院利用過去抗SARS與合成克流感的技術與經驗,透過人工智慧找藥、老藥新用等策略、儘速找出有效治療藥物。院長梁賡義指出,對治療新冠肺炎有療效的「瑞德西韋」藥物,已成功完成毫克級合成,兩週內可提升至公克級合成,可望自產,疫情大規模爆發時可以使用,並且最快一年推出疫苗。

而高端疫苗公司也宣布與美國國衛院(NIH)結盟,合作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疫苗開發,預計3月進入實驗動物血清中和試驗、實驗動物毒理試驗,最快下半年進入人體臨床試驗,並同步做檢測試劑開發。

高端公司副董事長陳燦堅表示,高端疫苗擁有台灣唯一PIC/S GMP細胞培養疫苗量產廠,若政府有需求,願意配合徵用。

國衛院預計最快一年推出疫苗。shutterstock
國衛院預計最快一年推出疫苗。shutterstock

國衛院預計最快一年推出疫苗。shutterstock

老藥新用,三種臨床試驗西藥各見療效

中研究和國衛院不約而同,投入研發的「瑞德西韋」,原是一種老藥,當初用於治療伊波拉病毒,同時也可以有效抑制SARS病毒和MERS病毒的複製,所以科學家們推測,瑞德西韋對於武漢肺炎的病毒或許也有抑制的作用。

國際重量級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以及《自然》(Nature),都陸續公布瑞德西韋可以抑制新冠病毒的成效;而研發這款救命藥的主導者是來自台灣的楊台瑩(Taiyin Yang,音譯)。

此外,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也於2月19日公布最新新冠肺炎診療方案,其中,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推薦抗瘧疾藥物「磷酸氯喹」,理由是「磷酸氯喹最重要的優勢在於安全,有沒有效可很快驗證。」

為了搶時間,中國醫學界正走一條先實踐的實証醫學,鍾南山坦言,「面對前所未知的病,我們要做一些實踐,摸著石頭過河,只要用了沒有害處,就可以嘗試。」

目前治療新冠肺炎的三種臨床試驗西藥,除了「瑞德西韋」和「磷酸氯喹」之外,另一種是「法維拉韋」(原名法匹拉韋),已於2月16日在浙江海正藥業正式投產。

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浙江省藥監局和台州市市場監管局介入,協助力全市醫藥企業研發生產治療新冠肺炎藥物,僅用10天完成全部註冊審批流程。

「法匹拉韋」是由日本富山化工製藥公司開發,2009年被日本富士菲林控股公司收購,2014年3月在日本批准上市,用於治療新型和復發型流感。在2014年伊波拉病毒疫情中,法國1名感染伊波拉病毒的女護士和西班牙1名染病護士均在服用法匹拉韋後痊癒。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延燒,除了嚴格防疫之外,目前迫在眉睫的是早日研發出有效的藥物和疫苗。有別於過去研究新藥,從研發化學結構、改造,再進行離體實驗、動物實驗、人體實驗等程序,相當耗時費日,如今新冠肺炎救治和時間賽跑,全球醫藥學界且戰且走,研發特效藥已成搶救生命的當務之急。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