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解除與台灣交往限制 國會議員讚賞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上週末宣布解除與台灣往來的自我限制,表明今後美國政府將不再採取「試圖安撫北京共產主義政權」的單方面限制。在川普政府任期進入最後10天倒數計時之際,蓬佩奧的宣布引發各種不同反應和猜測,但最受關注的還是拜登政府上台後如何處理這個已經引發北京強烈反應的宣示。

蓬佩奧1月9日宣布國務院內部關於與台灣的「接觸指南」從此無效並作廢,在川普卸任前的最後時刻做出這個重大宣布也引起北京當局的強烈譴責。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星期一指稱美國政府在台灣問題上向中方「做出過嚴肅承諾」,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國「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勢力阻擋中國統一進程」。

蓬佩奧星期一在訪視美國之音時,對近幾天關於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克拉夫特訪台及解除美台交往限制的決定進一步表示,但願這些事情很早以前就完成,它們並非倉促所做的決定,「這些都被視為是我們所做的努力,它們對於我們在應對中國共產黨帶來的挑戰上如何保護美國自由的策略非常重要。」

蓬佩奧說,「中國共產黨有過承諾,那是一套我們在關於台灣議題上的理解。我們必須要求各方對些承諾負責。」

儘管蓬佩奧關於台灣的宣布引發北京當局的強烈不滿與譴責,不過多位共和黨國會議員對此做法表示讚許。

眾議院外委會共和黨資深議員麥考爾(Micael McCaul)星期天在一個聲明中說,他「很高興見到國務院採取迅速及決定性行動來落實跨黨派的《台灣保證法》」。

麥考爾在2019年提出獲得兩黨支持的《台灣保證法》,要求國務院重新審視美國在與台灣關係上的自我限制。這個立法去年12月經川普總統簽署生效成為法律。在蓬佩奧宣布解除這些限制後麥考爾說,他提出這個立法是為了要確保美國能超越那些限制美台關係發展的「過時禁忌」

他說,「自1979年美國國會建立與台灣的關係之後,台灣已經發展成一個蓬勃的民主社會及美國的重要夥伴。由於今日面對中國共產黨帶來的世代性威脅是我們共同的優先事項,是時候廢除這個不必要的官僚主義做法以便我們能深化與台灣的關係,並協助他們壯大能力來對抗中國共產黨將他們進一步邊緣化的咄咄逼人作為。」

一向對中國立場強硬的佛羅里達州聯邦參議員斯科特(Rick Scott, R-FL)上週六也發推說,「這是好消息。美國必須繼續加強我們與台灣的關係。台灣是我們對抗共產黨中國咄咄逼人行為的好盟友和夥伴。」

曾經提案呼籲美國與台灣恢復邦交、並且曾經提出修正案禁止美國政府運用資金於限制美台官方往來措施的聯邦眾議員湯姆·蒂法尼(Tom Tiffany, R-WI),同日也在推特上發文說,「是時候國務院接受中國不代表台灣的現實,美國也不需要許可單來與朋友說話。我去年夏天就在眾議院提出這個改變,很高興看到國務卿蓬佩奧採取這個做法。」

加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金映玉(Young Kim, R-CA)上週六也發推支持蓬佩奧的做法。她說,「這是一個好消息。台灣是美國的堅定盟友。允許美台官員直接接觸將加強我們的美台關係,並發出一個強烈信息說,美國將根據自己的條件處理它的外交事務。 」

不過,對於蓬佩奧在距離拜登上台只剩11天時做出這個重大宣布,分析人士也有不同看法。

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現在「不可能預測這些變化對拜登政府的美中關係有何影響。」

卜睿哲說,他「非常確定」國務院在作此決定前沒有和拜登交接團隊諮商,但他們本應該這麼做。「主要的動機,我認為,就是盡他們所能對中國挑釁,無論這麼做是否符合台灣的利益。」

不過前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認為,國務院解除美台交往禁令可以為拜登政府奠定一個更好的美台關係基礎,它也「標誌著一個尤其重要和正面的國際發展。」

薛瑞福在星期天發布的聲明中表示,「幾十年來,美國對台灣的政策一直受到自己設置的限制。美國政府解除所有的限制,將美國的政策與現實吻合,將為美台關係的新時代奠定基礎。這個發展早就應該如此。」

薛瑞福說,當選總統拜登在1月20日就職時,「他的政府將繼承的態勢是美台關係已剝除無益的限制和困難的政治決定。他的政府將有能力在美國的政策上展開一個充滿可能性的新方向。40年來,美國首次能夠放手採取完全符合我們最佳利益的政策」,他希望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能以此重要時刻為基礎,支持一個更和平及繁榮的印太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