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聲】台灣國際地位在竄升中

文/廖天琪、田牧(德國)

美國總統大選,確實是國際大事,特別是今次川普總統與拜登前副總統的角逐,堪稱美國歷史上之最,不僅是美國人民在投票選舉,世界各國政要都在暗自揣摩、屏息期盼,中國人、台灣人、香港人、藏族、維吾爾族、南蒙古族、中國海外民運等朋友們,幾乎都將自己的一份真情、理想與意氣,注入了川普與拜登的大選中……

無論是川普勝出續任,還是拜登當選執政,自然會是有人歡喜,有人悲憂。美中歷經了四年的對峙與博弈,誰都心懷各自的期盼與希冀,拜登勝選已成定局,為此我們在國際人權日特意採訪了台灣駐德國代表處謝志偉大使,話題只有一個:美國大選後,國際局勢的走向?拜登執政後,台灣的前途前景如何?

中國的獨裁統治是國際政治焦點

謝大使表示:今天是國際人權日,你們剛剛結束針對人權問題的示威抗議活動,說明獨裁專制政權與當今世界的自由民主文明環境是格格不入的,我們就從今天的「人權日」話題說起。人權無國界,有句對應的話是:關起門來打狗。

在傳統的獨裁國家、專制政權下,比如以中國共產黨國家為例,它對香港、對新疆維吾爾族、圖博人、中國的民運人士、對台灣等,他們不講人權,而是威脅與鎮壓,他們會強調這是內政問題,北京如何來打壓香港,如何來關押維吾爾人,如何來對付民運人士,這就是他們所說的「內政問題」,也就是說,北京關起門來打狗,北京是主人,狗是屬於中國的,要打、要踹都是中國的事,打死、踢死、餓死,任由主人決定,這是中國的古老皇權道理,是中共獨裁霸淩邏輯。這是不是與當今世界人權無國界的概念恰好相反?即便這些個人屬於這個那個國家,或者是中華民國國籍、台灣國籍、抑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香港人、新疆人,但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生命體。「二次大戰」以後,誕生了一個很重要的概念:人權無國界。但中國從來都是不管、不顧,共產黨說是,就是,不是也是;共產黨說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這就是令世人悲嘆而憤慨的中共霸王道理。

今天我們若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會觸犯眾怒,激起國際憤怨,在當今文明天下,中國共產黨還把專制獨裁的「關門打狗、甕中捉鱉」,當成是統治定律、治世法則,完全大錯特錯。

拜登執政下的台灣前景

我們從人權無國界,還可以延伸到今天的世界局勢,有如剛才的話題:美國大選結束了,拜登上台,對於台灣,對於南海,對於北約,對於中國的一帶一路,對於整個世界將會有什麽樣的影響?

我作為台灣的駐德代表,先從台灣說起,其實在川普競選連任之前,拜登挑戰,不管成功與否,台灣已經有這樣的考慮,可分兩點來說:一個說法是:川普如果不續任的話,拜登可能會改變對華態度,或者是政策;另一個說法是:川普這四年,很多重要的法案,特別最新的《國防授權法》就是個例子,都是不分民主黨與共和黨,不管是川普,還是拜登,在這一點上,台灣的國家安全,都不會受到改變。美國一定會繼續保護與維持台灣的安全,「是依據美國通過數個有關台灣的法案,諸如《台灣關係法》、《台灣保證法》、《台北法案》、及最新的《國防授權法》等等,這不是誰可任意改變的。

至於這背後的原因,是因為台灣的問題、台灣的戰略位置,已經不由台海決定。若觀察台灣的戰略位置,可以台灣為中心的十字架放射周邊來看:左邊是中國,上面是韓國與日本,西南是東協諸國,下面是菲律賓、印尼,繼續延伸是澳大利亞、紐西蘭,若繼續往左邊走,盡頭是印度,從這十字架的政治外交經濟軍事態勢來看,如果中國只威脅台灣,而不去霸凌南海諸國,意圖獨吞整個南海海域,那麼,台灣與南海,台灣與印太的命運就不會牽掛在一起。如此一來,台灣單獨面對中國的威脅,這就麻煩。然而,整個局勢如今已演變成「印太」而不再是「亞太」了。台灣的安危,直接影響到美國與日本的國家安全和利益。台灣若失守,不但對美日來說無窮後患,也是德國與歐洲諸國亞太經貿與航運的深切隱患,更是接下來東協諸國的危機四伏……。

台灣與美國、日本,除了是理念相同的價值同盟以外,還有一個很關鍵的戰略同盟關係。換句話說,如果中國對台灣有一絲一毫的動念,或者說是邪念,這等於同時威脅到了美國在西太平洋國家的利益,或者說是印太聯盟的利益,會威脅到日本韓國的安危,威脅到整個南海周邊的東協諸國、甚至於包括澳洲、印度洋等的安全態勢與戰略。關鍵是中國如果拿到了台灣,再加上它在南海已軍事化的人工島礁,那,大家記得麥克阿瑟所講的:若台灣落到中國的手裡,它將成為中國政府控制的「永不沉沒的航母」,這是地理和政治上的一個術語,台灣的戰略地位非常重要,是「二戰」中美日等軍事家的共識。台灣的西海岸很窄,深度平均幾百公尺,但東海岸,即西太平洋這一邊,平均深度可達2000公尺,若變成中共潛艇與航空母艦安全港的話,不僅是韓日,包括南海周邊的澳洲、東協諸國等,都將成為中國的勢力範圍。今年英國、法國已經派軍艦赴南海,執行與落實航行自由。德國今年「漢堡號」護衛艦若不是需要維修,早就赴南海參與巡航去了。最近日本又公布,美國、法國、日本將去南海共同舉行軍演,太平洋的日本、美國,與大西洋的法國協同行動。法國的加入,意味著歐盟、北約的加入。

說起來若非常複雜,其實細細琢磨,道理非常清晰,說明了當今世界,無論美國由誰擔任總統,台海現狀不容改變。我們堅信,無論是美國,還是德、法、英等歐洲國家,維護世界和平,保護台灣的安全,是民主國家的共識,不讓中共染指台灣,這是確定無疑的,這關乎歐盟、美國、日本、德國、東協十國的安全、利益,及航道環境的自由與安全。


謝志偉認為,台灣與美國、日本,除了是理念相同的價值同盟以外,還有一個很關鍵的戰略同盟關係。圖為2020.8.9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揮手者)帶領的美國訪問團抵達台北松山機場。擷自阿札爾推特
謝大使的分析與論述,清晰地表明了這幾層意思:

1、維護台灣安全,不僅是美國利益,及維護美國世界盟主的地位,包括美國在印太海域的政治經濟安全等利益。

2、對於法德歐盟與英國來說,就國際戰略安全來說,他們必須共同協助台灣維持其為自由世界的一部份之身分,因為這就是維護世界和平及他們在印太海域的政治經濟利益。

3、台灣的戰略地位,是國際政治外交的共識,所以反對中共政府染指台灣,反對南海、台海改變現狀,反對在台海使用武力破壞世界和平,也成了當今民主陣營與國際文明的共識。

4、結論是,台灣政治、外交與戰略地位的重要性,日益被國際社會認知、承認與提升,維護台灣安全,就是維護世界和平,更是維護人類社會的價值觀。這不會因為美國總統的換屆更叠,有什麽改變,或者說變化。

台灣日益受到重視

台灣發展至今,她在國際上站起來了,一天天好起來,這是不可否認的,也是難以掩蓋的事實。這不是誰說了算的,而是世人有目共睹,不容置疑的。

謝大使指出:國際局勢明顯的有利於台灣,蔡英文總統是否會加固與美國、歐盟的關係,建立更進一步的合作與聯盟?

管仲說:「衣食足而知榮辱。」中共非常知道人性之弱點,邪惡的是,他們濫用此特性,以掌握民眾的肚皮,來控制民眾的腦袋。我們確實看到民主國家陣營,紛紛站出來支持與維護台灣安全。但同時我們也看到北京崛起,經濟飛速增長,近日與東盟、日、韓、澳洲、新西蘭簽訂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台灣不在裡面。但是由於台灣本身的技術優勢,如半導體方面,而且台灣是WTO的會員國,再則小英總統重視「新南向政策」,及台灣長期在東協10國的經濟布局,使得台灣的在地生產,所遭受沒有加入RCEP的困難,被降到最低點。當然,這也可以說是台灣的危機,中國政府想要用經濟手段,來拖垮、或者說是來圍堵台灣,已經不是新聞。

台灣人在中國,從30、40萬,增加到50、60萬,加上家眷超過百萬了,自從台灣總統開始大選以來,中國沒有放棄任何威脅、利誘台商的機會,來打擊台灣,操控台灣的自由民主選舉,這麽說吧,通過操控台商來選舉出中共喜歡的政黨擔任總統。對我來說,這樣挑戰、這樣的威脅,並不是什麽新情況,這是老問題,或者說是在制造和加劇台灣內部的矛盾衝突。

所以台灣與美國、歐盟,與民主國家的合作,不能只是停留在表面文化友誼層面上,光靠理念的結盟,是不夠的,第二個戰略的聯盟,也是不夠,還得增加第三個經濟聯盟,這個想法與做法,在今年9月1日,跟上了法國腳步的德國發布的《印太準則》中有所體現,其中德國第一次明確表明了,其在印太區域的戰略立場、利益訴求和行動準則,為德國和歐盟的「印太政策和行動」,提供了框架性指導意見。

這背後說明與體現了這麽一層意思,德國與歐盟的治世政策,不會只是停留在歐洲範圍,正如文件中所指出的:印太與南海安全,直接與德國、歐盟的戰略、經濟利益相關,歐洲的價值觀理念在印太區域同樣適用與有效。言下之意不言而喻,中共別亂來,台海無戰事,是體現德國與歐盟《印太準則》的理念與精神。


德國發布的《印太準則》第一次明確表明了,其在印太區域的戰略立場、利益訴求和行動準則,為德國和歐盟的「印太政策和行動」,提供了框架性指導意見。圖為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擷自idowa.de網站,田牧提供
德國與台灣的共同價值觀理念

謝大使表示,他解讀的德國《印太準則》,有兩個重點,一是經濟,二是軍事。在談及經濟方面,德國未提中國,但文件中強調與東協國家的經貿合作,欲分散、或者說對某個國家經貿的依賴性。按照傳統說法,就是「不要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在軍事上,其實與貿易經濟不脫鉤的,為什麽要參和介入印太區域的軍事,與日本、澳洲、印度等國的軍事演習正常化,道理很簡單,全球貿易有四分之一會經亞太南海這片海域的航道,也就是說,這關乎德國本身的經貿利益。這樣的經濟與軍事聯盟,對台灣來說,尤為重要,台灣雖然小,自古有「楚雖三戶,亡秦必楚」,意思是即使楚國只剩下三個氏族,也能滅掉秦國。台灣即便弱小,團結一致也能成功,這代表了台灣的精神與信念。

台灣有自己的先進科技和核心技術,也有自己的拳頭企業,其中最重要的是「台積電」。台灣與美國有個默契,為什麽「台積電」要撤離中國去美國?它的最新半導體產品不能在中國生產,因為美國要求斷掉對華為芯片的供應。華為是中國共產黨控制世界各國的很重要武器,如果「台積電」不提供新的半導體給華為,華為就變成「無為」。讓台灣的經濟與一個獨裁政府脫鉤與斷鏈,脫離中共來左右與操控的態勢,「TSMC」就不只是「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mpany」, 而同時也是「Taiwan Stops Missing China」(台灣不再想念和需要中國)。我們與德國、美國等合作,都可行,世界已經結合成一體。


世界領先的臺灣龍頭企業台積電(TSMC)。圖/擷自台積公司網站

把時間倒退到5年前,你可以想像德國會考慮,甚至決定派軍艦赴南海嗎?我們的同盟國,是理念、戰略與經濟一體的,捍衛我們的共同價值,這個很重要。德國外長馬斯在各種場合,都強調一點,就在前些天的北約外長會議上,他再次強調,要把中國的軍事擴張和力量估算進去,是北約存在的作用與意義。現在不僅是太平洋,而且在北大西洋,相距南海至少一萬公裡以外,都在嚴陣以待針對中國,因為在中共統治之下,這個國家的崛起,是一個極端邪惡的魔鬼崛起,使得所有南海周邊的國家,都遭受到威脅,包括遠在大西洋這邊的國家。

與專制獨裁鬥爭是我們共同的任務

中國的崛起,對中國民主化變革,是極大的挑戰,對於歐盟、對於美國,對自由世界的聯盟是一個威脅,而對台灣來講,不僅是威脅,正像「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稍微的反應錯了,就會導致萬劫不復。我個人非常樂意看到,在二十一世紀未來的四分之三時間裡,讓台灣不再孤立,讓歐盟、美國、印太地域周邊的價值觀聯盟國家結合起來。

說真的,我要是習近平,我會睡不著覺。要是習近平睡不著覺,台灣人也不會睡得好,因為他有可能鋌而走險,剛才我們講到了幾個可能性,北京用經濟圍堵台灣,用軍事恐嚇台灣,整個世界在反彈,習近平有沒有可能在走投無路時,應驗那句老話,愛國是無賴的最後結果,用民族主義手段,利用中國廣大缺乏現代啟蒙和黨國利益意識的中國人。恰好,我們今天在座的三人,永忠是中國生中國長,天琪是中國生台灣長,我是台灣生台灣長,但我父親是廣東人,母親是台灣人,我們三人的組合,這裡有一個價值理念的組合。平日裡,我可以與不同種族的中國人、台灣外省人、或者是香港人、圖博族人相處,這段時間我也認識很多維吾爾民族朋友。前幾年,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在柏林設立辦公室,他們邀請了幾位德國國會議員和一個台灣人出席致詞,我就是那位台灣人代表。

我們會走到一起,就是價值理念相同,是「心有靈犀一點通」,我們有共同的認知:一、中共的威脅對象,不分你是哪裡的人?二、如果是民運人士,是香港的、是中國的、是蒙古的,當我們團結一致,團結起來的力量,恐懼的就不再是我們,而是習近平、是中國共產黨。一句話:若我們緊密團結,我們就不會倒下,若我們分裂,就會被各個擊破。

梅克爾與北約的明確態度

本月8日,美國聯邦眾議院通過了「2021財年國防授權法案」。11日,聯邦參議院也以壓倒性多數通過這項7405億美元的法案,內容包含「協助台灣維持自我防衛能力」。美國對台灣的姿態與政策,世人共知,板上釘釘,堅定不移。

台灣的前景與前途,不僅與美國相關。與國際文明環境同樣休戚相關。大家知道德國總理梅克爾被媒體稱為過於傾向綏靖政策,但就是這位總理,新近不止一次地提醒德國企業,「德國在投資和出口方面,應避免、減少對某一個特定國家的依賴」,並一再呼籲:「德國企業要實現市場多元化發展,在亞太地區贏得更多的市場。」梅克爾的講話,針對的是哪一個大國,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這是德國總理的態度。

再看最近北約外長會議上,12月1日,發布「北約2030」改革報告,提出了要對北約進行重大改革,加強聯盟內部的凝聚力,更好地與世界各地的盟友進行溝通與協調,並希望積極應對俄羅斯和中國的挑戰。報告稱:「中國的崛起,是北約戰略環境中最大、最具影響力的一個變化。」北約需要「投入更多時間、政治資源和行動來應對中國帶來的安全挑戰」。

這些對台灣的和平與安全前景來說,具有良好的國際外部條件和基礎。


德國總理梅克爾。圖/擷自DW新聞影片
出賣台灣利益才是真正隱患

台灣內部,還是有人傾向中國政府,熱衷於兩岸的統一,令人匪夷所思。謝志偉大使針對這一現象,也談了自己的看法。

謝大使指出:我們不怕中國的武力,只怕民主的無力。這話怎麽說呢?台灣除了防衛中共,防衛疫情,還得防衛自己內部的一些問題。有句俗語道:堡壘最容易從內部被攻破。台灣確實存在一種現象,台灣民主化的道路,漫長而艱辛,我這樣的人,是晚輩,是受益者。應該這麽說,台灣民主發展過程中,是存在不平衡,存在波動式隱患,比如:有一些人熱衷於中共專制獨裁,甚至於在台灣的土地上大秀中共的五星旗,這是令人不可思議、啼笑皆非的景象。我不把台灣的統獨問題,看成是內部問題,很簡單,台灣的統與獨,牽涉到第三國,第三方,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統獨的爭議只有在台灣內部,在野黨、執政黨,或者在媒體、或者各種民間團體中討論,這是一個好的現象,通過論述,通過辯論,來呈現自己的觀點與理想,這是正常的。問題是中國已經有解放軍在武嚇台灣了,再搭配統戰部染指,幾十年如一日的滲透,這種情況當然會有巔峰有低潮的時候。

民主國家的體制裡,有一個「三包主義」,選舉一結束,輸的打包,贏的發包,不服氣的回家練沙包。民主政治到處都一樣,下一次你去說服民眾,是選民決定你上台還是下台,所以人民是主人。這完全符合民主國家運作倫理。然而,當某一個勢力,他們符合中共對台的野心,去討好中國政府,這已經不是「武統」不「武統」的問題了,是一種侵犯,是一種侵略,這就是我們心中的痛。我們都看到有台灣人跑到中國的央視,去回應習近平的「中國人不打中國人」說法,居然說:「你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那就另當別論」。這完全是背離民主,背離國家、背離了人民,甚至背離了憲法精神。我們能說,這是體制內部的事嗎?這樣的人替中國政府來威脅和恐嚇台灣人民,營造戰爭氣氛,在台灣挖自己國家的牆腳,把中國對台灣的武力威脅,說成是台灣政府,或者是台灣總統、或者社團組織的「反中情緒」的一種挑釁!各位朋友,大家想一想,如果眼前來了一幫流氓土匪,帶刀帶槍,我連自己回頭抓菜刀、剪刀的權利都沒有嗎?我連報個警,都被誣為挑釁。所以很有可能,中國威脅不了台灣,反而是內部這樣的隱患,造成對台灣真正的傷害,所以我個人認為,這不是內政問題。

團結的台灣才會屹立不倒

今天台灣面對挑戰,團結的台灣不會真正地受害,但是分裂的台灣,是有可能的。我是不願意去談中共的第五縱隊,但我必須要說:如果台灣,對於民主人權的認知和堅持,被虛幻的民族主義所抹滅掉的話,這是台灣的不幸。台灣作為華人社會唯一的自由民主的燈塔,中共無力驅使與脅迫台灣倒下,而是台灣內部有人,受了民族主義的蠱惑,把台灣的民主人權,當成「台獨」,與中共一起來打壓,這是對台灣民主前輩之努力的最大羞辱,對於我們後代而言,更是最大的威脅與傷害。

謝大使表示:我周邊有許多台灣以外的朋友,除了天琪與永忠,還有廖亦武,還有香港朋友、維吾爾朋友、圖博朋友,台灣有幸擔負起華人社會的燈塔與標桿,她不能倒下,她不能滅了,她內中的能量必須是有序的補充,有人企圖斷電,破壞電池,打碎燈泡,讓燈塔失去四射的光芒,若中國奸計得逞,這將不僅是台灣的不幸,也是普世華人社會的不幸,更會是自由世界的不幸。海內外華人社會應該團結一心,共同來守護與維護我們的自由民主燈塔。讓我們用陽光與正氣,唾棄這些內部與周邊的懦弱者,唾棄這些出賣靈魂而與魔鬼共舞的背叛者。請問老K還有誰在反共嗎?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