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另一方式的表態?

敏洪奎

多年來早已失去新鮮感,廣大國人更從未表示興趣的保釣運動,不久前卻因日方擬議將釣島列嶼重新定名,為這一老戲碼送上一次排演上戲機會。所不同者是近年這一活動,多是由缺乏足夠知名度,幾近社會邊緣人型人物擔任演出,此次則是由位居最大在野黨國民黨主導推動。

邊緣型人物慷慨激昂投入保釣很可理解。因為捨此而外,此類人物並無太多上鏡頭搏版面幾會。國民黨不乏足供發揮議題,仍選擇乞靈於這一老梗運動,則確很令人驚訝。

依照合理推論,保釣運動目標,應不外是期盼能嚇倒日本人,引發國際關切介入,以及激發民氣,挑動仇日反日風潮。但事實早已證明,這三項目標都不是保釣表演所能達成。國民黨新一代頭面人物對此應不是全然無知。所以此次國民黨大動作推動保釣,真正動機應是企圖彰顯蔡政府以及蔡本人之懦弱無能逢日必軟,以期在兩場大敗後扳回一城?

然而聯合美日防共保台正是自老蔣總統以來,歷屆負責任政府不得不遵奉保國決策,不容其他考量危害到這一基本立場。今天蔡政府選擇冷處理釣島嶼爭端,不將台日關係推向嚴重對撞,也正是在執行這一歷屆負責任的政府基本國策。

保釣云云應考慮大局

國人不會是對蔡政府蔡本人全無意見。但面對眼前這場保釣老梗,仍要認清誰是忍辱負重以國家利益為先,誰是不識大體任意而為。

此外,這一保釣運動也曝露出一則令人憂心現象。每逢面臨重大議題,多數國人不是不耐深思,憑直覺決定立場,即是輕易接受特定政治正確而隨波逐流。這一積習不改,即容易受到各形各色政客煽惑而被牽著走。

從當年外省憤青發起保釣到今天,各路「保釣志士」口號均是捍衛主權,不容日本侵佔固有領域。多數國人雖從未對這一戲碼積極支持,除去李前總統之外,也未見有人認真研討所謂主權說,究竟有無堅強法理基礎。此中緣由,上述國人馬虎不認真心態而外,惟恐犯眾怒,或說得更精確是招惹泛統派謾罵扣帽子,應是更重要因素。

寒蟬效應之形成,正似昔年美國南方遇有黑人被控性侵白種女性,自必惹起群情激憤要將該黑嫌私刑絞死,此時也諒必少有人敢說真相未明不可魯莽行事,所懼即是唯恐遭致社區排斥,甚至受到三K黨之流暴力攻擊。

政治正確阻礙異議表達

不論任何國家,如果政治正確成為不容討論真理,持不同意見即被視為異端,則被特定意識形態政客綁架危機亦永遠存在,真是可懼哉。

我本人不久前在《民報》網站發表〈小道理服從大道理〉一文,曾指出國家主張對境外土地擁有主權,必須經由國際條約確認,或已被國際社會普遍公認,方稱具有法理基礎。這一看法也並非什麼獨到創見,而是文明社會所應具有常識和共識。

就這一標準而論,歷年來各路「保釣志士」所聲稱捍衛主權,確實並無堅強法理基礎,不能是我說是我的即是我的。至於日來時論所謂明朝古籍「順風相送」,以及馬先生的有關島礁博士論文,皆都足以證明自古屬於等論,是只能純供內銷,對外恐難有說服力,提出或反被外人所笑。

早年威權時代,曾有知名人物宣稱西伯利亞原是「鮮卑利亞」轉音,證明斯土是古來鮮卑族人生息之地,又由於鮮卑也是中華民族眾多部族之一,所以西伯利亞也是自古屬於中國,是有待炎黃子孫收復的失土。

當年是時當威權統治,國人不敢對這一「愛國」主張有所評論。如今則已是百無禁忌民主時代,各界應大可放心探討這一釣島主權說,是否確能站得住腳,以免時下新生世代被牽走上義和團式路線。

最後要一談的,是未來釣島列嶼的歸屬展望。

如今宣稱對釣島擁有法理主權國家,計有中日台三國。未來島嶼終極歸屬,不論是經由談判協商或武力解決,結果必然是非屬日即屬中。台灣則陷於本身國力,是斷然無法和兩國相爭。這一結局是縱然再不甘願也必須承認。

所以,台灣是願見同是民主國家,也並無併吞企圖的日本最後擁有釣島,抑是寧可看到從不排除所謂武統的中國佔據該島,而完成自太平洋而南海對台灣企圖?

若再從這一觀點而言,歷年來各路「保釣志士」內心最深處的期盼,或至少也並不排斥堅拒的演變是什麼,或許並不難臆測?今天的保釣表演,又會不會是另一方式的表態?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