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中國放毒兼賣藥

洪博學

「白蛇傳」是中國有名民間故事,這個故事最大的啟發,就是奸商的定義,白蛇在井裡施放瀉藥,然後幫助愛人同志許仙,販賣治療拉肚子的藥發大財,這是奸商發財第一招,沒料到,中共在「武漢瘟疫」事件上,全部模仿,4月17日,美國媒體公開了一份來自中共「衛健委」1月3日發出的公文,內容揭露,整個事件就是武漢P4生物實驗室的病毒外洩災難,中共知道事情大條,不只隱瞞疫情,還銷毀樣本,毀屍滅跡,專業的WHO還乖乖配合,替中共掩飾,如今成為共犯,文件中顯示,通告所有醫療單位必須住嘴,這才發生李文亮吹哨事件的時空背景,因為禁止醫療人員露出口風的命令在先,才會有吹哨醫生違規,遭受網路警察訓誡的後段故事,一般正常國家,遇到這種事情,政府第一個步驟,當然是防止傳染病毒擴散,以免導致人民生命損失,而「中共國」恰恰相反,封住嘴巴,比搶救人命還重要,川普逮到這個公文,當然得理不饒人,依此當證據,持續追殺「中共國」,1月3日,中國通知美國CDC,中國發現傳染病,美國多次要求進入中國調查和專業援助,卻被中共拒絕,當時美國已經懷疑,整個事情幕後並不單純。

4月2日,中國找到100位科學家在「外交家」雜誌,刊登「一封給世界公開信」,利用專業人員的公信力背書,開始大甩鍋,撇清責任,以為世界各國會因此買單,中共國不惜以死掉中國人性命,把喪事辦成大囍事,靠的就是大外宣,不只是自己自吹自擂,還要其他國家接到防疫用品,必須感謝習大哥,你不主動感謝,他就來電逼你感謝,很多國家連續發現,中共或買或送的防疫用品,品質很有問題,提出質疑的下場就是還要被罵「不知感恩,購買前不懂得看說明書」,但是,這一套大外宣手法,只有少數國家買單,例如塞爾維亞,多數國家根本不領情,美國威斯康辛州議會議長羅斯接到信函,希望議長表態,替中共鼓掌一下,羅斯直呼「真是白癡」。

中共下毒兼賣藥,還不保證治好,還要叫人讚美「藥好,效果好」,賣藥賣到這個份上,也真的太沒有職業道德了。

武漢瘟疫重傷 中南半島國家天怒人怨

中共用這種方法控制世界,其實並不新鮮,利用「一帶一路」建設,掏空斯里蘭卡,掏空吉布地,然後藉著借錢給你,以財政控制這兩國,惡行所到之處,受害者當然還不只這兩國,巴基斯坦建設最多,目前財政也是搖搖欲墜,最近,亞洲的中南半島國家,結合「奶茶聯盟」,為了一句「台灣女孩」稱呼,和中國網路五毛黨槓上,大打網路戰爭,其中最重要的國家就是泰國,泰國最近飽受乾旱的危害,被稱為母親河湄公河的下游,流經泰國境內的水源逐漸乾渇,不只是泰國而已,越南,寮國,高棉,緬甸數千萬人,靠這條河賴以維生,灌溉或者捕魚,湄公河更是中南半島觀光景點,傷害相當巨大,泰國長期接納中國觀光客,面對中國欺壓,過去敢怒不敢言,因為賺取中國旅客的錢很重要,這一次武漢瘟疫也重傷泰國,泰國人民終於開始感到憤怒,把這些憤怒發洩在網路上。

中南半島上多數國家對湄公河依賴很深,2015年,中南半島國家舉辦湄公河公益論壇,籌組「湄公河委員會」,希望周邊各國一起分享管理湄公河,但是,位居上流的中共信誓旦旦,不會在上游管制水資源,但是,暗地裡卻在發源地的雅魯藏布江,興建11座水壩管制上游水源,中國人一直把自己地盤上的水流,視為自己的財富,根本不會關心下游人民痛苦,歷史上,漢民族為了河水水源爭奪,發生戰爭的次數太多了,每當泰國或寮國抗議缺水的時候,中國就假裝上游清汙,會幫助下游國家有足夠的水源,或者也訴苦說;「上游氣候變遷,沒下雨,所以一樣沒有水」,自己作惡,還要裝好心,典型的「白蛇傳」。

四月初,泰國清盛附近河水乾枯,泰國指責中國的水壩是兇手,根據聯合國旗下水資源監測單位「地球之眼」,艾倫貝斯特的報告;「從衛星上拍攝湄公河狀況,中國境內的上游一片蔚藍,但是,中下游地區卻呈現紅色,表示河底的土壤已經露出」,艾倫說;「70% 湄公河的水被上游的水壩攔截,這才是湄公河缺水原因」。

「湄公河最後的日子」一書的作者賴恩埃勒,在書中說;「湄公河失去自由活動生機,因為上游被中共所控制,中共放水的時間通常不會預告下游國家,當雨季河水氾濫時,中共就下令上游水壩大放水,造成下游的農田被淹沒,冬季枯水期一到,就故意不放水,讓下游國家哀哀叫」,但是,下游這些中南半島小國,也是有口難言,中國崛起後自認天下無敵,對亞洲小國已經不放在眼裡,現在,瘟疫加上枯水,中南半島國家對中國反感加深,從爆發網路戰爭來看,很顯然,中共國已經引發鄰國天怒人怨。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