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苦悶的李登輝老師

文/Gavin Tsai

7月30日晚上,中華民國前總統李登輝教授過世了。李登輝老師壽終正寢,結束了他苦悶的一生。

當我提筆寫下「苦悶的李登輝老師」,這個標題時,回想過去五十年的師生情誼,和他經歷整整75年苦悶和折磨的歲月,不禁為所有台灣同胞和他老人家長年的苦悶和折磨而潸然淚下!

彭明敏老師說: 「有兩個互相矛盾的身份在李登輝的身上結合在一起。一是做為台灣人的李登輝,另一是做為中國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前者要保護和伸張台灣人的政治權利,即民主化;後者則為了「統一」中國,一些基本人權必須犧牲。他在此兩種立場上掙扎,天人交戰。」

1970年四二四刺蔣案發不多久後,以李登輝師曾與黃文雄為友為由,受到將近一年密集的審訊與調查。本來,師生間一談時事,特別是二二八事件,見人就殺,殺人盈野;接著白色恐怖,高壓統治,動輒得咎,壓得本土台灣人噤若寒蟬;他就為台灣人沒有應有的地位,和農民受到嚴重剝削等等不公不義情事,打抱不平,心情沉悶。現在,他必須經常遊走各個不同情治單位,去接受同樣問題的疲勞審訊時,那心情就更加苦悶了!

農民苦難縈繞胸懷

1971年,擔任農復會技正18年都沒有升遷的李老師,竟升任農經組組長了。原因是密集調查的結果是: 李登輝沒有台獨意識,沒有什麼朋友,也沒有不良嗜好。出任農經組組長只能主持農業問題的研究,很難落實政策的執行。對農民的苦難長期縈繞胸懷的李老師常常對我說,他若能出任省農會總幹事,才能真正解決農村經濟凋敝和農民所得偏低的問題,才能讓台灣的農民像日本農民一樣的生活水準。所以,他希望農家出身的我在完成碩士學位後,就回鄉下去擔任農會總幹事,從基層做起。受到李老師的精神感召,我就追隨他用心閱讀百餘篇農業經濟論文,下鄉做農家稅捐問題的調查,撰寫一篇農村經濟調查報告,和一篇呼籲減輕農民稅捐負擔的學位論文,為將來出任農會總幹事做準備。

1972年5月20日,李老師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1978年出任台北市長。1984年出任蔣經國總統的副總統。1988年1月14日,繼蔣經國之後,剛剛滿65歲的李老師成為中華民國總統。安逸日子過不到16年,李老師又進入更為苦悶的政治鐵籠,注定他要過更為苦悶的晚年歲月。

很多台灣人錯以為李登輝既然繼承蔣經國,當然也就擁有獨裁者蔣經國應有的權力。殊不知李總統只不過是蔣家家臣,暫時代理蔣孝武處理內部的雜務而已。

外省權貴虎視眈眈

1990年,為提名太子太傅李元簇先生擔任副總統候選人的政爭,惹出野百合學運。「從中國出逃」的流亡難民外省權貴,指桑罵槐,痛責李登輝是個獨裁者。就讓兩手空空、沒有實權的李登輝總統有苦說不出,苦悶之至。接著,郝柏村軍人組閣,又惹出台灣經濟無力承擔的六年國建(亡國)計劃,一年之內就讓中央債務從1,500億元增加到一兆元以上!外省權貴猛花錢撈錢,本省呆胞束腰帶納重稅。1992年蔣孝武病逝後,郝院長還要搞兵變和政變,推翻空有其名的李登輝政權。李總統能不苦悶嗎?

好不容易捱到1996年總統民選了。獲得54%選票的李總統,要提拔李遠哲出任行政院長,遭到李元簇副總統在總統辦公室大敲桌子,堅決反對。為了總統有閣揆任命權和凍省,展開兩黨修憲協商。不但國民兩黨歧見很深,而且宋楚瑜在省府成立反修憲聯盟,讓李總統蠟燭兩頭燒!

1996下半年,為連戰兼任行政院長「既不合憲又不違憲」的大法官解釋令,要任命蕭萬長出任行政院長一事,宋楚瑜省長又以辭職待命,哭哭啼啼表示反對。新聞媒體痛責李登輝無情又無義,忘掉1988年1月14日宋的臨門一腳,將李踢上總統寶座的父子情懷。


李登輝前總統於終止動員戡亂20周年紀念研討會致詞,2011.4.30。圖/擷自李登輝基金會

大嘆台灣人才不足

1998年7月,地下總統蔣彥士病逝,李總統才開始有一點自由發揮的權力。可是他的身邊,除了蔣家遺緒(外省權貴)以外遍佈蔣經國和黨國體制栽培的台籍爪耙子,以致用來用去都是沒有能力進行改革的庸才。這一年,台灣發生本土性的金融風暴,我呈上萬言書,建議土地增值稅減半徵收,李老師閱後大表贊成。但是,經濟學門外漢蕭萬長院長,不敢採行,只有讓金融銀行業和營建業的經營愈加艱困。所以,他在2000年5月卸下中華民國總統職務後,大嘆台灣人才不足。

2000年8月2日,師生在我的管區鴻禧山莊茶敘。李老師說,「你在桃園縣政府財政局長任上做得有聲有色,桃園各界都稱讚你,你的長官呂秀蓮又擔任副總統,你要想辦法去擔任財政部部長,才能為台灣做更多的改革工作」。我答以「因為我與陳水扁素無淵源,呂秀蓮又沒有用人權力,我不敢妄想陳水扁會找我擔任財政部長」。李老師在1996年修憲後,積極要提拔我出任財政部政務次長,蕭萬長院長也十分認同,八字已有一撇;但是,連戰以他要參選2000總統為由,堅決反對財經內閣改組。連戰既然反對,李老師也無可奈何。我在桃園縣擔任財政局長期間李老師除了經常與桃園各界人士茶敘,就在茶敘的時候,從客人的口中聽到一些關於我的訊息外,大概也會看到各報桃園地方版對我堅持改革的報導。所以希望我能為台灣做更多的事。

李登輝總統卸任後,政治光環還很亮麗。以致很多人利用他的政治光環大撈特撈。2001年,他支持台聯黨成立,主事者大多因為金錢去路不明而與他鬧翻!2008年,他要另外成立第三勢力,取代台聯黨,但因所用非人,而虎頭變蛇尾,胎死腹中。他的苦悶,概可想見!

2004年李老師召見「從中國出逃」的林志昇,不惜得罪黃昆虎,禮聘林志昇擔任李登輝之友會的總幹事,以協助城仲模會長處理會務。不久,據說林志昇財務處理不當而離開李友會。林志昇在何瑞元支持協助下,運用國際法法理對美國提出忽視台灣人人權保障的訴訟,在訴訟期間的2008年2月2日組織台灣民政府,自己任命為秘書長(黨委書記),請城仲模先生出任主席。五年後的2013年4月25日,台灣民政府(TCG)升格為台灣政府(TG),發生四二五事件,兩者切割為二:反美親共的林志昇主導TCG(主張日屬,台灣必須回歸日本),兩蔡 (蔡吉源和蔡明法) 主導TG(主張美占,台灣先自治後自決)。對這些變化的過程,在2015年5月,歐巴馬要安倍邀請李登輝老師去日本,告以美國反對李老師於2013年3月15日支持蔡英文參選中華民國總統的烏龍事以後,李老師應該心知肚明蔡吉源的所作所為是完全正確的。根據國際法法理驅逐中華民國,是他在擔任中華民國總統的任內就應該開始進行的工作,可是他沒有做,竟是由他的學生蔡吉源接下他未竟的任務,在孤軍奮鬥中。可是他並沒有自由可以暢所欲言,也沒有自由再閱讀我這十一年來寫給他的所有信件。因為他已經被人為因素將他軟禁,而與外界完全隔離了!

2018年3月,我去拜訪城仲模主席,談起李前總統喪失自由的事,他說這些年我要面見李總統都被禁止,其他人就不可能見到他了!

我默然無語!

我回想他就任總統以後,在公開場合,或表情嚴肅,或面帶愁容,有話無處說的心情;以及他卸任以後20年間,或用人不當,或諸事不順,又被長期軟禁十分孤獨的景況;最後,明知何瑞元的國際法法理,可以解除台灣長期被外來政權殖民的厄運,又被美國拒絕往來之第五縱隊的林志昇搞得TCG內部天怒人怨,外部充滿誤解,以致蔡吉源難以推動啟蒙運動讓台灣同胞普遍覺醒,早日替他驅逐中華民國不義外來政權,爭取本土台灣人的人權權利,人性尊嚴和福利水準。

李登輝老師怎麼會不苦悶呢!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