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中國學生留學美國熱潮將成為過去式 (上)

文/獨傲村夫

1978年7月某日凌晨3點,白宮突然電話響起,吵醒了睡夢中的總統卡特,電話是他的科學顧問普雷斯(Frank Press)從北京打過來的,此時他正與鄧小平會晤,「總統先生,鄧問我,是否他可以派五千名中國學生到美國留學?」卡特吼道,「告訴鄧先生,他可以派十萬名過來!」說完,隨即掛上電話。

卡特給鄧小平送上聖誕禮物,1978年12月26日,首批52名中國留學生抵達美國,大部份是文革時期沒被紅衛兵整死,40歲上下的中共科研人員。隔年,中美建交,鄧小平於1月29日訪問美國,卡特設國宴款待,席間對老鄧說,「我們不怕一個太強的中國,怕的是一個太弱的中國」。卡特對中國學生開啟了美國大學之門,或許是因為他怕中共科技太弱,大方的讓中共的留學生進加州理工學院(Caltech)學習最先進的太空科技,中共果然不負卡特期望,九O年代已有能力發射商用人造衛星,搶走了NASA不少生意。

美中建交後,大約2000名中國學生進入美國大學校園,1980年,增至6500人,分別在全美160所大學就讀,大多集中在紐約州、加州、威斯康辛、賓州、麻州,單單紐約市就有500多名中國留學生。

當時能出國的均大有來頭,有一些是高幹子弟,鄧小平之子鄧質方進入羅契斯特大學攻讀物理,中共外長黃華之子黃冰進哈佛,社科院院長胡喬木的女兒胡木英和他的孫子均在紐約就讀大學,中共組織部長宋任窮將他多名子女送往美國讀書,包括1966年參加紅衛兵獲毛澤東接見後改名為「宋要武 」的宋彬彬。後來劉少奇的女兒劉平平、劉亭亭,也都以公費生名義留學美國。叛逃的台灣陸軍連長林正誼(後改名林毅夫)1982年則以私費赴美留學,攻讀經濟學。

被中共派往美國的公費生,每月可領600美元,美國大學給予免學費優待,甚至提供獎學金。戴著黑框眼鏡,身穿中國工人服裝的鄧質方,平常總是泡在圖書館裡,桌上堆滿教科書還有一本英漢辭典,他的成績不錯,第一學期拿了A。其他大部份中國留學生,由於年紀大,生活不適應,英語能力差,成績不佳。

在1980年代,補托福出國留學形成一股大熱潮,當時中國人均僅二百美元,然而,擺脫窮困反而是中國年輕人熱衷留學的主因,留美人數逐年上升,1988年留美的中國學生已達28,000人,台灣留美學生原本占美國大學外籍生最大多數,隔年即被中生超越,排名第二。

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中共出動坦克血腥鎮壓學生,震驚世界,中共當局認為學生對其政權是一大威脅,不歡迎留美學生歸國,反而鼓勵學生出國,六四過後數週,中共即恢復托福考試,當時中國的大學生覺得留在國內沒前途,半數以上的北大學生畢業後想出國留學。

老布希總統擔心中國留美學生歸國會遭到政治迫害,發佈行政命令,允許中國學生留在美國,隨後又促成國會通過《中國學生保護法》(Chinese Student Protection Act),有五萬多名中國留學生受惠於這項法案,輕輕鬆鬆的拿到綠卡,這也激勵了更多中國人爭先恐後前往美國留學,千禧年,中國留美學生已超過六萬人。

中共政權歷經文革浩劫不倒,美國稱得上是中共的貴人,六四事件中共遭到舉世譴責,老布希總統卻向老鄧當面保證,美國和西歐各國不會對中國進行經濟制裁。柯林頓上台後,極力推動全球化,在柯林頓的幫助下,2001年中國順利的加入WTO,外資源源不絕進入中國,使得中國一變為世界工廠,需要更多的資訊與管理的人才,激發了中國人另一波留美熱潮。

1977年中共恢復高考,大學生僅16萬人,2001年,增至100萬,由於一胎化政策,家長望子成龍,但是要擠進明星大學的窄門並不容易,有錢的家庭紛紛把子女送往美國求學。適逢石油幫出身的小布希總統,2003年對伊拉克發動反恐戰爭,結果副總統錢尼投資的公司獲利十幾億美元,聯邦政府卻負債五千億美元,於是大砍補助大學的預算,全美的大學由於普遍缺乏經費,遂大開方便之門,招攬國際學生,許多中國留學生,托福不及格、學歷和成績單均造假,推薦函則是由補習班代筆,美國的野雞大學招了不少這類到美國混學位的中國留學生。以往大部份中國學生是到美國唸研究所,但是千禧年後,中國學生有40%是到美國讀學士課程,還有一些小留學生讀高中。

階級分明是中國社會主義的特色,法國學者杜明在其所著《中國太子黨,Les fils de princes》指出,太子黨是中共權貴集團的天之驕子,他們幾乎都是長春藤名校的畢業生,習近平的女兒習明澤、中共元老陳雲的孫女陳曉丹,畢業於哈佛大學。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溫家寶兒子溫雲松、江澤民兒子江綿恆、朱鎔基兒子朱雲來等,均在美、加頂尖大學拿到學位。太子黨回國後,位居要津,有的創業,有的掌控國營企業,個個都成了鉅富,他們彼此聯姻,互通有無,整個中國成了他們的家族企業。

中國高官和富商大都把子女送往美國留學,並經由此管道在美國置產,其子女生活奢華,開保時捷,車前懸掛五星旗,身份特殊,而一般的中國留學生則來自中產階級,其中有不少是小粉紅,他們是一群被共產黨洗腦得很徹底的可憐虫,思想僵化行為幼稚。中共在海外留學生組織成立黨支部,經由大使館監控中國留學生,由於小粉紅資質平庸,畢業回國想謀得一官半職,因此,他們歌頌祖國偉大,唱衰美國,極力替中共政權辯護,不時干涉來自其他國家的學生聲援藏人、維吾爾人,霸凌支持「反送中」的香港學生,蔡英文過境美國,他們也拿著五星旗去抗議,囂張的行徑,令西方人相當厭惡,觀感很差。

華人留學生楊舒平在馬里蘭大學畢業典禮上的演講引發熱議。圖/擷自YouTube
中共師承法家之術採用「連坐法」對付海外的異議者,留學生膽敢罵習大帝、批評共產黨,家人連帶受罪。因此,留學生在美國也無法享有言論自由,楊舒平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她在馬利蘭大學畢業典禮上台演講,英語流利,侃侃而談,那麼傑出的表現,我給她一百個讚!中國人應該以她為榮才對啊!戰狼卻對她口誅筆伐,罵她不愛國,嫌自己的祖國不自由、空氣髒,威脅她國內的家人,逼迫她道歉。楊舒平有哪一點說錯了?難道說出自己內心真實的感受都不行?矗立在紐約港的自由女神是美國的精神象徵,小粉紅都瞎了眼,沒有看到那尊神,眼裡只有毛魔王、習大帝。下一代反智弱智還能民族復興?說實在的,我真的為中國人感到悲哀。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