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看天下】後韓時代的台灣政局

文/洪博學

為了老韓罷免案,國民黨中常會把舞台搬到高雄,創下最禮遇案例,沒料到,新任黨主席被晾在一邊,只見老韓一一向中常委握手。失去寶座後,老韓依然是一尾活龍,外行人一看,還以為黨主席換人了,可惜,國民黨熱臉貼上冷屁股,老韓口若懸河,一路切割,被罷免此事與國民黨無關,說好聽,是一肩膀扛下被罷免的政治責任,說難聽,就是告訴國民黨,本人上台或下台,天下打下來或失去,就是靠著「一杯礦泉水黨」,全部和國民黨無關,言下之意,本人的韓粉紅衛兵比你的黨員多更多,這場中常會,黨主席如坐針氈。

最後穿雲箭

6月11日,老韓射出臨別穿雲箭,大家穿白衣來相見,果然當天下午聚集各縣市的韓粉一萬多人,把鳳山行政中心綠草皮踏出黃土,韓粉所至,果然寸草不生,老韓的「白衣離別會」,傻粉淚如雨下,把封建時代的「送官傘」也擺出來了,老韓1708字畢業感言,一路痛罵綠色暴政,痛責民粹,染綠為紅,盡情發揮唯物辯證顛倒是非的功夫,卻忘了自己就是因為太紅,民粹運動搞過頭,才會遭到罷免。今天,老韓所享受的言論自由,可以高聲痛罵綠色暴政,恰好就是「綠色暴政」從蔣家暴政手上掙來的,我們這群人為了突破戒嚴,在街頭流血時候,老韓是和暴政站在一起的,對於,「中共國」的紅色暴政,老韓不敢多說一詞,柯P少讀書,只敢說民進黨是一黨專政,其實,小英才執政四年多一點,沒有國民黨持續執政50年以上時間,如何可以拿到一黨專政的學位?柯P要不要罵一下一黨專政70年的中共,現在,老韓更猛,直接把暴政帽子送給執政黨,用意很簡單,在韓粉身上灑下符咒仇恨,挑起韓粉持續痛恨政府,老韓心裡清楚,這些來自天南地北的「傻粉」,大熱天穿著國旗裝出沒城市、鄉村,跟著地攤車跑全國,無怨無悔,這些人有底層,有中產,有退休軍公教,就是自己從政壇復出的本錢,所以,選擇在最後一刻點兵,看看自己還有多少兵馬,有兵馬就不怕沒糧草,因為會有「斗內」的幕後金主出現,幫老韓再起,所以,老韓必須沉潛,因為舊金主觀望,新金主尚未出現。

老韓會不會再起,其實關鍵不在老韓本身,而在幕後的金主,今年1月,在澳洲投誠的共諜王立強說:「從2018年開始,中共就以大筆金錢資助老韓選舉,這些錢從台商手上或者從海外華人匯進台灣,甚至走私偷渡,或以地下匯兌前進宮廟系統,成為組織動員的本錢」,旅美的中國歷史學家辛灝年,在評論老韓被高雄市罷免事件上說:「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政壇小咖,突然間可以捲起千堆雪,這事情絕非偶然,而是精心布局的結果,平常,一個小有名氣的學者,要弄個百人聽演講舞台,都相當困難了,怎麼可能弄出千堆雪?文革時代的紅衛兵動員,就是這樣,不是毛澤東一句話那麼簡單,而是整個組織動起來了,宣傳做出來,金錢撒下去,從市井間的耳語開始,以至於最後的造勢活動,各縣市韓粉的串聯,這裡面樣樣都要金錢鋪陳,把民進黨執政說到貪污腐敗,把老韓神格捧上天,一路下來,紅色媒體加上網路傳播,如影隨形,這一切活動,沒有組織和金錢,根本辦不到,老韓被對面金主挑上,一則來自曾經留學的經歷,這是他的福氣,也是他的悲劇,他本來可以在高雄市長寶座上休息止步,壓抑貪念,可惜,他無法拒絕後面推手,要他持續攀上高峰,現在摔到四腳朝天,說穿了,老韓只是偶像劇中人物,說韓導只是玩笑話,真正導演韓導的幕後,還另有其人。

對老韓說,後會無期

台灣最熱鬧的風景,就是政論節目,如今,名嘴越來越像是算命師,老韓的高雄市長寶座,被人民收回之後,有關他的後續發展,猜來猜去,比去年總統大選還要熱鬧,還有人惟恐天下不亂,罷韓通過之後,大唱一起來罷免,目的就是不要讓仇恨冷卻。其實,罷免活動並不容易,尤其是政黨帶頭罷免,根本就是浪費金錢和時間,台灣雖然有一些傻瓜,但是中間選民仍然存在,這些人不傾斜黨派,才是罷免能否成功的關鍵,有人說,只要鋼鐵韓粉健在,老韓勢必再起,只有李艷秋最直白說:「老韓後會無期,掰掰了」,立即遭來所謂鋼鐵韓粉網路霸凌,至於老韓會從哪一個地方爬起來?大家就拭目以待了。

台灣的政治不完全是金錢遊戲,但是,可以肯定的沒錢無法成事,想一想,一瓶礦泉水可以選舉,居然還有人相信,這種人不傻,那麼就不會有人是傻子,根據收視率調查,老韓最紅,韓粉最多的時候,這台特定捧韓電視,創下同時間50萬人收看紀錄,現在只剩下一半,只要從收視率,就可以知道韓粉是否清醒了。

媒體是選舉終極戰場,對某些意識形態及立場僵化的人,更是無法抗拒的精神麻醉藥,吸食之後,戒除困難,除非你願意嘗試打開心胸,放下既定成見,更廣泛接受其他多元資訊的挑戰,這句話也是給一些上年紀的韓粉父母建議,無須為某些特定政治人物摧毀自己的家庭,即便這位政治人物是聖人,也沒有這個必要,放下崇拜,用理性檢驗收取你薪資的員工,是國家主人應有的責任,要知道賺錢不容易。

老韓是否再起,重點不在他自己,而在背後的老闆,願意給敗軍之將新的機會嗎?

短短兩年,台灣從親共走回愛台灣的軌道,對台灣政局更加穩定,這是可以預見的。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