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外國人才入境 美國自受其害

Sabrina Keßler

(德國之聲中文網)新冠疫情早已不再是黑夫納(Stefan Heffner)的唯一難題。與其它眾多在美德企一樣,他所在的醫療技術公司理查德·沃爾夫(Medizintechnikanbieters Richard Wolf)也因美國政府的限制簽證新政策而傷透腦筋。由於千百萬美國人因新冠危機而失業,特朗普總統聲稱要保護本國就業市場,為此要限制移民和外國人。因此,至今年年底,不再簽發H1B和 L簽證。這兩種簽證的主要對象是專業人士。特朗普意欲經由此舉為美國雇員確保50萬就業崗位。然而,象沃爾夫公司這樣的外企有賴於境外專業人員,簽證禁令對它們構成巨大挑戰。

尤其是德國子公司正因專業人手不足而叫苦不迭。在美德企目前有4800家,雇員77萬,是在美國的第三大外國雇主。每年都會有數千專業人士專門飛往美國,對相關企業的生產和經營提供支持。僅因美國根本就沒有機電技師一類職業培訓,大眾或戴姆勒等汽車康采恩就需從國內派遣專業人手。

對在北卡羅來納州的夏洛特(Charlotte)設廠的格羅寧格(Groninger)公司來說,特朗普的簽證禁令便意味著數十個項目中止。新近在華盛頓舉行的德國經濟界視頻會議上,該公司在美負責人多恩堡(Heiner Dornburg)指出,"很多工作非常復雜,我們不能沒有德國專業人手。"這家總部位於德國巴符州的企業通常向美國大型藥業公司和化妝品企業的生產裝置提供特種機器。現場安裝調試特種機器一般總需要德國專業人士。

"會是困難的一年"

分別在佐治亞州和伊斯諾斯州設廠的德國鋼廠Bestar和機電工程公司Wittenstein也有賴於德國技師。而現在,它們將在好幾個月裡得不到來自國內的專業人士。

黑夫納的遭遇類似。簽證禁令導致的壓力越來越大。新冠危機給醫療技術公司沃爾夫的這位在美高管帶來雙重打擊。黑夫納指出,一方面,營業慘跌,因為,微創醫療器械目前在美幾乎無人問津,數月來,因新冠病人治療優先,摘取膽結石這樣的可預先計劃的手術一直被後延;另一方面,他也不能按原先計劃的那樣,將生產線從德國遷來美國。他說,"對於我們,肯定會是一個困難的年份。"

黑夫納的擴張計劃由此暫告停頓。鑑於美國是全球最大的醫療器械市場,他的企業有意將很大一部分生產能力從巴符州遷至芝加哥,並為此向在美生產基地和員工培訓投了資。而由於幾乎沒有哪位專業人士得到了美方的入境簽證,黑夫納無法看好今年。

"純粹是選戰宣傳"

這些日子裡,律師霍蘭(Hilde Holland)天天都會聽到這樣的故事。也是德美商會董事局成員的霍蘭律師25年來在紐約城生活、工作。她指出,簽證申請人的境遇從未象現在這麼糟糕。

這位專家指出,眼下,所有簽證申請實際上都被拒,即使是緊急簽證申請也幾乎不批,受到影響的早已不止是H1B和L簽證了。由於德國領事館事實上處於閉館狀態,就連投資人簽證或綠卡簽證申請也幾乎不再可能。霍蘭律師說,這明顯是特朗普總統的具有政治動機的一著棋:"它純粹是一種選舉宣傳。"

霍蘭律師並不認為企業就會轉而大量招聘美國人。相反,她確信,事到臨頭,相關崗位會繼續空缺。她指出,恰恰是高管職位不會簡簡單單地就交給哪位美國人,因為,這樣的職位只有那些在德國母公司積累了多年經驗的專家方能勝任。

不過,黑夫納倒願意征聘美國人,前提是,在芝加哥的擴建計劃有進展。這位經理說,"我們願意在這裡生產,在這裡創造就業機會,而且不僅是為我們,而且也為向我們提供部件的周圍那些企業"。不過,由於簽證禁令使生產轉移無法實現,新的就業位子也無法創造出來。因眼下無法盈利,7月初,他甚至不得不解聘了若干雇員。

黑夫納預期,明年才會在簽證事宜上有所進展。在此之前,他必須放棄原先的經營目標。不過,他或許至少可以在抗疫領域有所投入。理查德·沃爾夫公司的微創器械可能很快就會不僅用於膽結石和盲腸手術,而且也會用於肺部受損的冠狀病人的長期治療上。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Sabrina Keß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