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萬人口的馬爾地夫欠中國24億美元 美麗小島成「一帶一路」新苦主

邱立玲

馬爾地夫欠中國24億美元,深陷巨債當中。(圖片來源/Needpix.com)

在中國國營進出口銀行逼債下,馬爾地夫商業大西亞姆(Ahmed Siyam)趕忙償還1.275億美元貸款,暫時緩解這個印度洋小島陷入「一帶一路」債務陷阱的窘境。但是8月份緊急還款,這提醒大家,馬爾地夫對中國還欠下數十億美元的巨債。

根據世界銀行統計,欠中國24億美元的巨債相當於馬爾地夫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5%以上,2018年GDP為53.27億美元。

另外8個國家欠中國債務相當於GDP的30%以上,分別為吉布提、東加、寮國、剛果、塔吉克、薩摩亞,喀麥隆和衣索比亞。

寮國瀕臨債務違約

其中,寮國外匯儲備已降至10億美元以下,低於每年應償還外債,瀕臨主權債務違約。雪梨尼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2019年發布的一項研究估計,寮國欠中國的債務佔GDP的45%。寮國2018年GDP為179.5億美元,粗估欠中國債務約81億美元。

寮國已向中國大量舉債,投資於幾個湄公河水電項目,以及耗資60億美元興建中寮高鐵,還不出貸款的寮國被迫把國家電網的多數控制權轉讓給中國國企南方電網公司。

另外,今年7月,中國的進出口銀行開始向馬爾地夫政府催債,通知西亞姆必須在8月初以前償還1000萬美元的貸款,這是因為商業大亨西亞姆的公司Ahmed Siyam Holdings(ASH)未能及時償還這筆款項。

如果西亞姆不償還1000萬美元,會發生甚麼事情?這可能會影響馬爾代夫的國家信譽和債信評等。也可能會影響外貿易和外匯存底。

馬爾地夫緊急償還到期的中國債務

馬爾地夫總統索利赫(Ibrahim Mohamed Solih)也對這筆債務負連帶責任,這要歸咎中國進出口銀行向馬爾地夫民營公司提供的貸款有得到前總統亞明(Abdulla Yameen)政府的擔保。

索利赫辦公室發言人表示,由於ASH無法在到期日償還債務,因此要求政府作為擔保人償還債務,如今,ASH已經償還利息、到期本金和違約金給中國進出口銀行。

前總統亞明是北京的魁儡,跟中國借了幾十億美元的鉅款,展開各項基礎建設。在此過程中,亞明放棄民主和法治,讓中國國企、資金和勞工暢行無阻。

前總統的密友和中國簽約建造最大渡假村

工程項目包括中國向馬爾地夫的機場投資8.3億美元。中國建造一座2公里的大橋,將機場所在島嶼和港口馬利。中國還在馬爾地夫建造一座25層高的大樓和醫院,北京在2018年派了30萬6千名遊客到馬爾地夫。

2016年初,中國進出口銀行與商人西亞姆達成協議,在馬爾地夫建造最大度假村,時任中國駐馬爾代夫大使出席簽字儀式。但是,中國駐首都馬利的大使館只在網站上發布了該項目的粗略細節。

2017年底習近平在北京接見來訪的亞明,但是2019年亞明涉及獲利豐厚的旅遊業,被法院裁定洗錢罪名確立,被判刑入獄。

馬爾地夫前總統亞明。(圖片來源/youtube)

為何北京看上島國馬爾地夫?

因為它對北京具有戰略重要性,南亞的馬爾地夫擁有多達1200個小島,位居印度洋重要的運輸路線,它位於中國通往中東的航運路線上。

2014年,習近平主席在訪問馬爾地夫時宣布,馬爾地夫可望成為海上絲綢之路的一部分,也就是加入一帶一路倡議。2018年8月,三艘中國海軍軍艦在馬利(Male)港口停靠。

馬爾地夫前總統·納希德(Mohamed Nasheed)在2018年表示,中國答應借給該國32億美元的巨資,而後中國開始在馬爾地夫動工興建基礎設施。

但是索利赫總統2018年9月上台後不久,下令對亞明主政期間的金融交易進行調查,包括從中國獲得的貸款。一位政府消息人士對《日經新聞》表示,由於「案件性質複雜」,總統調查貪腐與資產追回委員會下屬的調查人員仍在審查文件。

馬爾地夫欠中國24億美元

全球反腐敗組織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指出,商人西亞姆與亞明是官商勾結,所以,西亞姆和中國的銀行借錢蓋渡假村,這筆交易非常可疑。

根據媒體援引財政部數據的報導,在主權擔保下,中國對馬爾代夫國有企業提供9.35億美元貸款。受益者包括一家高級住宅開發公司,北京另外對馬爾地夫政府提供6億美元的貸款。

索利赫也修正前總統亞明的過度親中、疏離印度的政策,與印度關係日漸升溫,也向美國靠攏。

印度總理莫迪2019年6月贏得連任後不久,第一個訪問的國家便是馬爾地夫,並在馬爾地夫建立一套沿海監視雷達系統,藉此提高印度對該海域的警戒程度。今年9月10日,馬爾地夫已經與美國簽署國防和安全協議,兩國也會跟國防夥伴印度合作。

為索利赫上台後和印度關係回溫

馬爾地夫深陷對中國的巨債當中,鄰國印度也伸出援手,已交給馬爾地夫一張560萬美元的支票,這是為了增加影響力,所提供的一筆贈款,7月份,印度國家銀行宣佈為企業提供1620萬美元的流動性資金,並允許企業貸款延期。

然而,印度這些捐贈和馬爾地夫欠下24美元的巨債相比,只是杯水車薪。

不只南亞的馬爾地夫,東南亞的內陸國家寮果同樣身陷一帶一路債務陷阱。亞洲時報報導,寮國已舉債大量投資建設幾個湄公河水電項目,以及耗資60億美元的高鐵項目,這條總長414公里的高鐵將雲南與寮國首都萬象,預計2012年底通車。

寮國把國家電網多數控股權轉讓給中國國企

高鐵興建費用的60%是跟中國進出口銀行貸款來支付的。剩餘的40%是由三家中國國企組成的合資集團支付,中資有高鐵70%的股份,而寮國國企持有剩餘的30%股權。

政府已從國家預算撥款2.5億美元,並跟中國進出口銀行進貸款4.8億美元,以資助高鐵的份額。

然而,就算寮國政府變賣國有資產,也無法負擔沉重的債務。上個月,穆迪信評機構將寮國的主權債信評比從B3降級為Caa2,將展望從中性降至負面,原因是嚴重的流動性壓力。

9月4日,路透報導說,萬象將把國家電網的多數控股權轉讓給廣州的中國國企南方電網公司。

電力行業的展望亮眼,加上對高鐵的控制,意味著中國擴大對寮國的經濟影響力。寮國大部分發電量都計劃出口,不僅出口到中國,還出口到泰國和越南等鄰國,中國將間接獲得這兩個鄰國的商業和戰略影響力。

更多信傳媒報導
空拍機、無人機、木馬程式都成偵查工具《科技偵查法》讓政府變駭客?
長庚體系一條龍 國泰、新光難超越 台塑生醫今年業績大爆發
宏泰人壽連虧近7年、淨值比太低 黃天牧表態壽險業增資得拿現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