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執政的綠電危機 連央行前總裁彭淮南都關心:100萬棵樹 你砍得下去?

方儉

日前陳吉仲緊急滅火宣布退回台糖砍電種樹,並表示農地種電將修正法規,只是這似乎並非他能隻手扭轉。(圖片來源/信傳媒編輯部)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在內閣中算是最能體察蔡英文總統意志,勇於任事的閣員,也受到重用,但是在再生能源方面,他似乎越界了,搞不好還幫了倒忙。

他像韓非子所講的典冠和典衣的故事中的「典冠」,韓昭侯酒醉睡著了,典衣(專門管衣服的人)不在,典冠(專門管帽子的人)怕昭侯著涼,拿衣服蓋在昭侯身上。昭侯醒來,十分高興部屬對他如此關心,問:是誰蓋的?左右答:典冠。昭侯因越權而處死典冠,因失職而處罰典衣。

7月7日陳吉仲召開記者會宣布「退回台糖砍樹種電」,企圖平抑近日連前央行總裁彭淮南都關心「100萬棵樹,你砍得下去?」和各界的憤怒。

陳吉仲也知道,綠能主管機關是經濟部(典衣),土地主管機關是內政部(典被),農委會是與能源、土地政策主管無關的農業主管(典帽),陳吉仲明顯越權了,蔡英文當然不會把他處死,但是他卻可能讓民進黨被民意「處死」,而影響到蔡英文、蘇貞昌的聲望,進而拖累了民進黨2022年的地方選舉,甚至因綠能政策失敗,無法達成2025非核家園,煤電也不減,而衝擊到2024的總統、立委選舉。

20GW太陽能真的要硬做,就太危險了

問題核心是20GW太陽能,這是個明顯錯誤的政策,2016年蔡英文選總統時提出的能源白皮書,我本來以為這麼白目的太陽光電數字像馬英九的「633」開玩笑,我也寫了些20GW太陽能不可能成功的評論,這不會當真吧?不過2020蔡英文第二任,20GW太陽能竟然真的要全力以赴,這就十分危險了。

圖一、台灣四季每天的中午12點到2點間都有2GW的起落,如果有效的時間電價,或是調整午間休息的時段,就可以至少打消1GW的落差,但台電從來沒有做過。這也能有效降低台電成本,讓台電免於虧損,還有盈利。(圖片來源/方儉提供,下同)

第一、沒有縝密規劃,重創電力系統。20GW太陽能如果成功安裝上去,將是台灣電網輸配電和調度的噩夢,因為台灣白天最高瞬間用電量是38GW,尖峰最低用瞬間電量不到25GW,太陽能只要有80%的效能,就有16GW,而且是每天上午8點開始從0急遽上升到下午2點,然後急遽下降,下午5、6點後降到0。

這6、7個小時當中,16GW的太陽能衝進衝出,會把系統衝垮;台灣是單一電網,無法把多的太陽光電賣出到其他電網,電網上的電太多,只有3種可能:1、拋棄多餘的光電(這是最可能的)。2、降載其他的機組(可能性甚低,因為燃煤電廠無法快速升降載,但是煤電機組太多,中火就有5.5GW,不可能所有煤電降載到10GW以下,天然氣全部關掉,這太危險了)。

3、在還沒有達到20GW時,電網系統無法調度而崩潰(這是很有可能發生的,只要有一部大型火力或核能機組或電廠跳脫,太陽光電的個別供電力小,會被系統「優先解聯」,但是現在已經超過5GW太陽能若掉下一半,就是2個半的核電機組,將重演2017年815大停電的情況----當時只是4.2GW的大潭天然氣發電跳脫)以目前台灣電力供需現況,無論哪一種,都會讓蔡政府十分難堪,甚至失去政權,而台灣社會、經濟也會受到重大的影響。

換句話說,20GW太陽能在夏天尖峰有80%以上的供電能力,最大淨尖峰供電有16GW,這也會排擠到其他的發電,或是被其他大發電機組排擠而形成「光電棄兒」;或是大型火力、燃煤機組跳機,讓小光電優先解聯,瞬間形成供電系統出現巨大的太陽能黑洞,拖垮整個電網,台灣就「熄燈」了。夏季尚且如此,春、秋、冬季的光電即使少一點,但用電量更少,產生的問題還更大!

零碎的光電裝置不只發電量小,更是在凌遲農地

第二、零碎光電設置,凌遲農地。20GW的太陽能17GW要「地面型」,1公頃的土地可以發1MW(100萬瓦),17GW(170億瓦)就需要17,000公頃的土地,如何分配?台灣土地昂貴當然就要找手中有5萬公頃土地的台糖要地了。

另一方面,還有很多土地投機者將小塊土地轉為非農用,以2公頃以下,可變更編訂,660平方公尺以下可以非農業使用,在大面積的農地開發光電受阻的情況下,農委會若為了「上繳」上萬公頃農地,就會更加「鼓勵」小於2公頃的農地轉為非農用,而零碎的光電電量小,供電效率不佳,再加上台電的小區域的饋線早已被佔滿,以及行政刁難,只會讓有權勢的人得到設置特權。

從農委會公開的資訊,660平方公尺的件數最多(954件)、面積最大(305公頃)佔了已核准面積(607公頃)的一半,這些小而分散破碎化的太陽能除了把農地一片片凌遲外,對整體的供電能力而言,效果有限。(註:電力要升壓才能併網,裝置容量會比發電量大,發電量會比供電量大,所以小的發電設備能夠真正供電的往往只有設備裝置容量的50%,而且設備維護保養問題,又會使小型設施閒置。)

圖二、農委會的「農地變更光電把關更嚴格」簡報,正好透露出2公頃以下的微型光電數量佔絕大多數,沒有電力供需、農田等則規劃,不但不能供應光電,反而成為農地非農用的破口,使已經不完整的農地更加破碎化。

各懷鬼胎的能源政策,只有炒作沒有國土推規劃

第三、核煤共犯結構的反撲力道蓄勢待發。雖然「非核家園」從2002年陳水扁執政的《環境基本法》入法,2016年「2025非核家園」也成為民進黨再次執政的招牌,但是官僚系統沒改變,台電、經濟部的舊官僚的「擁核非綠」的心態根深蒂固,我所知道即使現在三座核電廠在行政程序上已經步入除役程序,但是仍有「保核黨」力圖2022核四公投,2024國民黨執政後復辟,繼續過「核照發,煤照燒」的好日子。

台電的人員怎麼會不知道上述兩個20GW太陽能系統性的致命傷?他們只是不說,等著看綠電政策出紕漏,甚至系統崩潰電網全黑的大災難,這樣綠色執政綠能破產,核煤就可以「順應民意」班師回朝了。

我考察關於20GW太陽光電的來源,得知是已故交通大學教授黃得瑞的提議,但是他的提議有附帶條件:要先有電解水變成氫能發電燃料電池,或鋰電池儲電的前提。但是在可見的未來,還在研究階段,商業應用技術尚未成熟,這並沒有市場化的跡象。但是蔡英文在2016年的競選政見就列入,並延用至今。

各懷鬼胎錯誤的能源政策,加上只有土地炒作而無長遠規劃的國土政策,再加上大小農地變更的投機心態,20GW太陽能的失速列車,像希臘神話伊卡洛斯蠟做的翅膀,越飛越高,越高興,結果太靠近太陽而墜落大海。

解方:首先要打破缺電迷思

台灣是個小單一電網,用電量並不多,容易管理,要解決這些問題,並不難,只要做到以下幾件事,就會不缺電,而且電力成本降低,空氣污染降低,民生、工業用電更穩定,台電也不會破產。

打破缺電迷思。台灣現有55GW的發電裝置容量,最高瞬間用電量38GW,有17GW的備用發電,正常管理不應該,更不可能缺電。從全年的用電量2400億度電來看,正常電力公司的供電量算法是55GW X 8760小時/年X 80%年供電率=3854億度;不論從尖峰或總用電量來看,台灣的電廠是綽綽有餘的,即使未來10年不增加新機組,也能游刃有餘。

我們也有充分的時間、餘裕來解決電力污染、排碳的結構問題,毋須恐慌缺電,而造成急病亂投醫。但台電長期以「缺電」掩蓋了管理不當停電的問題,政客也把「停電就等於缺電」掛在嘴上,一般民眾就深信不疑台灣缺電,政府就編大量預算、計畫蓋新電廠,包括20GW太陽能也是缺電恐慌症候群的後遺症。

盤點輸配電系統與落實管理需求面

引入可靠度工程盤點發輸配績效。台灣經常跳機、停電,從來不是因為電廠不夠,而是電廠、輸配電系統的可靠度工程沒有做好,所以電廠跳機影響供電品質,或是導致停電(如2017年的815大停電),或是輸電電塔倒塌造成大停電,如1999年729事故,以及921大地震的停電,而大多數的停電是配電的變電所、變電站、變壓器或線路故障造成,可惜台電並沒有可靠度工程的制度,影響供電品質。

可靠度工程將所有個別發電機組、輸配電設施,以至整電網系統的可靠度提高,落實全面預防性維護制度(Total Preventive Maintenance System),一方面可以減少無預警的停機,更重要的是可以量化每部發電機組的污染系數,在空污時有效控制發電機組的污染排放,同時解決空污問題,更可以降低發電、輸配電的總體成本。

普遍裝設電子電表,降低尖離峰用電差異,落實需求面管理,列入考核績效。台灣的電價只有夏月非夏月,理由是沒有電子電表,不能分時段,因為沒有智慧電網 --- 這也是個錯誤的資訊。台灣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個仍然普遍使用昂貴的機械電表的國家(1個要5、6千元),全世界都使用電子電表(1個只要1千元內),可以計時計價;台商的電子電表行銷全世界,就是賣不進台灣。

可能原因有二:1、機械電表的供應商大同、中興電工的既得利益,2、時間電價是平抑尖離峰的落差,只要提高每天尖峰電價,降低離峰電價,不用漲電費,就能讓電力在晚上多用,白天少用,平抑尖峰,全世界大多數電力公司都以拉低尖離峰的落差為人員績效考核的KPI,唯台電不做,因為這會降低台電年年用電創新高峰,藉此蓋新電廠的機會。

電源開發是長遠的事業勿先射箭再畫靶

長期電源開發方案,明確綠電選擇權和綠電置換核煤的時間表。做好了上述三件事,我們再來看需要多少綠電,哪些污染高的機組要優先淘汰或更新,就能一目了然,而非現在先射箭(需要多少綠電),再畫靶(到處找地蓋光電)。電源開發是長期的事業,要有上位的人口政策,國土計畫、產業政策,才能訂出因地因時置宜的長期電源開發計畫,現在台灣已經見不到這樣明確的政策方案,要落實綠電取代核煤,必須有明確的長期電源開發方案才能執行。

陳吉仲的熱心幫忙綠電解套,忙著找農地來填空缺,也讓他長期的環保團體伙伴嘆息不已,甚至起而抗爭,他是管帽子的,卻要去管衣服,還要鋪床,他可能是第一個伊卡洛斯,很高興自己飛得很高,忘了自己的翅膀是蠟做的;幸而有彭淮南的提醒,否則砍樹種綠電立即成為綠色執政的致命傷。

既然綠電政策是關係民進黨的執政命脈,府院黨三方面是不是應該好好的把相關部會、社會人士、產業界、國際專業機構找來好好把未來10的電源開發方案搞清楚,否則像中火二號機重啟,過個端午節,讓盧秀燕提高10.5%的支持度,不正是送給國民黨的「綠色大禮包」嗎?

更多信傳媒報導
富國銀行今年揮大刀砍數千人 考驗美國其他大銀行不裁員決心
香港WHO實驗室女科學家逃到美國 對福斯新聞爆料中國隱瞞疫情
前南韓總統朴槿惠遭判20年 民主化後韓領導人只有「雙金」安全下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