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明退黨 黃郁芬、林穎孟跟著退 時代力量再掀內鬥風暴

楊涵之

為了黨的團結,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申請自動退黨,但紀律委員會的調查仍要持續,仍就有被「除名」的可能。(攝影/趙世勳)

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涉嫌收賄,遭檢調調查,讓主打反貪腐的時代力量蒙羞,更導致黨內的衝突白熱化,徐永明今(5日)以時代力量團結為考量,申請自動退黨,並配合司法調查。代理黨主席邱顯智也證實,收到徐永明的退黨申請書,也完成退黨程序,如今的徐永明已不具有時力黨籍。

徐永明涉貪導致時力內部衝突白熱化

徐永明遭檢調約談有關收賄案件後,不少議員便在臉書公開質疑,黨中央沒有在第一時間做出停權決議,有別於以往「高標」檢視弊案的作風 ,並呼籲黨中央不要「輕輕放下」;但也存在另外一派人士,在徐永明交保時到場為他打氣,兩派勢力的分歧,顯而易見。

原先預計下午5點徐永明向紀律委員會說明後,再由他們做出決議。雖然徐永明自行退黨,但根據時代力量黨章規範,「黨員於受調查期間退黨者,調查程序不因退黨而中止」,紀律委員會仍需進行。

然而,徐永明退出不代表相關爭議也會就此告一段落,高雄市議員黃捷等人除了要求以「高道德標準」處理徐永明案,對於在此波爭議中,有不當發言的秘書長陳志明,也希望他能「自行負責」;邱顯智也說,會把相關聲音帶到決策委員會當中討論。

決策核心受到挑戰,即日起全面總辭

另外,對於有5位決策委員到場幫徐永明打氣一事,黃郁芬提出,容易讓外界產生「時代力量決策核心力挺涉貪主席」之觀感。根據先前時力前立委高潞.以用案予以除名的決議,當時即便高潞並無違法,卻因破壞黨的社會觀感有關而遭除名。

也就是說,有害黨名聲的事件都可能被送紀律委員會,到場打氣的決策委員是否會被審查值得關注。只是,徐永明事件真相未明,而到場的決策委員就要被送到紀律委員會,也不得不讓外界質疑,有人想要利用這次的徐永明事件奪權。

邱顯智接任代理黨主席時便表示,會在2週內提出強化黨內反貪廉政機制。晚上時代力量決策委員會也通過總辭案,並由邱顯智於改選完成前,擔任本黨對外發言代表;決策委員會總辭等同於時力權力的核心重組。

「徐永明案件」引爆退黨潮

若時力改選決策委員,公開對槓黨中央黃捷等人,勢必都會想進入決策核心,其中又以高人氣的黃捷來勢洶洶。隨著她們聲勢高漲,原本與前黨主席徐永明、黃國昌較為親近的相關人士可能難以在決策委員會中握有多數,讓時力繼「退黨潮」之後,再掀起新一波「改組」。

去年在立委林昶佐退出時代力量後,前立委洪慈庸、北市議員林亮君等民代都紛紛離開;還有代表時力參選2018年北市議員的吳崢、蕭新晟,以及時力提名參選2020立委選戰後退選的陳雨凡也退黨;甚至創黨元老林郁容、林峯正、林世煜也都退黨。

時力成軍幾年來,核心成員到底改變了多少?光從2016年當選的立委評斷,5位當中僅剩前立委黃國昌還具有黨籍,其餘的不是退黨就是遭到除名,顯然現在的時代力量與甫創黨時,權力核心已有相當落差。

北市議員關鍵時刻退黨再補一刀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的退黨潮導致時任黨主席邱顯智決定請辭負責,讓時力黨中央重組;或許「徐永明案件」,會引發新一波的變革。

在徐永明退黨後,在黨內被視為與前時力立委林昶佐友好的北市議員黃郁芬、林穎孟也隨後宣布退出時代力量,有政治圈人士認為,徐永明既然已經退黨,這兩人在關鍵時刻又來補刀,就像是落井下石一般,這時候時代力量需要內部要凝聚團結。

黃郁芬、林穎孟發出共同聲明表示,黨內處理程序中,不僅外界質疑時代力量「雙重標準」,她們在黨內,更是深刻感受到,「對人不對事」、「因人設事」的情況一再發生,因此宣布退出時代力量。

黃郁芬、林穎孟強調,時代力量在這幾年中,逐步成為了黨同伐異、背離初衷、匿名抹黑放話的政黨。因此,我們今天選擇離開。祝福時代力量在邱顯智代理主席的領導下,真正反省革新。

在林亮君、黃郁芬、林穎孟全部退黨後,時代力量在台北市議會席次歸零,於首都已沒有議員。

更多信傳媒報導
大同延長賽》林郭不惜申讓6300張大同股票自殘 是為了拉下市場派?
平均壽命北往南一路遞減?台北、台東平均壽命相差7.6歲
政治颱風吹向NCC 三業者搶進新聞台 背後有民進黨派系角力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