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不快翻篇,還找來孵鵝蛋」這些原因讓國民黨輸了高雄,也輸了未來?

單厚之

高雄市長補選結果出爐,一如事前各方預期,國民黨候選人李眉蓁敗了,而且敗的比國民黨的期望更慘,並沒有守住國民黨事前劃下的3成防線,只拿到25.90%的選票。而陳其邁則拿下了671,804、70.03%的得票率,陳其邁的票數雖然沒有超過2018年敗給韓國瑜的742,239票,但得票率卻是民進黨在高雄市有史以來的新高。

高雄縣市在2010年底合併,2010第一次的選舉,陳菊以821,809萬票、52.8%的得票率,擊敗了以無黨籍參選的前高雄縣長楊秋興(26.68%)、國民黨候選人黃昭順(20.52%)。2014年,國民黨改提名楊秋興對陣陳菊,卻以30.89%:68.09%大敗;2018年韓國瑜以892,545票、53.87%的得票率擊敗陳其邁。

楊秋興曾經擔任高雄縣長,2010年就得到26.68%的選票,但2014年披國民黨戰袍卻只拿下30.89%的選票。國民黨據此以3成當做基本盤是否崩盤的底線,而結果顯然遠不如國民黨的預期。

韓高票罷免 誰接手都難翻盤

影響選舉結果的因素很多,大致可以分成外在的大環境與政黨跟候選人的努力,2018年的韓國瑜,就是後者超越了前者。

這場補選在韓國瑜被罷免時,外在大格局就已確定。一個政黨的候選人被高票罷免,任何接手者都很難在短時間內抹去前任的負面因素,翻轉選民的印象;所有的政策牌、政績牌也都無從著力,甚至可能還有反效果。也因此,當韓國瑜被罷免後,韓團隊的指標人物,沒有一個願意披掛上陣;國民黨在地方要找其他領域的人,也變得異常困難。

先天不良,後天又失調。候選人是選戰最關鍵的角色,雖然說是時間緊迫、覓才困難,國民黨卻顯然找了一個平均水準以下的候選人。李眉蓁參選以來爭議不斷,從一開始的競選歌曲涉及侵權周杰倫的新歌、丹丹漢堡沒有皮蛋瘦肉粥,接著又爆發論文抄襲,連日前推出的自來水改善政策,都被批的體無完膚。

人選錯了 一切都無法挽救

先天的外在格局,基本上要算韓國瑜的帳;甚至可以說,當吳敦義替韓國瑜開了這扇門、韓國瑜說「Yes , I do .」時,就已注定是這樣的局面。而後天候選人跟競選團隊的種種問題,黨主席江啟臣當然必須負最大的責任,人選錯了,一切都無法挽救。

因為韓國瑜被否定,國民黨所有的政策牌基本上都失效,甚至是被嘲笑。但面對這場注定不會贏的選舉,國民黨原本還可以展現不同的態度,把這場選舉當作未來的操兵,儘可能的「讓韓國瑜翻篇」,不要讓同樣的外在因素影響未來的選舉。

補選現警訊 2022選將何在

但國民黨卻把這場選舉當成基本盤的「保衛戰」,在最後一天造勢活動上把韓國瑜當成主賓,試圖靠催出韓粉來守住3成的底線。雖然韓國瑜已盡可能淡化自己的色彩,只講了「鵝蛋」之類無關痛癢的話,但看在非深藍的選民眼中,昨天的國民黨跟3個月前的國民黨,除了人氣更差了之外,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國民黨依舊活在與高雄市主流民意的「平行時空」。

國民黨這一役,輸掉的不只是今天。這次提名跟高雄市議長補選的過程,國民黨地方四分五裂,短期間難以復原。原本的議長許崑源過世、王金平逐漸淡出,國民黨在2022年大選,不僅要再次面臨找不到夠份量選將的困境,甚至要找個能整合地方勢力的人,都有問題。

慘輸40萬 差距比總統大選更大

翻開歷次總統大選的紀錄,國民黨一向都要靠北部贏的選票,來補南部的不足,而南台灣人口最多的高雄市,則是決定勝負的重中之重。以馬英九連任的2008年來看,當時馬英九以6,891,139票、51.60%的得票率,勝過蔡英文的6,093,578票、45.63%得票率,當時馬英九、蔡英文的得票率分別為44.19%、53.42%,而第三組候選人宋楚瑜的得票率為2.77%。

從歷史經驗可以看出,國民黨總統大選如果在高雄得票率低於4成、或與對手差距超過1成,幾乎就不可能當選。況且,近來國民黨在北部的優勢已遠不如當年,而這次高雄市長補選的得票差距,竟然高達4成5;一場低投票率的補選,輸了超過40萬票,票數差距甚至比總統選舉還要大。

為了不落人口實、成為未來深藍攻擊的對象,國民黨所有有份量的政治人物,都一定程度投入了這場補選。但國民黨所有對大位還有期待的人,都必須要正視這場補選的警訊,如果沒有辦法讓高雄人改觀,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勞無功。

更多今周刊文章
月薪破9萬元,生活還是很苦!他犯3個致命理財錯誤 一家三口每天吃泡麵度日
健保卡能查勞保、勞退嗎?8/20起只要「2步驟」就可查詢